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而言之,士兵们都被李毅的这一手给吓着了。!
  看着李毅得意洋洋的样子,玉衡章恨得直咬牙。
  “所有人,前围攻!算他是契约师又怎么样?我不信我们堆不死他!”
  他气急败坏的吼了起来。
  李毅看他的眼神变得非常的古怪――拜托,我没有你老婆吧?你不用这么恨我的!
  随即李毅做出了一个让玉衡章翻白眼的动作。
  勾手指头。
  “有本事你自己来跟我单挑啊!”李毅如是说道。
  没想到玉衡章竟然“哼”了一声,鼻孔朝天指着李毅道:“既然我有这么多手下,干嘛还要自己动手?”
  说着,竟然头也不回得躲得远远的去了。
  李毅哭笑不得,但也没有办法,因为士兵们再一次围了来,这一次看样子他们似乎想要冲过自己的火墙。
  “那么,只有先解决你们了!”
  对于李毅来说,这些悍不畏死的士兵冲来想要将自己绑了的动作应该算是以下犯,可是对于在一旁翘首观看的玉衡章来说,李毅的行为却是违抗军令。
  也不知道这个家伙从谁的口得到了这个所谓的命令,随即拿着鸡毛当令箭了。
  在弑天军里面,并不是每一个人都将李毅当成了英雄,也不是每一个人都尊敬李毅的,军队是个大染缸,可再大的染缸都无法保证能够将每一个进去的士兵都完美的洗白。
  玉衡章,他从小在西南长大,年少的时候便成了一伙盗匪团的头头,可这种打家劫舍的行当并没有长久的进行下去,他刚当头头的第二年,弑天军便开始了横扫西南边境所有盗匪团的行动。
  玉衡章不想被绞死,所以在被抓住以后编出了一个谎言,声称自己是被这货强盗强行拉进团伙的,而他的年纪则是他最好的伪装。出于怜悯的缘故,当时主持这场行动的千夫长留下了他,将他带入了弑天军自己的部队,成为了一名士兵。
  谁又能想到,一个曾经的盗匪团团长,竟然真的在弑天军里安稳的落下了户口,并且还慢慢的混到了百夫长的职位。
  这在别人看来,是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可是这对于玉衡章来说,实在有些不够看的,他的武技不行,唯一算得出众的也脑子,虽然他有着一颗睿智的大脑,却依旧有一样东西能够影响他的发挥。
  嫉妒,对于年纪他小,成他高的人,怀有赤裸裸的嫉妒情绪,并且这种情绪能够严重影响他的判断,从而做错很多事情,要不然,他现在也不会被安排到大裂口这个说重要重要,说不重要不重要的地方来。
  如说对于李毅,他非常的嫉妒,而那个适时而来的命令,则是给了他借题发挥的机会。
  在嫉妒的控制下,玉衡章算有高达两百的智商现在也只剩下了一半。
  而这边,李毅一发狠,女神都会尖叫着受伤,更不用说这些可怜的士兵了,随手一挥是一大票攻击性法术向着包围着自己的士兵们飞了过去,狠狠的撞在了他们用盔甲保护着的身体,顿时哀嚎遍野。
  李毅也是没办法,毕竟如果想要穿过大裂口的话,除了这些拦路的士兵乖乖放行,那么只有一路冲过去了。
  而眼下这情况,李毅只能选择一路冲杀过去,当然,杀人李毅还是不会去做的,在新秦,皇子犯法与庶民同罪,杀人必须得偿命,更何况死的还是保卫者新秦国土的弑天军士兵呢?
  可是李毅一想到这点他不乐意了,好说歹说自己也是祈天亲自提拔来的百夫长,在连羽城被围一战的时候战功显赫,怎么说他们也得给个面子吧?为了一个莫须有的命令,用得跟自己死磕么?
  他是这么想的,而玉衡章则不是这么想的。
  对于那些自己有能力的年轻人,这个年男人有着一个非常执着的信念,是不搞死也要搞残,而李毅,显然很符合他搞死搞残名单的条件。
  所以,不管那个命令是不是真的,他也将这个命令当成了祈天亲自下的命令。
  不得不说,这个玉衡章虽然在嫉妒的情绪作祟下智商下降了不少,但是一些临场的指挥还是较合格的,或者说是深入骨髓。
  见自己的手下迟迟的拿不下李毅,还或多或少的在李毅凶猛的攻势下受了些轻伤,不由得对李毅有些轻视起来――在他看来,李毅搞出来这么大的架势实在有些华而不实,雷声大雨点小,一点实际性的杀伤力都没有,不过尔尔。
  他哪知道,李毅其实是放不开手脚,要是杀人在新秦无罪或者皇孙的身份能够保护自己的话,李毅才不介意将玉衡章的手下杀个精光,再将这个可恶的年男人好好的折磨一番再宰了他!
