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看看 > 玄幻小说 > 蛮荒狱 > 第九十三章 袭杀南宏
  方傲如同鬼魅般快速远离灵兽骸骨,躲在不远处的一个石台上,静息等待。进入悔过山谷之后,方傲就一直开启着灵魂感知,感知力远超普通元者,早已经感知到于凡等人的接近。
  没能斩杀候崑,方傲有些失望,不过方傲也早已经料到。付长老都送方傲一枚传送玉符,候崑也是第二阶段的修者,不可能没有。
  方傲疑惑地问道:“难道候崑也是魂师?刚才他释放出来的灵魂之力非常惊人,还好我刚好是一名魂师,不然早已经死去多时,这样的灵魂攻击简直让人防不胜防啊。”
  凌冰的声音在方傲的脑海中响起:“你现在知道魂师的可怕了吧,一旦灵魂沦陷,即便你修为再逆天也只能任人宰割。候崑不是魂师,不过他刚才用的确实是灵魂手段,应该是一种特殊的法诀。噬魂诀?我好像对这个有点印象,应该在上古的时候出现过。”
  “为什么?这么厉害的法诀,不应该就这么销声匿迹啊。”
  “我也不知道,不过,自上古之后,这个法诀确实是没有再出现过了,没想到现在又出现了。你现在知道我传你的魂剑诀有多厉害了吧,即便是这种成名于上古以前的法诀都挡不住一剑。”凌冰嘚瑟地说道。
  “且,我还是觉得那个噬魂诀要厉害得多,我之所以能打败候崑,只是我的魂力比他强大的多而已。候崑刚才施展噬魂诀的时候,我感觉自己整个灵魂都要被牵扯进黑暗中一样。”
  “唉,你不要被这种花哨的手段给迷惑了,魂剑诀那是返璞归真,你以后会知道它的厉害的。”凌冰语重心长地说道,接着她又陷入了思索:“不过,候崑既不是魂师,灵魂之力也不是非常突出,竟然也可以练成这样的灵魂法诀,这个噬魂诀确实也有非凡之处。”
  在方傲和凌冰争论的时候,于凡四人已经走进了灵兽骸骨中,正仔细观察着其中的战斗痕迹。
  于凡轻轻触摸一根骸骨上的血迹,说道:“血迹还没干,刚才在这里发生大战的人应该刚离开不久,或许还在附近。”
  苑珊皱着绣眉说道:“这里位置偏僻,其他人应该很难寻到这里,刚才在这里大战的肯定是方傲和御天宫的人,不会被候崑先得手了吧?”
  背负着巨斧的男子在一根骸骨上发现了一道深深的剑痕,顿时眼放精光,沉声说道:“这个方傲可不简单,我们四个人围剿他,都没能那些,即便他已经身受重伤,也不是候崑那个莽夫可以随意拿捏的。即便候崑真的已经杀了方傲,那候崑肯定也好不到哪去,他们肯定还在周围,我们分开去找吧,不要让他们再逃了。”
  身穿鹅黄色长裙的女子皱眉说道:“既然他们很有可能就在周围,那我们分开去找,岂不是更容易发生不测?”
