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看看 > 玄幻小说 > 蛮荒狱 > 第二百一十七章 口水惨案
  被方傲成功种下血魂种的金发女子回到城主府之后,关于方傲的消息很快就传播了出去,而黄崚宗那边的消息也隐瞒不住了,很快便被所有修者所知晓。方傲再次出现,天都城又开始骚动了起来。不过,这一次方傲掌握了主动,天都城再次骚动反而是他想要见到的。
  方傲再次回到了天都城的边缘,这时候,失神的晓然已经停止了流泪,恢复冷漠的表情。
  晓然突然对方傲说道:“方傲,我知道你们在谋划什么事情,想要我臣服于你也可以,只要你答应我一个条件。”
  方傲有些诧异地看着晓然,问道:“什么条件,不会是让我们帮你灭了霁月商会吧?以我现在的实力,暂时还做不到,但以后一定可以,我可以先答应你。”
  晓然冷漠地说道:“霁月商会与我之间的恩怨,我自然会解决,不用你插手。霁月商会中有一套关于炼药的完整的修炼方法,是几年前霁月商会的所有药师结合一些古籍整理出来的,名为丹源,他们除了自己参悟之外,也传抄有副本出售,但是他们所有药师一致决定,禁止卖给天都城中的修者,只要你帮我拿到丹源,我便臣服于你。”
  方傲皱了皱眉,说道:“为了自己在天都城中的地位,这些老头子还真小心谨慎啊,我们显然是不可能进入霁月商会了,得想其他方法。你放心,我一定会帮你搞到丹源的。”
  晓然继续说道:“另外提醒你一下,霁月商会早已经决定和御天宫共进退,待御天宫攻打天君山的时候,他们肯定会出手的,如果到时候毒老也出手的话,那你们天君山的胜算将会严重下降。”
  方傲脸色微变,急切地问道:“你能不能挡住毒老?”
  “现在离天池开启还有一段时间,如果能拿到丹源的话,我可以尝试一下。还好弑麟草没有被他得到,否则被他炼成蚀天散的话,那你们天君山就几乎没有胜算了。”晓然如实说道。
  方傲皱眉思索了一会,说道:“既然不卖给天都城的修者,那我们就到附近的城池去找人帮我们买吧,丹源的价格怎样?”
  晓然面无表情地说道:“二十株普通灵药!”
  “嘶!那几个老家伙是想抢灵药吗?就他们几个封王境所整理出来的东西,竟然也敢要价二十株灵药,要是放到那些超级城池,估计连一株灵药都卖不到,有没有人看都不一定。”云轻舞惊讶地说道。
  然而,方傲却微微一笑,说道:“没事,就算他们卖一百株灵药都没关系,反正不用我们出。晓然,天都城各大势力的核心弟子或者少主,你应该都认识吧?”
  云轻舞突然会心一笑,马上就意会到了方傲的想法,微笑着数道:“你是想勒索他们吗?我喜欢你这个想法,我们现在也真的挺穷的。”
  当天,方傲随机抓到了两个霁月商会的修者,成功种下血魂种之后,便让他们代劳向天都城的各大势力喊话:“天都城的所有修者,我知道你们不少人还在搜寻我的踪迹,今天我明确告诉你们,我方傲就在天都城的某一处,欢迎你们来找我,但是你们最好先做好心理准备,因为被我遇到的人都将付出巨大的代价,怕死者最好不要参与。”
  方傲此言一出,马上在天都城中引起了轰动,各大势力反应不一,一片哗然,但绝大多数年轻气盛的修者都被刺激到了,感到一种莫名的愤怒。
  有人咬牙说道:“实在是太嚣张了,我们还想着要怎样才能找到他呢,没想到他却自己跳了出来,而且还口出狂言,我一定要找到他,灭掉他的嚣张气焰。”
  “哼!真是愚蠢,他是想挑起所有人的怒火吗?本来我还不想参与这件事的,现在他这么一说,我还不得不参与了,否则我岂不是怕死之人?”
  “哈哈哈,天资不错,就是脑子不太行,不懂得隐忍,难道逃脱了众人的追杀,现在竟然主动出来寻死,还是太年轻了,他这样肯定会夭折的,可惜了。”
  “他这么高调也好,我们可以更快地扼杀他。他魂师的身份已经得到证实,一定不能让他成长起来,必须尽快查铲除,否则将会是一个巨大的威胁。”
  “你们马上出去寻找方傲,一定要赶在其他势力之前把他带回来给我,无论生死,我只需要他身上的弑麟草,这对我非常重要,不容有失!”
  “不惜任何代价都要给我找到他,辱没我们黄崚宗的人,都必须以死谢罪!”
