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看看 > 玄幻小说 > 蛮荒狱 > 第二百零七章 霁月商会
  唯一的线索就出现在了天衍宗附近,即便天衍宗再怎么否认,众人也不会相信,越来越多的修者聚集在了天衍周围,甚至有不少天君强者隐藏在虚空中,在静静地看着。
  王爷爷再次大声地说道:“我再说一遍,方傲不在我们这里,我们也不认识什么方傲,请你们马上离开!”
  “哼,你觉得我们会听信你的一面之词吗?你们分明是擒获了方傲,想独吞他身上的一切吧?如果方傲真的不在天衍宗,那么请让我们进宗一探究竟。”
  “放肆!你们当我们天衍宗是什么地方,是你们可以随便进出的吗?”王爷爷脸色一变,愤怒地呵斥道。
  “至少让我们派几个代表进去查看,否则我们很难信服,你们天衍宗也不愿意与我们所有人为敌吧?”
  “滚!我们天衍宗,岂容你们随意践踏,擅闯者,格杀勿论!”王爷爷冷冷地回应道。
  虽然唯一的证据指明,方傲非常有可能就在天衍宗,但是毕竟没人亲眼见过方傲,也无法证明吕桦就一定和方傲有关系,所以谁也无法百分百确定方傲就在天衍宗。因此,所以天君强者都隐藏在虚空中冷冷地观看着,没有出手。虽然天衍宗规模不大,但天衍宗主可不好惹,谁也不想做出头鸟。
  然而,就在方傲和云轻舞离开的当天,有一则重大的消息,使天衍宗陷入众矢之的。
  郴鹤同样进入了羽剑宗的史前封印中,所以他回到天都城之后,也同样遭到了追捕,只是他的热度没有方傲他们那么高而已。
  在方傲和云轻舞离开天衍宗的当天,一直狼狈逃窜的郴鹤,终于被一名羽化境强者擒获了。在一番逼问之下,郴鹤最终模糊地说出:“方傲他们很可能藏身于天衍宗。”
  其实郴鹤也不知道方傲他们到底在哪里,只是为了保命才故意这么说的。说起来,郴鹤也是挺可怜的,每次遇到方傲,都免不了一场追杀,而且这次比上次更严重,郴鹤都差点死好几次了。
  郴鹤只是随口一说,却牵动了天都城所有修者的神经,越来越多人聚集在天衍宗附近,隐藏在虚空中的天君也越来越多。
  有人在天衍宗山脚下大声喊话:“郴鹤都已经明确说出来了,你们还有什么狡辩的,莫非是想以你们一宗之力,抵挡我们所有人吗?方傲是我们整个天都城的,我们想知道战场禁地中所发生的一切,请把方傲交出来。”
  “伊恒是你们的少宗主,我们不为难他,但方傲和那个少女,你们务必交出来,莫非你们是想囚禁他们二人,独占所有秘密吗?”有人大声质问道。
  天衍宗上,王爷爷冷冷地回应道:“哼,先不说方傲不在我们这里,就算他真的在,也轮不到你们在这大喊大叫。天君山的人都没来要人,你们算什么东西?你们都是方傲的好友吗?不过是想要方傲的性命而已。”
  “他们越是这样,我越是觉得方傲他们肯定在战场禁地中有了惊人的发现,说不定就是因为他们获得了其中的史前传承,才导致战场禁地的消失的。”
  “蛮弦之前就说了,战场禁地中有一只史前的残灵,而方傲三人竟然没有死在史前残灵手上,反而活着出来,战场禁地也因此消失了,把这些结合起来,我觉得,方傲他们肯定是获得了史前传承,而蛮弦是史前残灵舍弃的一个,所以提前离开了战场禁地,还身受重伤。”
  “说这么多又有什么用,还不如直接攻上去,我不信小小一个天衍宗,能挡住我们这么多人。”有人激动地喊道。
  然而,众人虽然都情绪激动,却始终没有人率先攻上天衍宗,毕竟谁也不愿意做出头鸟。更重要的是,方傲只有一个,万一众人真的和天衍宗开战,那在最后抢夺方傲时,还免不了一场恶战。因此,所有人都想坐收渔翁之利。
  在所有目光都被吸引到天衍宗时,两道被黑斗篷覆盖的身影,已经进入了天都城的中心地带,正在前往霁月商会。
  即便方傲和云轻舞再怎么小心,在前往天君山的途中,都很有可能会暴露行踪。一旦暴露,就是连番的大战,所以方傲他们做好准备。为此,方傲和云轻舞特地前往霁月商会,想将之前获得毒药卖掉,换取一些必要的灵药,以备不时之需。