  对于这种没事找事的混蛋,李毅非常乐意狠狠的虐待一把的。
  对手一个人,可自己足足百余人却久攻不下,玉衡章不由得恼了起来,随手一挥,发号施令起来。
  李毅眼角一看,差点笑出声来。
  玉衡章好死不死的分出了一半的士兵去围攻自己身后的谷蕾四人,而剩下的人都围在自己的身边,显然是准备将自己拖死,而利用被李毅“保护”在身后的那四人来逼迫李毅范。
  可是,谁说过躲在别人身后的人一定很弱了?
  谷蕾见一帮兵油子将主意打到自己身来了,瞬间变从乖乖女进化成了狂暴猛兽,一道道光箭与火剑直接招呼了过去,甚至都不在乎会不会死人。
  女人要发疯,除了让她发完,没有什么别的办法让她停下了。
  李毅一边优哉游哉的缓步向前推进,一边好整以暇的转过头来观看谷蕾优美的站姿,不时的咋舌翻白眼。
  “谷蕾,要是你把他们搞死了,你也要偿命的!”谷蕾出手实在是狠了点,不出手则以,一出手围去的几十个人已经倒下了一大半,眼看谷蕾还想痛下杀手,李毅赶紧出言提醒起来。
  谷蕾闻言一惊,醒悟过来,赶紧收手,看着得意洋洋指挥着剩下的士兵再度围的玉衡章,谷蕾脸色数变,随即阴森森的笑了起来。
  看到这个笑容,李毅的笑容顿时凝固在了脸,马转过头来将战线向前推进,不敢再向后看。
  谷蕾的这个笑容,是在飞船跟戴拿黑混在一起以后开始有的,李毅刚开始很难想象一个女孩子怎么可以露出如此猥琐的笑容,但很快,深受这个笑容所害的李毅体会到了这个笑容下隐藏着的阴险与……痛苦!
  有些人可能一直都没有注意到,谷蕾其实是天生的双系契约师,既光系与火系的双料契约师,而她在光系的法术的热衷与造诣显然都在火系法术之,所以很多时候都看到谷蕾使用的是光系法术而不是火系法术。
  而在跟戴拿黑混了一阵子以后,谷蕾的光系法术却没有任何长进,倒是火系契约术有了长足的进度――而这种进度,对于与她战斗的男对手而言,是致命的。
  李毅心无旁骛,火墙层层推进,将士兵们逼迫得不断的向后退去,暗地里却在自己的裆部裹了一层能量做保护。
  而一直没有动作的“牛皮袋”三人组也悄悄的在自己的裆部裹了一层能量保护着。
  在几人同时在自己的重要部位加持了一层防护以后,谷蕾的笑容消失了,她的手腾起了一团明亮的火焰,随着她抬手一捏,火焰“呼”的一下子便消失掉了。
  这是谷蕾的“大超”,可是一个大超难道是这么简单的捏一下火焰么?
  当然不是,随着谷蕾手火焰的破灭,几乎所有的新秦士兵均是捂着裆部倒在了地,疯狂的打起了滚,嘴里面还疯狂的尖叫了起来,只不过不知道是爽快的叫声,还是痛苦的哀嚎。
  可亲身经历过的李毅知道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说白一点,他娘的是将自己的小JJ放在火烘烤的感觉!
  这个滋味,只有尝试过的人才能够明白,李毅明白,冷电三人也明白,连这个时候应该已经回到了自己的故乡的肆家兄弟们,也明白。
  现在,谷蕾这个“大超”也让玉衡章的手下尝到了这种烤JJ的滋味。
  看着士兵们痛苦的捂着裆部在地滚来滚去,李毅脸色变了又变,不由得将双手靠近自己的宝贝,担心愤怒的谷蕾也给他来个一下。
  这个招式,是戴拿黑教给谷蕾的,美其名曰“让那些男人瞧瞧厉害”,可做出来的,却不是让男性瞧出厉害了。
  这哪里是厉害啊!这简直是要命啊!那个男的经得起这种磨难的?