  当然,也有人感到疑惑和担忧,如已经回到天衍宗的伊恒,就皱眉自语道:“老大他们这是要干什么?他们肯定不会主动找死的,可能又在打什么坏主意,我竟然有点想出去找他们。”
  天君山之上,一个胖子在自己的府邸中,吃着肥腻的烤肉,自语道:“方傲又想干什么啊,前往不要把自己给坑死了,还等着你回来镇压蔡剑那帮家伙呢,要是你有什么意外,我们组织就不复存在了。”
  “这个方傲怎么这么能折腾啊,摆脱追杀后,还不赶紧回来天君山,现在又突然搞这么一出,害得盘蠡马上又下山去了,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要是付炎还在的话,估计也会被气死的。”
  消息传播出去之后,方傲便开始隐藏气息,在天都城各处潜行了。活跃在天都城中的修者果然马上增多了,消息传播出去还不到两个小时,方傲就已经碰到将近十个修者了,但方傲都没有下手抓人,因为他在物色各大势力的核心弟子,只有这些人才可能换取到灵药。
  晓然一点也不见外地服下了方傲给的半株灵药,再加上她作为霁月商会的主事,随身带有不少丹药,所以她的伤势很快就初步愈合了,苍白的脸上也恢复了不少血色。
  一处低矮的山丘中,躲在暗中的晓然看着一个一袭白衣的男子,突然说道:“方傲,中间那个名为银顾,是银家的核心弟子,他的地位虽然比不上银弑和银琥,但在银家也是比较重要的,因为他是银弑他们的堂兄,银弑的爷爷平时也比较宠溺他,估计可以换到一两株灵药。”
  方傲眼睛一亮,说道:“好,就他了,你们负责他身边的两个亲信,我亲自对付他。记住,留着他们的性命。”
  一袭白衣的银顾和两个亲信漫无目的地在山丘中穿行,银顾无聊地说道:“天都城这么大,我们去哪里找那个方傲啊,族长爷爷也真是的,银弑和银琥被方傲打了,是他们自己太弱,为什么要我出来找方傲呢?”
  银顾身边的一个男子马上笑着说道:“那是族长信任公子,认为公子一定可以找到方傲,并为银弑公子和银琥公子他们报仇的。”
  银顾继续无聊地说道:“那个方傲据说只是阴阳境吧?银弑居然几次败在他的手上,还成为了新秀榜有史以来输得最惨的人,真是丢光了我们家族的脸,我但是很想见见这个方傲,看看他到底有什么能耐。要是我提着方傲回去见族长爷爷,他应该会很高兴吧。”
  银顾话音刚落,一个少年突然出现在了他的前方,微笑地看着他,说道:“听说你是想见我吗?”
  银顾还没反应过来,他身边的一个亲信先震惊地说道:“方傲!公子,他就是族长要找的方傲!”
  银顾眉毛一挑,轻蔑地看着前方的方傲,问道:“你就是数次打败银弑的方傲?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啊。你怎么会在这里,是专门来送死的吗?”
  方傲微微一笑,说道:“当然是因为你在这里,我才会出现在这里的啦,我是为了灵药而来。”
  银顾冷笑着说道:“哼!想要我们身上的灵药吗?就看你有没有这个实力了,我可不是银弑,我早已经踏入塑灵初期,对付你一个阴阳境绰绰有余。银弑之前三次败在你手上,让我们家族蒙羞,今天我就要提着你回去见族长爷爷。”
  “果然是一家人,说话的语气都一样,之前我打败银弑只用了一拳,你也一样。”方傲微笑着说道。
  “真是狂妄至极,马上跪着受死吧!”银顾大喊一声,迅速冲向了方傲,双掌间散发出耀眼的银光。
  当银顾的两个亲信也想杀向方傲时,被突然出现的云轻舞和晓然挡住了。云轻舞笑着说道:“让你们的公子去证明一下自己的实力,看能不能挡下方傲的一拳吧,你们的对手是我们。”
  “你是霁月商会的晓然主事!你果真和方傲他们在一起,看来你真的背叛了霁月商会。”银顾的一个亲信震惊地说道。
  “我的事用不着你们插嘴!”晓然冷声说道,迅速一掌拍向银顾的亲信。该男子显然非常清楚的晓然的可怕,迅速暴退,避免和晓然直接接触。然而,晓然在挥动玉手的同时,一股淡淡的幽香随着掌风迅速吹向男子。
  和晓然拉开数十米距离之后,男子终于停了下来,迅速拿出一把长剑,准备杀向晓然。然而,就在这时候,一阵幽香突然迎面吹来,男子微微色变,瞬间跌倒在地,失去了意识。
  晓然的举止非常优雅,如此轻而易举就解决掉了一个亲信。而云轻舞则要凶残得多,两招就折断了另外一个亲信的一只手和一条腿,瞬间结束了战斗。被云轻舞折断手脚的亲信,痛苦同时,竟然有些羡慕地看着被晓然毒倒的同伴。
  另一边,银顾的双掌间银光绽放,银光在银顾的手臂上镀上了一层洁白的银色,使得银顾的双臂如同纯银锻造一般。紧接着,一杆银枪,带着冷冽的杀气,自银光中浮现,然后迅速射向方傲,并且在射向方傲的同时不断放大。
