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看看 > 玄幻小说 > 蛮荒狱 > 第一百五十八章 虚伪至极
  印道时接引到的道痕果然只能铭刻在经脉上,当方傲将右手中的道痕引导至经脉中时,已经安静下来的道痕,很快便依附在一条较为粗大的金色经脉上,然后和金色经脉融合在了一起。更为关键的是,方傲明确感觉到,自身和道痕产生了某种联系,仿佛道痕已经成为了自身的一部分。
  道痕所蕴含的强大的重生之力,使得方傲碎裂的右手瞬间完好如初,而且丰润白皙,比很多女子的手都要完美。
  方傲虽然对自己的手变得更加完美,并没有什么感觉,但却对右手中蕴含的强大的力量非常满意。虽然表面上看起来没什么特别,但是方傲知道,如果自己再施展掌千秋或者其他与拳有关的法诀,威力绝对不一样。
  “你竟然真的印道成功了!我也只是随口一提,对你没抱太大的希望,你竟然真的做到了。”凌冰在方傲脑海中震惊地说道。她就在方傲的体内,对方傲的身体最了解,所以方傲印道成功后,她第一时间就发现了。
  听到凌冰的话,方傲微微皱眉,对凌冰说道:“既然你一开始没对我抱有希望,那为什么还要让我印道?万一我失败了呢?你不知道后果有多严重吗?”
  “我一开始就跟你说清楚印道的风险啦,而且明确跟你说了,封王境几乎不可能成功,是你自己说要试一下的,不要责怪我。而且,就算真的失败了,也就是失去一只右手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
  对于不靠谱的凌冰,方傲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还好他成功了,不然他可能想直接弄死凌冰的心都有。
  不过,总算印道成功,方傲的心情还是很不错的,继续向凌冰问道:“你说封王境几乎不可能印道成功,那我岂不是封王境印道的第一人?我是不是创造了历史?”
  “虽说几乎不可能成功,历史上也几乎没有相关记载,但在漫漫历史长河中,天骄辈出,肯定也有人成功过,特别是那五大古族的后人。他们过于超然,有自己的历史,大陆上关于他们的信息并不多,所以没有相关的记载也正常。”
  凌冰继续说道:“你的甫云叔真的没跟你详细说过你的身世吗?以你这样的资质,肯定不会出生于普通家族。”
  “没有,我只知道自己的父母叫什么名字,知道自己的仇人是谁,关于我的身世,我完全不知道,可能甫云叔认为还不是时候告诉我一切。”
  凌冰思索道:“你姓方,难道是来自那个古族?不不,应该不太可能,那个古族的来头就太大了,他们的后人怎么会流落在外界。但是,大陆上除了那个家族姓方之外,还有其他家族姓方的吗?我藏身于黑剑中漫长岁月,与大陆脱轨太久,可能真的有其他方姓家族出现了也说不定。”
  “我能印道成功,会不会跟我重修后形成的金色经脉有关?”方傲问道。
  “有可能,你竟然在封王境就接触到了天人合一的领域,而且还能成功接引道痕,这些都是很不可思议的。”
  突然,一旁的云轻舞震惊地说道:“方傲,你是印道成功了吗?封王境也能印道,你是怎么做到的?是不是有什么秘诀,快传授给我,你欠我的灵药也不用还了。”
  方傲无语地看着云轻舞,说道:“你是体修,你做不到的。”
  听到云轻舞震惊的话语,盘坐静修的人群中,不少人同时睁开了眼睛,都震惊地看向方傲,其中就包括天都城的少城主。
  少城主开口道:“方傲道友竟然能在封王境印道成功,可真是天纵之质啊,在我们天都城的历史上,从来没有人能做到过,你是第一人,也是封王境的第一人。不知能否跟我们分享一下,你是怎么接引到道痕,又是怎么印道成功的?同为修道者,我们可以相互印证,相互促进。”
  其他人也眼神火热地盯着方傲,想知道方傲的秘密。这些人都已经突破到了塑灵境,印道对他们来说早已不陌生。但修道之路永无止境,谁都想更进一步,而方傲作为第一个封王境印道成功的人,他的经验很值得借鉴。
  然而,方傲坦言道:“对不起诸位,连我自己都没弄明白为什么可以印道成功,实在无可奉告。”
  方傲说的是实话,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可以成功接引到道痕,更不知道为什么可以印道成功,这一切都可能与他的金色经脉有关。但这只是他和凌冰的推测,没有直接的证据,而且,对于他的金色经脉,连凌冰也解释不清楚。