  在巨大的痛苦折磨下,士兵一些意志不是很坚定的早晕了过去,而一些意志稍稍坚定一点的,也已经脸色煞白,汗如雨下,浑身软软的没有一丝一毫的力气。
  谷蕾扬了扬好看的秀眉,眼睛看向了正准备逃走的玉衡章。
  “没落在姑奶奶的手里算你幸运,现在你落在了我手里,要你好看!”谷蕾愤恨的指着玉衡章说道,同时张开步子追了去。
  “谷蕾!等等……”李毅见谷蕾一个劲的向前冲,赶紧想要将她拦下,却已经迟了一步。
  玉衡章在奔跑的途转过头来,诡异的向着李毅一笑,张口在说些什么,可是距离有些远了,李毅压根听不出来。
  “该死的!不要走!”谷蕾挥舞着拳头大声喝道。
  在这时,追逐着玉衡章的谷蕾脚下一空,整个人便昏天黑地的掉了下去。
  李毅无奈的拍着脑袋自言自语道:“都说了让你等等,这么明显的陷阱你都没有看到,我真不知道该怎么说你!”
  将谷蕾拉来以后,李毅狠狠的训斥了她一顿。
  当然,训斥谈不的,只不过是“讲道理”而已。
  “你说你,着什么急?非得追去!你看看,现在好了吧,幸好人家这个陷阱下面没有插木桩,不然你死定了!”李毅皱着眉点着谷蕾的额头说道,“你也不想想这家伙往哪个方向逃啊,大裂口的驻军营地!你认为逃得了和尚逃的了庙吗?”
  谷蕾似乎有些害羞的低下了头,随即笑声的嘀咕了起来。
  “什么?”李毅问道。
  “我说你是个混蛋!只知道说我!有这么多时间都已经将那个混蛋给抓起来了!”
  李毅挑了挑眉毛,挠挠脑袋道:“那好吧……走吧!”
  当他们赶到大裂口的驻军营地时,却发现这里早已经排兵布阵,做好了阻挡他们的准备。
  而当事人玉衡章,则不知去向――至少李毅没有在人群发现这个年男人的存在。
  “来者何人!这里是新秦弑天军第六千队驻守的大裂口军事禁区,无关人等速速退去!”
  一个声音从人群响起,李毅伸直了脖子是没能够看见那个说话的人。
  不过李毅觉得这个人说这句话简直是多此一举,都摆出了战斗的架势了,摆明了想跟自己打一场,还假惺惺的让无关人等离开?你们这是没事找抽呢还是没事找抽呢?
  这些守卫边境的士兵有没有事找不找抽现在对于李毅而言不是非常的重要,毕竟按李毅的想法来看,现在他们是在找自己的茬,自己想要过去,坚决不放行。
  既然这样,别怪小爷不给面子了!李毅阴笑了一下,从腰间解下了自己的百夫长令牌,高举着走了过去。
  “我是新秦弑天军百夫长李毅,直属于祈天将军大人,他命令我前往大陆的西方执行任务,还望各位让一让……”
  士兵们面面相觑,他们是在没有想到,面前这个胖子竟然还是个百夫长,这还不论,什么李毅,这不是那位在这里挡下了精灵十万大军的那位英雄么?
  别的人不知道,这些常年驻扎在大裂口地区的士兵们还是非常了解的,尤其是这种夸大其词的传言,早已经传的沸沸扬扬。
  李毅是谁?在大裂口挡下了精灵侵略大军的英雄,而且还是于祈天将军一齐并肩作战的英雄!可是面人却让他们拦下这位英雄,这让这些有着英雄主义情节的士兵们开始犯难了。
  在士兵们犹豫不决,甚至无人接腔的时候,先前警告李毅一行的那个声音再次从他们身后响起:“李毅百夫长,现在头交代下来的命令已经不是这样的了,他们要求你立刻返回连羽城,似乎这个命令,还是祈天将军亲自下的呢!”
   平妖二十年 是由 小佛 创作的都市小说,情节引人入胜,苗疆三部曲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倾心打造,爱去看看首发,敬请关注 http://www.27kk.com/txt/8493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