  然而,背负巨斧的男子坚定地说道:“无妨,无论他们谁被杀了,或者两个都还活着,都必然已经重伤,我们只要小心一点,没问题的。而且他们应该就在附近,我们彼此之间相距不大,即便真的有危险,也能第一时间求救。我们现在最主要的是,要尽快找到他们,别让他们再次从我们的眼皮底下逃走。”说完,男子就从背上取下巨斧,率先离开灵兽骸骨,冲进灰色迷雾中,脸上浮现出浅浅的笑意。
  于凡沉吟了一下,说道:“南宏说的也有道理,我们在这里也差不多逗留了三天了,该抓紧时间去其他地方寻找机缘了。那我们就分开寻找吧,不要走太远,有危险第一时间求救,不可大意。”
  一处石台上,方傲冷笑着说道:“哼,这些人各怀鬼胎,都在打我的注意,真当我好欺负。既然你们这么急着找我,那我就将你们各个击破吧。”
  灰色迷雾遮挡了于凡等人的视线和感知力,但对于拥有灵魂感知的方傲来说,毫无障碍。方傲悄无声息地走向最先冲进迷雾的南宏,准备先从他入手,因为方傲感觉到南宏的眼神最为灼热。
  行走在迷雾中的南宏冷笑着自语说道:“方傲手中那把宝剑绝非凡品,他们三个人应该还没注意到,上次只是随便找的借口。能让我的战斧都出现破损,还能在灵兽骸骨上留下那么深的一道剑痕,很有可能是一件圣器。不管最后能不能在方傲身上获得其他珍宝,只要我拿到这把宝剑就足够了。”
  南宏越走越远,渐渐远离于凡三人。方傲收敛所有的气息,如同鬼魅般绕到南宏的前方,在一块岩石上留下一点鲜血。很快,谨慎的南宏发现了岩石上的鲜血,露出了阴冷的笑容和贪婪的目光,自语道:“真是天助我也,刚好在这个方向。”
  方傲继续在南宏的前方留下鲜血,一步步诱导南宏远离于凡三人。南宏虽然十分贪婪,却也非常小心谨慎,每一点鲜血他都要仔细观察许久,而且都会在原地停留观察一段时间,确保没人在周围后才离开。
  南宏和于凡三人分开足够远之后,方傲在一块岩石上留下最后一滴鲜血之后,便躲在了附近的一个石台中。
  南宏再次在鲜血前停下脚步,仔细观察。一会后,南宏脸色微变,警惕地环顾四周,自语道:“这滴鲜血最为新鲜,显然刚落下不久,候崑或者方傲应该就在这附近了。”
  灰色迷雾严重阻碍视线,能见度很低。南宏警惕地在周围查看一圈后,没有发现任何异样,于是冷声说道:“我知道你就在这附近,出来吧,或许我还可以饶你一死,要是被于凡他们寻到,你肯定要葬身这片迷雾中。于凡他们就在附近,随时可能会过来,你自己抉择吧。”
  四周一片寂静,没有任何声响,南宏不禁皱起眉头,继续说道:“你这是在消耗自己的生命,继续拖下去,形势只会对你越来越不利,只要你交出身上的珍宝,我可以发誓饶你一命。”
  然而,四周依旧寂静无声,南宏逐渐地接近方傲藏身的石台,疑惑地小声说道:“难道已经死去?”突然,一道寒光突兀地亮起,一把黑剑从迷雾中探出,快速地刺向南宏的头颅。
  一直小心戒备的南宏突然汗毛炸立,快速横移,及时避开了致命一击,但还是被顺势劈下的黑剑擦中,右腰部出现了一道狰狞的血口。
  南宏轻轻拂拭伤口上不断流出的鲜血,面目狰狞地说道:“你竟然伤了我,无论怎样,你都得死在这里了。”
  方傲淡淡地说道:“你刚才不是说可以饶我一死吗?”
  “哼,这样的话你也信,自从你踏进这片遗迹起,就已经注定要死在这里,有些东西不是你所能拥有的,做好觉悟吧。”南宏马上挥动战斧,迫不及待地杀向方傲。
  “真是虚伪,我冒着生命危险得到的东西,自然属于我,不需要你们来说三道四。你们想要就尽管来取,不过最好做好觉悟。”方傲也向南宏挥动黑剑,两人瞬间战在了一起。
  “这个世界上的所有东西都只属于强者,包括你的性命,弱者没有任何选择权,甚至是生死。”南宏冰冷地说道,黑色巨斧撞碎了一块又一块巨石,在寂静的山谷中爆发出巨大的响声。
  “嗯!是南宏的方向。”完全分开的于凡三人,都听到了巨大的响声,马上向声音的源头处赶去。
  轰!方傲和南宏短暂接触之后,被黑色巨斧震得连连后退。方傲冷冷地说道:“既然如此,那我决定收取你的生命。”
  “哈哈哈!”南宏大笑着说道:“一个将死之人也敢大放厥词,真是可笑。”的确,方傲和候崑大战之后,身上血迹斑斑,有自己的,也有候崑的,再加上方傲刻意收敛了气息,确实容易被人认为方傲已经身受重创,人之将死。
  然而,南宏的笑容马上又凝固了。方傲的气息迅速暴涨,攻击也越来越凌厉,瞬间让南宏压力大增。
  南宏震惊地说道:“怎么可能,你的气息怎么比两天前还有所增强了,不应该重伤垂死了吗?”