  霁月商会作为天都城中最大的商会,拥有各种各样的灵药和元丹,甚至有时还会组织准圣药的拍卖,所以霁月商会充斥着浓郁的药香,弥漫方圆近十里,是天都城中一个重要的标志。
  大量的天才地宝聚集在霁月商会恢弘的大殿中,使得霁月商会终日处在浓郁的元气中,像是被永久不散的朦胧雾霭所覆盖。因此,想要在天都城中找到霁月商会非常容易。
  因为霁月商会终日被浓郁的元气所覆盖,所以平时总是有大量的修者聚集在霁月商会周围修炼。霁月商会还为此建造了大量的厢房,供前来修炼的修者进驻,从而赚取大量的费用。
  由于绝大部分的修者都被吸引到了天衍宗,所以方傲和云轻舞轻易就进入了霁月商会,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怀疑。
  在高数百米,占地数千米的霁月商会中,仿佛蕴含着一个与世隔绝的新世界。在这个无比的庞大的建筑内部,竟然有着一条条整齐的商业街,在出售各种各样的灵药灵丹,其中还有着各种大小不等的拍卖场。在建筑的最外围,则是整齐一致的厢房。
  看着依旧繁华热闹的街道,方傲不禁感慨道:“真不敢相信,这竟然是在一座建筑里面,霁月商会还真是大手笔啊。”
  然而,云轻舞则淡淡地说道:“这算什么,只是一个不起眼的小都城的小商会而已,中洲那些超级大都城的商会,可比这个恢弘繁华上百倍。”
  让方傲感到更为震惊的是,无比庞大的建筑内部,还是分为好几层的,每一层都有不同的街道,平日间非常的繁华。
  专门用来收购各种天才地宝的机构,分布在霁月商会的第二层,每一条街道都对应收购不同的东西。
  根据街道上的指示,方傲和云轻舞很快就来到了专门收购毒药的街道。而方傲他们刚踏进该区域,马上就霁月商会的工作人员,热情地迎了上来。
  以身材曼妙的年轻女子,微笑着对方傲和云轻舞说道:“两位道友你们好,我是这片区域的主事晓然,请问二位是来出售毒药的吗?两位应该不是经常来我们霁月商会吧,请随我来,我为两位道友详细介绍一下这片区域。”
  能出现在霁月商会第二层的人,基本上都会带着贵重的天才地宝,所以很多人都不会轻易暴露自己的身份,因此,也没人对覆盖着黑斗篷的方傲和云轻舞感到奇怪。
  方傲故意改变自己的声线,声音低沉地说道:“晓然道友,实不相瞒,我们此次外出历练,碰巧路过天都城,这是我们第一次来到你们霁月商会。我们对贵商会的规则不是很了解,还请晓然道友赐教。”
  名为晓然的女子,妩媚一笑,说道:“道友您客气了。我们这一片局域主要是收购毒药用的,一共有三条街道,每条街道上有十个药堂,每个药堂中都会有一个相应的主事。”
  “请问这些药堂是干什么用的,我们要怎么出售手中的毒药。”云轻舞特意以一个中年男子的声音问道。
  “这些药堂主要是用于毒药的直接交换,卖家可以在任何一间药堂登记自己所拥有的毒药,以及出售的价格,买家也可以将自己需要的毒药,以及所期望的价格,备案在药堂,一旦符合要求的药物出现,药堂主事就会联系买卖双方,从中协商,最后完成交易。当然,一旦成功交易,我们霁月商会收取百分之五到十的佣金,视最后的成交额而定。”晓然回答道。
  “那这个交易的过程会不会很久?”方傲问道。
  “在联系买卖双方,以及中间协商的过程中,需要一定的时间,而且有可能要换几个买家才可以完成交易。如果两位道友赶时间的话,也可以直接出售给我们霁月商会,我们霁月商会会以最高的价格收购所有天才地宝,随时都可以交易,无需等待。”
  晓然补充道:“两位道友是从外地远道而来,如果不打算在天都城逗留的话,我建议二位直接与我们霁月商会交易,这样不但可以节省时间,而且价格也会非常的合理。”
  方傲沉默了一会,问道:“如果我想卖给你们霁月商会,怎么交易?”
  晓然微微一笑,说道:“与我们霁月商会交易,绝对是最好的选择,两位道友,请随我来!”
