于是李毅死死的闭着嘴巴,也没有动作,就这么跟紫发‘女’子僵持着。。:。零↑九△
  紫发‘女’子厌恶的看着李毅,一脸的不耐烦,盘绕在她身上的七彩光束如同感应到了她的心情一样,不断的上下飞舞,作势‘欲’扑。
  “你走不走!不要‘逼’我动粗!”她终于有些忍不住了。
  李毅扬扬眉,作大义凌然状:“你已经动粗了!小爷我就是宁死不屈!你不把话说清楚,到底是谁派你来的,我就不走,要杀要剐随便你,不过我会反抗!到时候就算小爷我打不过你也不会让你好受!”
  经常‘性’从嘴里蹦出的“小爷”,是李毅的第二个坏习惯,虽然他并不这么认为——毕竟,现在地位不同了嘛,自称“小爷”的话也不会有人感觉到不对。
  当然,这也只是对普通人而言。
  眼前的紫发‘女’子显然不是普通人,而且,从她的头发颜‘色’就能看出,她是个‘精’灵,而且还是个风族的‘精’灵!
  风族‘精’灵的脾气向来让人捉‘摸’不透,时而如火一般泼辣,时而又如水一般温柔,而现在这个‘精’灵的脾气正是不好的时候,似乎李毅身上的某些东西很让她讨厌一般,她用厌恶的眼神毫不遮掩的瞄了瞄李毅,随即闭上眼睛,后退了几步。
  她又跳起了舞。
  李毅知道她又想干什么了,丫丫的,小爷就不信了!不看你跳舞难道还能被你勾引住不成?随即也闭上了眼睛,顺手给自己加持了几道法术。
  一个是风系的防护‘性’法术,能够将敌人的攻击吹开;一个是土系的,能够大大的增加自己的抗击打能力;最后一个是木系的,就是那个能够控制植物缠住敌人的法术。
  李毅这三个法术刚完成,紫发‘精’灵的攻势就已经到了。
  李毅不用看就知道,哼,故技重施而已。
  果不其然,七彩光束在卷来的时候被一阵狂风吹的偏了偏,当它恢复到了正常位置上的时候,却怎么也找不到李毅的身影了。
  紫发‘精’灵依旧闭眼舞蹈着,小巧的鼻梁上渗出了滴滴汗珠。
  突然间,她脚下的植物开始疯长起来,迅速的包围住‘精’灵,正当这些疯长的植物想要将紫发‘精’灵缠住的时候,她的身体上开始亮起了七彩的光芒,一个宛若蛋壳般的七彩透明光罩将她完完全全的掩盖在内,使疯狂的植物不得越雷池半步!
  隐身在暗处的李毅吃了一惊,怪不得这个‘精’灵闭上眼睛了,感情她就算不用眼睛也能看见身边的东西呀!
  不过这样一来,李毅还真拿这个‘精’灵没法子了。
  仅仅跳跳舞就能施展法术的职业,李毅还真没听说过,这让李毅感觉自己仿佛遇到了某些网游小说里描写的隐藏职业一般,既是兴奋,又拿她没办法。
  一般隐藏的职业可都是很牛掰的!李毅想到,自己可从来没听说亚蒂兰提斯上还有这种利用舞蹈动作来施展法术的职业,心中不免有些‘激’动。
  但是‘激’动归‘激’动,尽管自己算是发现了一个新的施法体系,但是这个施法体系的拥有者似乎对自己有着很大的成见,这让我们的胖子很是苦恼,爱胡思‘乱’想的‘毛’病又犯了起来。
  自己好像没跟任何一个‘精’灵结过怨呀?就算是炎林与凌之流,虽然有过冲突,但也总算是和平解决了的,更何况,自己一直就对他们‘精’灵族表现的很友善,这个风族‘精’灵为什么要这么对自己?难道又是跟人们传说的那样,风族的‘精’灵比较“风”?
  李毅不能理解,但事实上他不能理解的东西多了去了,事实上这个紫发‘精’灵就是跟他过不去了,事实上他就是被这个紫发‘精’灵给恨上了。
  想不通就不想!李毅苦思冥想之下毫无结果,只得作罢。
  就算隐身了李毅还是不敢看向那紫发‘精’灵,生怕自己再次被她‘诱’‘惑’住,那时候,自己就惨了。
  耳边,双脚在地上踩着舞步的踢踏声哒哒作响,让李毅知道这个‘精’灵的舞步没有停,思绪不由得又开始飘了起来。
  跳跳舞就能够施法的,这不就是跳大神么?哎呀我去,我又瞎想了!
