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看看 > 言情小说 > 暗影统领的公主妻 > 第六百九十章 一声接一声的哀愁
  她觉得自己不能接受他又是对自己如此之好。
  她觉得表哥的心,被希望充盈着,那是不行的。
  而且这肉食,自己...还吃不了。
  她想着,要表达出什么,却被再次夹来了食物。
  但是这一次,是梁启诺。
  他的动作很是自然,伸着手夹到离颜乐极远的菜肴,放到她的碗里去。
  “灵惜,这个你夹不到,我帮你。”他就坐在颜乐的身边,看着她一直不吃,以为她是想吃别的,但可能别的,她夹不到。
  梁启珩原本带着淡笑的眼眸看着梁启诺的筷子落在颜乐的碗中,升腾起了不满。但他警告的目光刚射想梁启诺,他才突然意识到——自己,不是灵惜最亲近的人,自己不是穆凌绎。
  她一直以来都会为了穆凌绎拒绝所有人,甚至时常狠心的要自己远离她。
  所以如果自己亲密的过了头,是不是还是会引起她的反感。
  刚才在城墙上的时候,她说,穆凌绎是她的未婚夫。
  要自己,不要为难他。
  那就是说她的心里,还是分得记清楚的。
  自己不能再惹得她害怕,厌烦。
  自己要和她的表哥一样,只能和她的表哥一样,让她放松,让她习惯自己的存在。
  他想着,没有去阻止什么,任由着梁启诺连着夹了很多,将颜乐的小碗堆满才停下。
  颜乐很是无奈的看着梁启诺,小手再怎么挡,都挡不住他的盛情。
  梁依凝同样是坐在桌边,将梁启诺对颜乐的照顾当成了殷勤,看着他和梁启珩一直对自己的无视,乃至蔑视,心里的怨恨愈发深了起来。她真恨武灵惜拥有了霆漠表哥的疼爱,还被自己的亲弟弟们珍视着。所有人都围绕着她,只看得见她。
  自己,只是一个笑话?
  但自己,是云衡最高贵的公主啊!
  梁依凝想着,拿起了自己的酒杯,对着颜乐。
  “灵惜表妹,表姐先干为敬。”她因为皇帝那次,所有换了个方式劝酒。
  颜乐眼里掠过无奈甚至不情愿,但也只能拿起酒杯。
  皇帝惊叹梁依凝做事变通得快,但他真不像启珩再拦一截,极快的出声。
  “灵惜,这酒是温的,喝些身子暖。”他身为九五之尊,两次要颜乐喝。
  而且,他说完,看向了已经要出声的梁启珩。
  “启珩,让灵惜自己喝吧,这不止佑之国的皇子来,年关将至,这宴会也会越来越多,身为公主,哪有不会喝酒的道理?”他的话,出自一直扮着和气的他之口,俨然威严十足,让人因为他少有的坚持,而不敢去反驳。
  梁启珩不想一直当着众人的面忤逆身为皇帝的父亲,看着他,只能答应,认同。
  “父皇说得是。”他的话,几乎是从心里强逼着自己说出来的。
  他觉得这个人,无论何时都是那样,渴望着纷争的出现,毫不在意别人会如何。
  自己的灵惜,应该是从未喝酒的,所以她才会如此的谨慎。
  而且,每一次她都坐在殿下,坐在穆凌绎的身旁,穆凌绎应该是有帮她喝。
  颜乐感觉到梁启珩为自己的不平,反倒不想再拒绝了。
  她觉得只要自己表现得无所谓,表现得愿意,那表哥就不会一直为了自己去和皇帝叫板。
  她想跟着,端起了酒。
  “皇上的苦心,灵惜明白。”她的话简短,但也让皇帝挣足了面子。
  梁启珩觉得颜乐在此时说便是出于关心自己,保护自己。她一直都知道自己不可以将对父皇的怨气和仇恨表达出来,但她从来都不会说自己这样不对。
  她对自己的提醒,都是怀着理解和关怀的。
  梁启珩想着,心里觉得灵惜如若喝醉了,也是没事的,自己会照顾着她。
  而颜乐觉得,就算酒不一样,但道理是一样的!
  自己可是酒神!之前喝那些药酒,都是没有什么反应的。
  虽然...自己在凌绎的要求下只能喝两杯,但这不是好好的吗?
  那自己就可以喝到第三杯!
  她想着,学着梁依凝将一整杯喝光。
  皇后看着颜乐纯净的小脸完全没有任何的改变,心里有些惊叹她倒有她哥哥的几分风采,要知道霆漠那孩子的豪气可是无人能比的。灵惜身为霆漠的亲妹妹,想来酒量也是不看小看。她看着颜乐喝完重新变回乖巧的模样,叫着自己的女儿也端起杯子来。
  “依萱~来,也敬敬你灵惜表姐,她在外流落了十二年终于回来,你们两姐妹以后要好好的将这感情弥补回去。”
  颜乐听着皇后那要梁依萱亲近自己的话,嘴角僵硬的扯了扯,端起侍女已经填满的酒杯,优雅的举起,和雀跃的梁依萱隔空对碰,而后饮下。
  她真真为自己抱不平!