  待银枪接近方傲的时候,已经变成了直径一米,长数十米的超级长枪。方傲面无表情地看着不断变大的长枪,迅速侧移,让银枪擦身而过。紧接着,方傲的右拳迅速呈现淡金色,然后猛地一拳打向超级银枪。
  轰!超级长枪一阵剧烈的震动,发出刺耳的金属颤鸣声。
  银顾嗤笑道:“哼,还想折断我的银枪吗?不知道该说你愚蠢还是……”
  然而,银顾话还没说完,就看到自己的长枪上竟然迅速爬满裂痕,然后嘣的一声爆碎。银顾脸色大变,震惊地说道:“这怎么可能!从来没人可以直接折断我的银枪。”
  “从来没有不代表永远都不会有,我这一拳还是受银弑的启发才创出来的。”方傲淡淡地说道,已经杀到了银顾的面前,毫不犹豫地一拳打出。
  银顾瞳孔骤缩,马上将银色的双臂挡在身前。
  轰!一股奇异的震动迅速传进银顾的体内,瞬间震碎了他双臂的骨骼,银顾也被方傲一拳震飞了出去,猛地喷出一口鲜血后,失去了意识。
  等银顾醒来之后,发现自己和两个亲信竟然被吊在一颗大树上。而方傲几人正在树下烤着一只巨大的凶禽,有一只紫色小兽迫不及待地围着烧烤的凶禽来回踱步。
  紫色小兽口吐人言道:“哥哥,还要多久啊,我都快被饿死了,自从离开焚寂山脉之后,就再也没吃过烤肉了。”
  “快了,马上就好了,别这么心急嘛,这种凶禽就要烤够火候才好吃,否则会很老,很影响口感。”
  方傲沉默了一下,继续说道:“紫茵,这段时间,你缠着龙大聊了这么久,对修道也有了初步了解了,那从今天起,你也开始逐渐接触修道吧,先从炼体开始,以后你想要吃烤肉,就必须亲自击杀一只荒兽,我才烤给你吃。”
  方傲刚说完,云轻舞马上就急眼了,说道:“你怎么可以这样对小紫茵,她还不到一岁,现在正是长身体的时候,除了吃和睡,就不应该做其他事情。”
  方傲皱眉皱眉,说道:“别看她还小,她从出生开始就吃各种天才地宝,体质强的很,她的体内已经堆积了非常庞大的能量,早点接触修道对她的成长也好。而且她天生早慧,这是她的优势,也是她以后傲视群雄的资本。”
  其实云轻舞都懂的,她只是不舍得让紫茵这么早接触修炼,她想让紫茵继续没心没肺地成长。
  在云轻舞一脸为难地抱着紫茵的时候,紫茵却目不转睛地盯着已经烤至金黄的凶禽,无所谓地说道:“没问题,只要每天都有肉吃,让我天天修炼都没问题。”
  又过了一会,凶禽终于烤好了,紫茵马上扯下了一条近两米长的兽腿,举在自己面前,一脸满足地轻嗅着,好像已经几十年没吃过烤肉一样。
  然而,就在紫茵准备开动的时候,一滴晶莹的液体突然滴落在金黄的烤肉上。紫茵疑惑地抬起头向上看,发现被吊在自己正上方的银顾正在使劲地咽口水,而且他的嘴角处都还挂着一滴晶莹的口水,随时都有可能滴落。
  紫茵瞬间就怒了,马上从兽腿上抓下被污染的一大块肉,然后用力地扔向银顾,同时愤怒地说道:“太过分了,居然将口水滴到我的腿上,害得我浪费了一大块肉,哥哥,马上放他下来,我要狠狠地揍他一顿。”
  “什么?竟敢污染我小紫茵的食物,真是活腻了。这么大个人,还打一个小朋友的兽腿的注意,真不要脸。”云轻舞也马上震怒了,迅速跳到树上,对着银顾一顿狂揍。
  “啊……”银顾不断地惨叫着,很快便脸青鼻肿,被揍得像个猪头一样,他怎么也没想到,一滴口水竟然引发了这样的惨案。不过,方傲的烤肉的确是很香,所以银顾才没忍住留口水。
  “果然是同一个家族的,他这个样子和之前的银琥很像。”方傲嚼着一大口烤肉,含糊不清地说道。
  烤肉是紫茵的最爱,对她实在是太重要了,为了烤肉,紫茵甚至可以做任何事情。紫茵边骂边吃,直到啃完两条兽腿之后,才稍微平复了一点。
  六七米长的凶禽很快就只剩下一堆骨头,方傲将银顾三人从大树上放了下来,失望地说道:“你在银家不是挺有地位的吗,怎么穷酸成这个鬼样,身上连一株像样的灵药都没有?”
  被云轻舞一顿狂揍之后,银顾的双眼肿得只剩下一条狭小的缝隙。不过,透过这条狭小的缝隙,还是可以看到,蕴含在他的眼神中的想要骂人的冲动。银顾强忍下怒火,压低声音说道:“想怎么样就明说吧,没必要说这些废话。”
   平妖二十年 是由 小佛 创作的都市小说,情节引人入胜,苗疆三部曲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倾心打造,爱去看看首发,敬请关注 http://www.27kk.com/txt/8493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