  少城主眉头微皱,继续微笑着说道:“方傲道友,我们之间并无仇怨,都只是修道之路上的一名苦行者,理应相互扶持,共同跳出时间长河的束缚啊。”
  “少城主所言极是,况且,因为有了我们的庇护,黄啟雪等人才不敢干扰你印道,如此你才可以印道成功,于情于理,你都应该和我们分享。”少城主身边的一名女子说道,语气有点强硬,带着命令的口吻。
  “修道就是一个相互印证的过程,多与他人分享,交流心得,就能更好地参悟大道。”
  方傲脸色微变,有些厌恶地看着刚才说话的女子。这些人自始至终都没有庇护过方傲,甚至多没有正眼看过方傲,他们只是不想被牵涉而已,而且方傲也没有和他们坐在一起,和他们保持着距离。
  如果方傲没有成功,这些人估计连方傲是谁都不知道,现在方傲成功了,却想直接共享方傲的经验,当真是虚伪至极。
  方傲对这些目光灼热的人很是不喜,但还是拱手说道:“想必诸位也清楚,我是第一个在封王境成功印道的人,并没有前人的经验可以参考,所以我对于自己为什么可以成功印道,还不是很清楚,等我彻底弄清楚之后,再与各位坐而论道吧。”
  不远处,黄啟雪等人的脸色非常难看,因为他们知道,方傲已经成功印道了,这是完全出乎他们意料的。
  煊屠低声问道:“师姐,那方傲已经印道成功,接下来我们怎么办?要不要现在冲过去杀了他,可不能让他活着离开啊。”
  “没错,绝对不能让他活着离开。这小子的潜力很吓人,我们已经和他结下仇怨,要是让他活着离开,等他成长起来,那我们就惨了。”煊屠旁边的一个男子担忧地说道。
  黄啟雪眉头紧锁,阴冷地说道:“现在冲过去,绝对不行。那些人正眼神火热地盯着方傲,想要方傲分享经验,要是我们现在杀过去,绝对会引起众怒。继续等,他不可能一直和这些人呆在一起,总有落单的时候,想要杀他,还是有机会的。”
  众人一再逼问,但方傲始终在婉拒,众人只能作罢。然后有人提出可以帮忙出手除掉黄啟雪几人,但是也被方傲拒绝了。方傲坦言,现在他的身体已经基本痊愈,虽然还是不低那几人,但保命不成问题。
  最后,方傲提出要抓紧时间弄清楚自己成功的原因,以便与众人坐而论道,需要静修,众人只能暂时停止逼问。
  少城主旁边的一个男子小声问道:“少城主,这方傲的潜力有点吓人啊,恐怕还在盘蠡之上,以后肯定又是一个恐怖的天君。这两人,再加上一个钟宸,天君山的潜力也很惊人啊,我们……”
  少城主小声回应道:“以这三人来看,天君山的潜力确实很惊人,但是,如果他们都活不过几个月后的大战,就什么都不是。以目前的情况来看,御天宫能取得最后胜利的可能性更大。这是一个至关重要的抉择,我们先不要急着做决定。”
  时刻被堪比元乳的乳白色物质包绕着,方傲身上的伤在以惊人的速度愈合,此时基本已经痊愈,不过,方傲依然感觉身上有多个地方存在剧烈刺痛,因为刚才被射进体内的银针还没拔出来。
  方傲惊讶地发现,射进体内的银针居然卷曲了起来,而且还和肌肉勾连在了一起,很难取出,除非连部分肌肉一并扯下来。如果要以这样的方式取出银针,无疑是非常痛苦的,而且射进方傲体内的银针不在少数。
  方傲求助于凌冰之后,凌冰说道:“这肯定是公输家族的东西,只有他们才能做出这些东西,你试着向这些银针输注元气看看。”
  “啊!”方傲突然惨叫一声,剧烈的疼痛使得方傲的身体在微微发抖。方傲向银针中输入元气之后,银针迅速形变,变得更加卷曲了,连带着方傲的肌肉扭曲在了一起。甚至一些触及到经脉的银针,还剧烈牵扯着方傲粗大的经脉,这才是最痛苦的。
  “你到底行不行啊?不行别瞎猜,把我痛死了,就没人帮你重塑肉身,没人帮你报仇了。”方傲生气地说道,打心里觉得凌冰不靠谱。
  “毕竟我与世隔绝了这么久,现在大陆上的很多东西我都不熟悉,尤其是公输家族这些奇奇怪怪的玩意,他们那些人吃饱没事干就研发新的东西,这么长时间过去,不知道研发出了多少新的东西,我出点差错很正常。”
  凌冰继续说道:“公输家族研发出来的东西虽然奇怪,但绝大多数也离不开元气这个基础,所以这些银针肯定也与元气有关。在体外的时候,这些银针是直的,进到体内却卷曲了起来,你输入元气后,就变得更加卷曲了,难道是元气导致它们形变的吗?你试着隔绝这些银针的元气看看。”