  方傲和云轻舞很快随晓然来到一个宽大的殿厅中。晓然解释道:“我们的霁月商会的保密工作是做得最好的,这是我们霁月商会专门用来交易的地方,可以隔绝外面的所有声音以及查探,两位可以放心交易,不用担心泄露信息。”
  这时,一位侍女捧着一壶冒着香气的热茶从殿厅的后方走出,向晓然微微施礼,然后将热茶轻轻放在精致的案台上。侍女为晓然以及方傲两人各斟一杯茶后,迅速退回到了殿厅的后方,静静地站在,听候吩咐。
  霁月商会不愧是天都城中最大的商会,果然财大气粗,连一壶普通的茗茶都是用灵药泡沏的。轻嗅淡淡的香气,竟有一种提神醒脑的感觉,连思维都活跃了不少。
  晓然端起一杯茗茶,轻抿一口,说道:“两位道友不用担心,我们霁月商会的侍女都是经过严格培训的,而且她们不能随意离开霁月商会,一旦因为她们导致顾客的消息泄露,她们就都要付出生命的代价,所以两位道友不用担心泄密。”
  现在是特殊时刻,方傲不能在任何一个地方逗留过久,否则很容易暴露。因此,方傲直接说道:“晓然道友,我们出卖毒药给贵商会,能不能直接换取等价的灵药?实话说,如果换取了大量的元液或者元丹,我们最后还是要用元液或者元丹去购买灵药,如果可以直接换取等价的灵药,我们就可以省去很多不必要的麻烦。”
  “当然可以!不过,灵药并非元液,兑换起来没有那么方便,如果等价的毒药和灵药在价值上有轻微的出入,我们会以元液或者元丹的方式进行补偿,两位道友意下如何?”晓然解释道。
  方傲二话不说,直接从空间戒指中拿出三株不同颜色的毒药,平放在案台上,问道:“晓然道友,你觉得这三株毒药怎样?”
  晓然双眼中突然闪过一丝异样,但马上被她掩饰过去了。晓然淡淡地说道:“腐尸草,吸血滕,食元花,这三株毒药很不错,应该是出自于远古战场吧?不过,也算不上非常罕见,勉强可以换取三株等价的灵药,两位道友觉得怎样?”
  方傲和云轻舞都是戏精,早就看到了晓然惊讶的眼神,当然知道她是在演戏。而且这三株毒药是樊邬森林的启公子收藏的,怎么可能只是一般,即便比不上弑麟草,也肯定很罕见。
  方傲淡淡地说道:“晓然道友,我们直接开门见山地说吧,虽然我对毒药不是非常的了解,但是也略知一二,这三株毒药绝对比一般的灵药还要罕见,我不需要换取非常特殊的灵药,我只需要用这三株毒药换取六株普通的灵药就可以了,如果你觉得可以,我们就交易吧。如果不行,我们也可以在天都城再稍微逗留多几天。”
  晓然微微一笑,说道:“既然道友这么干脆,那我也明说吧,这三株毒药确实比一般的灵药罕见,但是毒药的用途非常受限,购买的人也非常少,考虑到这个因素的话,我们最多只能给两位道友四株灵药。”
  “至少五株,如果不行的话,那我们只好告辞了。”方傲直接说道。
  晓然犹豫了一下,皱眉说道:“好吧,既然两位道友这么有诚意,那就五株吧,虽然亏了一点,但至少可以给两位道友留下个好印象,希望以后还可以有合作的机会。”
  晓然虽然演得挺心痛的,但方傲知道,霁月商会绝对稳赚不赔。不过,方傲不想在这里停留太久,所以也只能接受五株灵药了。
  霁月商会的效率的确非常高,晓然让侍女收走三株毒药后,很快就取来了五株比较常见的灵药,装在一个精美的木盒中,轻轻地递给了方傲。
  方傲和云轻舞收起兑换到的灵药后,没有立即转身离开,于是晓然微笑着问道:“两位道友还有其他天才地宝要出售的吗?我们霁月商会一定以最高的价格全部收购。”
  方傲犹豫了一下,从空间戒指中取出一株暗红色的小草,小心翼翼地摆放在案台上。然而,暗红色的小草刚接触到案台,精美的案台马上就被腐蚀出一个大洞。幸好案台的最底层铺有奇异的玉石,暗红色小草才没有掉在地上。
  晓然这次露出了难以掩饰的震惊的表情,惊呼道:“这是弑麟草?没想到两位担忧竟然还有此等罕见的毒药。”
  “没错,这就是弑麟草,而且是在花谢的一瞬间采摘的,质量极佳,你们霁月商会能出多少灵药兑换?”方傲直接问道。
  接着,云轻舞补充道:“不妨跟你们说,我们现在并不缺灵药,如果你们霁月商会不能给出我们满意的价格,我们也完全不急于交易。”
  晓然收起了惊讶的表情,微笑着说道:“我懂得,我也知道弑麟草的罕见和珍贵,不过,此等贵重之物的交易,我不能随便做决定,必须要请示上级才行。两位道友请在这里稍等片刻,我去去就回。”
  晓然说完后,马上转身向殿厅后方走去,并对静站在那里的侍女吩咐道:“我去请示一下长老,马上回来,你在这里好好招待两位道友。记住,他们是我们霁月商会的贵客,无论他们有什么要求,都要尽量满足他们,如果你怠慢了两位道友,就等着迎接长老的怒火吧。”
  晓然在吩咐侍女时,刚好背对着方傲和云轻舞,所以方傲他们看不到,晓然在说话时,偷偷向侍女使了一个眼色
   平妖二十年 是由 小佛 创作的都市小说,情节引人入胜,苗疆三部曲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倾心打造,爱去看看首发,敬请关注 http://www.27kk.com/txt/8493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