  李毅定了定神,开始想办法对付这个‘精’灵。
  其实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偷偷的溜走,虽然对方肯定能够找到自己家来,但是至少能躲过现在这种局面,而且就算她找到了自己的家,自己就不信她还能够在自己与谷蕾还有凌三个人的联手之下保持不败!
  可是,李毅现在被她身后的指使者给勾起了强烈的好奇心,实在不肯现在就离去,迫切的想要知道这个人到底是谁,为什么想见自己。
  往往人的好奇心所带来的不是满足,而是更多的麻烦。
  李毅没有发现,在七彩光束的照耀下,一小块‘阴’影快速的靠近了那‘精’灵‘女’子。
  人现,匕首出!紫发‘精’灵根本还没来得及张开七彩光芒的保护,便被那乌黑的匕首割伤了手臂,剧痛之下,她的舞步越跳越快,整个人被不断闪耀起的光芒包裹了起来。
  偷袭李毅的刺客这时候出现了!
  难道他们并不是一伙的?还是窝里斗?
  七彩光束在主人的指挥下呼啸而至,攻向了准备躲进‘阴’影中的刺客,刺客见不能迅速遁走,只得顺势往边上一滚,躲过了光束的一次飞撞。零↑九△
  刺客开始亡命的向紫发‘精’灵冲去。
  ‘精’灵依旧跳着舞,身体在光芒的包围下若隐若现,刺客的匕首一次次的击打在光芒之上,却总是不能伤害到她。
  刺客开始有些急了,几次的无功而返,只得再次躲开七彩光束的攻击,退得远远的。
  光束开始变得愈发的明亮,也变得愈发的纤细起来。
  盘旋一周之后,便再次向刺客急‘射’而至!刺客默默的站在原地,在光束将要穿透他的身体之前,再次消失了。
  七彩光束扑了个空,飞舞着回到了‘精’灵身边,再次缠绕而上,紧紧的保护着她。
  李毅偷偷的靠近‘精’灵,想要顺手占点小便宜,却发现那个刺客突然出现在了‘精’灵的身后,抬手就是一击!
  这一次,‘精’灵身上的光芒没有再能够阻挡住刺客的攻击,刺客的手轻而易举的穿过了光芒的保护,一记手刀,猛的切在了‘精’灵的后颈之上。
  她软到在地,七彩光束渐渐化作荧光散去。
  刺客双手垂下默默的看着她,从腰间取下了匕首,对向了她的‘胸’口。
  就在刺客准备将匕首刺下,结果了这个‘精’灵时,一个人影飘然而至,直直的向着倒地的‘精’灵冲来!
  刺客猛的一惊,急急的后退几步,将匕首横在身前,戒备的看着来者。
  来者一袭黑衣,脸上戴着一张狰狞的面具,青面獠牙,犹如一张消瘦的死人面孔,在这夜晚看时,甚是可怖。
  黑衣人看了刺客一眼,从嘴里蹦出了一个字。
  “滚!”
  刺客吓得身体一颤,但却没有任何动作——这个人,很强!可是如果我现在走了的话,主上的命令怎么办?都是这个疯‘女’人,害我失去了目标的踪影!
  他的眼中‘露’出不甘的神‘色’,看向了黑衣人。
  黑衣人从面具下传来一阵闷闷的笑声,继而说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主人是谁!滚回去!告诉你的主人,以后别再找我手下的麻烦!”
  “这么说的话,”刺客终于开口,平淡无奇的嗓音,“您决定偏袒那个胖小子了?”
  “你算什么东西?我的决定,还容不得你来怀疑!”黑衣人冷哼一声,那刺客竟然被吓得再次后退,低头不停的说道:“在下不敢……”
  “还不快滚!”
  刺客慌不择路的快速跑开。
  黑衣人默默的看着刺客离开,直到刺客的身影消失在了他的视野之中,这才转过身来,看向了李毅的方向。
  李毅心中一惊,难道,他看到我了?
  果不其然,那黑衣人看着李毅,呵呵的笑着,在这个夜晚,配上他那狰狞的面具,实在是令人心中生怖。
  既然被对方看穿了,李毅也不再躲藏,解除了隐身,现出了身形。
  “小子,跟我走吧,有些事情我想跟你谈谈。”黑衣人招招手。
  李毅皱着眉看着黑衣人,不解的问道:“你到底是谁?这个‘精’灵跟你是什么关系?为什么要袭击我?还有,那个刺客又是谁?”