  虽然南宏和于凡他们分开了足够远的距离,但方傲知道于凡他们很快就会闻声赶到,他能击杀南宏的时间并不多,必须速战速决。于是方傲调动了全部的元力,同时将速度提升到了极致,一直压着南宏打。
  南宏要稍逊色于候崑,而且速度也是致命的弱点,所以明显不是方傲的对手,只能憋屈地被压着打,不断咳血。
  轰!南宏用巨斧再次挡住了致命的黑剑,被一剑劈飞,撞在了一块巨石上。岩石粉碎,南宏也吐出一口鲜血,脸色煞白。
  南宏擦去嘴角的血迹,面目狰狞地说道:“真是一个让人意外的结果,本应该死去多时的人,不但还活着,而且还实力大增,估计于凡他们也料不到吧。不过,于凡他们很快就会赶来,你还是难逃一死。”南宏缓缓站起,双手握住黑色巨斧,准备再次杀向方傲。
  方傲剑指南宏,说道:“如果你和他们在一起,或许你今天就不会死,可是你的贪念害了你。在于凡他们赶到之前,足够时间杀你了。”
  突然,一直蓄势待发的南宏快速转身,迅速向远方逃去,南宏竟然落荒而逃了。不过,南宏的速度不可能比得上方傲,马上又被方傲拦截,然后被迫陷入死战。
  “影斧诀!”一直被打得横飞的南宏,突然怒吼道,手中的黑色巨斧出现重重虚影,迅猛地劈向方傲。
  轰!方傲双手握住黑剑,挡住了黑色巨斧。但是,随着虚影不断地与黑色巨斧重合,一道又一道的暗劲不断地从黑色巨斧中爆发,且暗劲不断叠加,一道比一道猛烈,让方傲都忍不住闷哼一声,后退了几步。
  影斧诀让南宏稍微取回了一点优势,但是数招之后,方傲已经完全熟悉南宏的影斧诀,再次将南宏击飞,砸进一处石台中。
  方傲快速冲进石台,再次将黑剑刺向南宏。南轰提起黑色巨斧,大声喊道:“开山斧!”然后猛地劈向迎面而来的方傲。
  锵!一道寒芒在昏暗的石台上亮起,方傲和南宏相对而立,都保持住了最后的动作。
  噗!南宏的胸前突然裂开一道血口,大量的鲜血从中涌出,瞬间染红了南宏的衣袍。
  当!南宏的战斧被削断,一截斧柄掉落在地,发出清脆的响声。南宏好像瞬间被抽干了所有的力气,瘫软在地,非常虚弱,但依然面目狰狞地说道:“有本事一剑杀了我,于凡他们马上就到了,你也别想活了。”
  南宏怨恨地盯着方傲,断断续续地说着,隐藏在背后的右手却偷偷从空间戒指中取出一枚碧绿的玉符,将其捏在手中。
  南宏用力一捏手中的玉符,恶狠狠地说道:“哼,你会后悔今天没有直接杀了我的,等着受死吧。”然而,就在南宏即将捏碎玉符时,一股恐怖的灵魂之力瞬间笼罩了南宏,使其陷入了呆滞。
  方傲手中的黑剑快速劈下,一颗大好的头颅滚落,南宏的身体无力地滑落在石台上,鲜血汩汩而出。方傲一把夺过南宏的空间戒指和传送玉符,然后如同鬼魅般再次消失在灰色迷雾中。
  这些人一直对方傲念念不忘,数次将方傲推到死亡的边缘,对于他们,方傲可不会再手软。而且方傲也已经不是刚离开银河潭的样子了,这几个月的生死徘徊,让方傲的思想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方傲深刻体会到弱肉强食的残忍和实力为尊的霸道。同时,方傲还深刻领会到一个道理,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
  方傲刚离开,一名身穿鹅黄色长裙的女子便出现在石台上。看着尸首分离的南宏以及满地的鲜血,女子的眼中充满了震惊,同时快速暴退,离开了石台。
  女子刚退出到石台的边缘,一把散发着寒芒的黑剑快速刺向她的后脑。女子迅速转身,用一把无锋巨剑及时挡住了致命的黑剑,同时也被黑剑直接震飞,倒退进石台中。
  当隐藏在迷雾中的黑剑想要再次杀向女子时,一把金戈快速从迷雾中探出,和黑剑撞在了一起。于凡和苑珊终于赶到了。
   平妖二十年 是由 小佛 创作的都市小说,情节引人入胜,苗疆三部曲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倾心打造,爱去看看首发,敬请关注 http://www.27kk.com/txt/8493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