  明明是为了表哥不要为自己出头,但没想到为自己挖了个坑!
  她想着,故意装着不适。
  “皇上,皇后娘娘,灵惜少饮,这下已经发昏,想先退下。”她柔柔弱弱的说着,抬手捂住自己的小嘴,俨然一副饮酒过急,胃部不适的模样。
  梁启珩看着颜乐十分的心疼,已经出手去搀扶仿佛摇摇欲坠的她。
  “父皇,灵惜的身子弱,儿臣先送她到清宇宫去歇息。”他的声音带着心疼,带着满满的担忧。
  但他的话刚落,颜乐就避开他的搀扶。
  “表哥不必担忧,灵惜自己回去就好了。”她的话与他的话,意味俨然不一样。
  还是归心如初的她,让迟疑着要如何将她留在这的皇帝反倒更加接梁启珩的话。
  “启珩说得对,灵惜,你就住到他宫里去,他作为表哥,照顾你是应该的。”他的声音温厚着,抬手示意着梁启珩再次去搀扶颜乐。
  他不知道灵惜到底是真醉还是假醉。
  但他不管这一点,只想让灵惜和启珩绑到一块去!
  梁启珩清晰的感觉到颜乐的抗拒,没有照着做,而是独自起身来。
  “那父皇,儿臣这就带灵惜回去。”他话落,在皇帝的点头之下为颜乐引路,带着行完告退之礼的她出了皇后的宫。
  两人都迫不及待的想离开这里,没有注意到他们出门之时,皇帝拦了要跟出来的两人,给他们独处的时间。
  颜乐在渐渐出来皇后的宫门之后,也不再去装着难受,她站直了身后,一直在嘴边遮掩着的手也放了下来。
  梁启珩看她轻松的模样,心下松了口气的同时,因为那已经做好照顾她的准备已经没有必要,显得失落。
  他想看自己的灵惜喝醉之后,会是如何的。
  她会卸下所有的心防吗?
  颜乐感觉到梁启珩一直在看着自己,转头迎上他的目光,直接开口。
  “表哥,我会武功,我可以保护好自己。”她要表达的意味很明显,她想回家去,外面于她没有半分的危险。
  但事情已经不是梁启珩答不答应的的局面了。
  “灵惜,父皇已经说得那么明确,你走便是抗旨。”他知道她就算不是因为在自己的身边不自在,都不想待着着阴冷的深宫里。
  颜乐听着梁启珩的话,重重的叹了口气。
  “唉,我就知道。”她就知道这表面憨憨的皇帝,其实一直在设套!
  其实如果事情没有那么的复杂,那自己住在宫里到也是个不错的机会。自己在宫里可以办成最重要的事情。
  但...时机还未成熟。
  颜乐想着,还是重重的叹了口气。
  暗处的穆凌绎听着自己颜儿那一声接一声的哀愁,真真是心疼死。
  他第一次不知道自己的颜儿是在苦恼哪一方面的事情,因为此时,无论是涉及皇帝,深宫,涉及到梁启珩身上,都有太多不能解决。
  自己的颜儿,面临的总是太多,让她的心压抑得太多。
  听着颜乐叹息的梁启珩,少有的在她需要安慰,在他可以安慰得到她的时候,保持着沉默。他看着她的渐渐绯红起来的小脸,最终还是忍不住抬手轻轻的抚了抚。
  “灵惜~”他温柔的叫了她的名字,更在她还没来得及躲闪,就收回了手。
  “你喝酒了之后不能吹风,酒力会加倍。”他不舍的离开她的脸,紧攥着手心要自己忍住,不可以再去,碰,她。
  尽管她的脸十分的细滑,因为饮酒的关系烫烫的,红彤彤的,十分的吸引人。
  但自己还是不能去碰,不能惹她厌烦。
  暗处因为梁启珩动作的穆凌绎,心瞬间紧绷起来。
  他想就此出现,将自己的颜儿护进怀里。
  他想让自己因为饮酒变得更加可人的颜儿,躲在自己的怀里,不要暴露在渴望她的梁启珩面前。
  但最终,他因为梁启珩的克制,也冷静下来。
  他知道,要是真的为自己的颜儿好,真的能在这保护着她,那自己就不能暴露了行踪。
  他看着自己的颜儿,没有和以前一样惧怕梁启珩,要自己忍耐到颜儿一个人,再出现,再去哄自己的小颜儿。
  但穆凌绎看着颜乐不经意间可爱的小模样,心下是真的难受到了极点。
  颜乐因为梁启珩的触碰,蓦然的发觉他的手很凉,自己的脸好烫。
  还有自己的耳朵,也越来越烫了。
   平妖二十年 是由 小佛 创作的都市小说,情节引人入胜,苗疆三部曲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倾心打造,爱去看看首发,敬请关注 http://www.27kk.com/txt/8493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