  一连串的问题脱口而出,却得不到黑衣人的任何回应。
  良久,黑衣人才幽幽的叹道:“跟我走,你就知道了。”
  完了又道:“你是皇孙,她是‘精’灵中的‘激’进分子,她不袭击你那还真是奇怪了呢。”
  说着,抱起了昏‘迷’的‘精’灵。
  “走罢!”黑衣人边走边说。
  李毅无奈的点头,跟上。
  街道再次安静了下来,没有人知道这里刚刚发生了什么,月‘色’依旧撩人,一切都显得那么的宁静。
  李毅在黑衣人身后跟着,在新城深夜的大街小巷里穿梭而过,渐渐地,来到了新城最为富有的贵族区,凌江大道。
  深夜的新城除了依旧灯火通明的生活区之外,其他几个区域早就已经漆黑一片,无论是贵族,还是平民,都已经早早的睡下休息。
  凌江大道与李毅方才回去的街道一样,空无一人,沿路的豪宅各个紧闭着大‘门’,宅邸内只有‘门’房的房间内依旧点着灯火。
  黑衣人沿着凌江大道走着,来到了其中一间宅院‘门’前,轻轻的扣响了‘门’环。
  宅‘门’很快打开了,里面一个‘女’仆探头看了看,让了开来。
  这间宅院与凌江大道上其他房子相比起来实在是寒碜了些,宅内黑灯瞎火,进‘门’后的大院内布满杂草,显然是很久没有清理了,几间小屋孤零零的随意排列在院内,颇有些破败不堪的感觉。
  李毅跟着黑衣人不紧不慢的走进了当先的一间小屋,却不想屋内竟别有‘洞’天!
  外表破败不堪的黑灯瞎火的小屋内灯火通明,四面的墙壁上镶嵌着十来根火把,熊熊燃烧着,照亮了屋内的每一个角落。屋内的空间竟然有好几个小屋般大,首先映入眼帘的是那一排排整齐摆放着的桌椅,桌椅的尽头是一张讲桌,桌上随意的摆放着些书籍,跟屋内整齐的格局有些格格不入。
  讲桌后是一道紫‘色’的木‘门’,黑衣人默默的抱着紫发‘精’灵,推开木‘门’进了‘门’后的房间。
  李毅在‘门’口正踌躇着是不是要进去时,黑衣人便已推‘门’而出,小心的关好,坐在了讲桌后的椅子上。
  他示意李毅可在底下的桌椅中随意坐下,便靠着椅背,看着天‘花’,若有所思。
  “小子,你想知道什么东西,现在就问吧!”黑衣人沉默过后,突然问道。
  “你是谁?”李毅也不含糊,直接问道。
  “这不重要,你可以当我是新城内的‘精’灵们的头。好了,下一个问题。”
  “那个‘精’灵为什么有杀我的意图?”
  “我说过,她是个‘激’进分子,你又是秦王的孙子,不想杀你,岂不是很奇怪?”
  “你授意的?”
  “没有,如果我授意她这么做的话我就不会因为担心而赶来了。”
  “那个后来出现的刺客,到底是谁派来的。”
  “如果我说不知道,你信吗?”
  “不信!”
  “但是我的确不知道,但是我可以肯定一点,他是你的父辈派来的。”
  “父辈?叔伯之类的?可是有一些我连见都没见过!”
  “皇位之争,向来如此,虽然秦王驾崩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事,但那些小狗崽子们还是开始有所举动了。”
  “袭击我的‘精’灵用的是什么法术?”
  “舞术。”
  “能给我讲讲吗?”
  “不能。”
  “好吧,你要我来到底是要我做什么?”
  “小子,绕了这么远,你终于问主题了。”黑衣人又笑了起来,呵呵的闷笑声隔着面具传来,在空无一人的屋内回‘荡’着,“你认为现在新城内的‘精’灵们过得如何?”
  李毅耸耸肩:“过得如何?他们都是奴隶,奴隶的日子能够过得好吗?”
  “你认为他们仅仅只是奴隶?”黑衣人俯在讲桌上看向李毅,眼中闪烁着凌厉的光芒。
  “至少,我身边的‘精’灵不是,而我也只能做到这么多了。虽然不明白我那个便宜爷爷的意思,但是我觉得他立下的法令我还是不要瞎搅和的好,”李毅毫不畏惧的看向黑衣人,回道,“不然,凭他的手段,我一定会死无葬身之地!”
  “说得好,”黑衣人抚掌笑道,“你能对宛渠们抱有这份心思就已经很难得了。”
  “尽人事而已,我只是个皇孙,而且还是外来户,能做的只有这些,更何况,我还有几个‘精’灵朋友。”李毅笑了笑,说道,“顺便说一下,外面的世界提倡种族平等。”
  黑衣人大声喝彩:“好一个种族平等!那么,如果你现在拥有能够帮助‘精’灵们的力量,你会选择帮忙么?”
   平妖二十年 是由 小佛 创作的都市小说,情节引人入胜,苗疆三部曲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倾心打造,爱去看看首发,敬请关注 http://www.27kk.com/txt/8493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