  方傲虽然从心里觉得凌冰不靠谱,但现在也只能这样试试了。幸好,当方傲隔绝所有元气后,银针终于慢慢变直,释放出勾连在一起的肌肉。
  当所有银针都变直后,方傲突然用力绷紧所有全身肌肉,将体内所有银针都逼了出来。
  咻!方傲是正面被射中,所以在逼出所有银针时,方傲面向黄啟雪等人,将所有银针反射回给他们。不过,方傲绷紧肌**出的银针,威力实在有点弱,只能算挑衅一下黄啟雪等人,并未能对他们造成伤害。
  “公输家的一些东西确实挺阴险的,这些银针虽然伤害不高,但稍不注意也容易造成极大的麻烦。如果在战斗的时候被射中,一旦运转元气,这些银针就会卷曲,产生剧烈的疼痛,严重影响战力,被对手有机可乘。而一旦停止隔绝元气,逼出银针,就更加危险。”凌冰分析道。
  听到凌冰的分析,方傲深感赞同。如果方傲在刚才逃避追杀的时候被这些银针射中,后果不堪设想。
  逼出银针之后,方傲整个人都舒服多了,体内元气的运行也恢复了顺畅,在粗大的金色经脉中滚滚而行,仿佛有轻微的隆隆声。方傲身上早已经没有了任何伤势,连道痕在体内造成的损伤也基本已经痊愈。方傲的修为稳定在了封王境中期,随时可以突破到封王境后期。
  轰!剧烈的声响传来,浓郁的乳白色物质中,有人在突破,也有人在生死搏斗,爆发出的能量波动非常恐怖。
  方傲眉头紧锁地看向巨响传来的地方,表情凝重。那是炽承等人在生死搏斗,不知道战况如何,炽承等人是否能撑得住。
  很快,方傲的伤势彻底痊愈,整个人神清气爽,感觉好极了。方傲仔细感受一下自身多蕴含的强大力量,非常满意。相比于刚进入风眼的时候,此时的方傲实在强太多了。炼气一道的境界跟上来之后,方傲的整体实力果然有大幅度的增长。
  轰!浓郁的乳白色物质中,各种颜色的光芒闪烁,巨响不绝于耳,偶尔还杂夹着惨叫声,那里的战斗愈发的激烈。方傲皱眉自语道:“不知道师兄他们怎么样了,他们只有五人,很可能寡不敌众,我要去帮他们。”方傲迅速动身向
  看到方傲突然消失在乳白色物质中,煊屠既惊讶又兴奋地说道:“这小子在那里坐得好好的,为什么突然离开了呢,是不是活得不耐烦了?还以为他死赖着那群人不走呢,没想到这么快就坐不住了,年轻人就是浮躁。”
  “毕竟是年轻气盛嘛,可能他以为自己印道成功,身体也痊愈了,就可以无惧我们了吧,真是太年轻了。不过这样也好,省去我们不少麻烦。”
  “既然他这么想死,那我们就成全他,让他体验一下什么叫恐惧和绝望。”煊屠兴奋地说道,迅速跟着黄啟雪追向方傲。
  “哈哈哈,炽承,看你们还能撑多久,尽快放弃挣扎吧,这样或许你们还可以死得体面一点。上次打压我们的时候,你们可是威风得很啊,没想到自己也会这么狼狈吧。”
  “哈哈哈,真是太痛快了,没想到一向霸气的天君山弟子也会狼狈得跟狗一样,能与诸位道兄一起击杀天君山弟子,真是爽快啊。”
  “各位,天君山弟子的头颅必须由我们御天宫摘下,大家莫要争抢,否则就视为对我们御天宫不敬。”
  “御天宫的道兄既然开口了,我们自然不会争抢,将炽承等人的性命交给你们处决也是最合理的,御天宫主修为通天,几个月之后,还要彻底抹灭天君山呢。”
  围攻炽承五人的那些人在笑谈着,已经完全视炽承五人为死人,这让方傲非常的愤怒。
  不过,此时炽承等人的情况确实非常不好,所有人都血迹斑斑,身受重伤。有四人在刚才的战斗中相继突破到了塑灵境,还有一人正在突破。正是因为他们选择轮流突破,所以才坚持到现在。不过,以现在的情况来看,他们马上就要坚持不住了。
  “哼,就那个叛徒也想抹灭我们天君山?真是痴人说梦,只要他敢踏进我们天君山,就是他魂灭之日。”挂满血迹的炽承冷笑道。
  藏身在乳白色物质中,方傲发现不下十个人参与了围攻,还有一些被浓郁的乳白色物质遮挡着,方傲也不清楚确切的人数。
  “师兄,我来帮你们,我能为你们争取到一瞬的时间。”方傲突然向炽承传音道。
   平妖二十年 是由 小佛 创作的都市小说,情节引人入胜,苗疆三部曲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倾心打造,爱去看看首发,敬请关注 http://www.27kk.com/txt/8493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