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看看 > 玄幻小说 > 蛮荒狱 > 第二百四十五章 醒来
  方傲已经离开天君城好多天了,莫家族人发了疯地找他,却始终没有任何线索,最后,气急败坏的莫家将目光转向了天君山下山历练的弟子。
  在方傲静静地盘坐在寒冷的望月湖中时,遥远的天都城中正发生着一件轰动全城的的大事。莫家突然将爪牙伸向天君山下山历练的弟子,导致一天之内,大量的天君山弟子失去音讯,行踪不明。
  天君山马上派出长老搜寻失踪的弟子,最后只是确定幕后黑手是莫家,找不到失踪的弟子。很显然,莫家有备而来,不可能这么容易让天君山救出门下弟子的。
  与此同时,伴月城的望月湖中,众修者在窃窃私语,有人小声怀疑道:“的确是太长时间了,正常来说,耗费这么长时间一般只有两个可能,要么身死道消,要么成功踏入塑灵境了。难道说是寒精的作用?或者是,他早已经完成了突破,故意没有出来而已。”
  “从他的生命气息来看,他应该还没彻底完成突破,否则不会这么起伏不定的,他之所以耗费这么长时间,应该还有其他原因。”
  “可惜他太深入望月湖了,我们进不去,否则就直接杀过去了,哪里用得着在这里傻等。”
  这时,离方傲最近,已经闭目静修了将近一个月的简阅终于缓缓睁开了双眼。
  简阅是一个身材高瘦的男子,面容瘦削清冷,不怒自威,给人一种生人勿近的感觉。在简阅睁开双眼的瞬间,就感觉到了望月湖的异样,向来寂静无声的望月湖,今天却有点嘈杂。
  简阅环顾一下四周,发现来望月湖闭关的修者几乎全都醒来了,都在小声地窃窃私语,这非常奇怪。
  很快,简阅顺着众人的目光,找到引起这种异象的原因。在离他不远的前方,不知在什么时候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冰柱,而且冰柱中还冰封着一个年轻修者,那个年轻修者的气息很不稳定,但短时间内应该不会死去。
  简阅先是一惊,然后皱眉自语道:“这个人是谁?他竟然比我还要深入望月湖!可是,为什么会在望月湖中出现这么一个冰柱呢?难道深入到一定地步,就会被冰封吗?以前也从来没听过这样的说法啊。”
  “你们看,简阅醒来了。只有简阅才最有可能接近那个新人,你们觉得他会趁机出手吗?”
  “简阅才刚醒来,估计还没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吧,怎么会贸然出手呢。”
  “就算他想要趁机出手,也不一定可以接近那个新人啊,看起来他们两个好像相距不远,都不到百米距离,但是,已经深入到那种地步,每前进一小步都会是一个巨大的挑战,我觉得简阅很难再前进数十米的距离,除非他不要命了。”有人冷静地分析道。
  此时,方傲又在自己的右腿上成功铭刻了一缕道痕,截止目前他已经成功铭刻七缕道痕了,这对一个塑灵境来说已经很惊人了。然而,方傲还不满足,他感觉还没达到自己的极限,于是在最后关头又将一缕道痕接引进自己的左下肢中。
  简阅一脸茫然地向附近的修者打听消息,很快就得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脸上写满了震惊。简阅之所以十年如一日地在望月湖闭关,一步步地深入湖中心,除了利用这里极端的环境来提升自身实力之外,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想得到湖中心的寒精。
  简阅难以置信地自语道:“竟然还有这种事情,太不可思议了!他很快就要完成突破了,在场的所有人肯定都在盯着他,一旦他从里面走出来,肯定会成为众矢之的的,现在是我最好的出手机会,唯有我才有可能接近他。这是我们相差了近百米的距离,这对我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突然,望月湖外传来一阵嘈杂声,离望月湖最近的势力赶到了,足足来了十几人。
  “没有时间了,必须马上做出决定!一旦他完成突破,我就没有胜算了,进去也只能送死,现在是我最好的机会,也是唯一的机会。”简阅看了看望月湖外,快速地思考着,最后一咬牙,霍然起身,慢慢地向方傲走去。
  “天哪,简阅果然要出手了!”有人惊呼道。
  “简阅出手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毕竟现在只有他有这个能力,而且现在刚好是那个新人最关键的时刻,伴月城中的各大势力又还没赶到,对简阅来说,现在简直是绝佳的机会。不过,他到底能不能接近那个新人就难说了,毕竟他们相距了近百米的距离。”
  “各大势力会相继到来,很多已经在来的路上,无论简阅能否接近那个新人,他们都注定无法离开望月湖了,我们还是等着看好戏吧。”
  简阅的步履非常稳定,一步步地向方傲迈进。不过,他不可能像方傲那样一步十米,而是和普通人一样,非常谨慎地迈出每一步,而且每走一步都要驻足一小会,稍微适应一样,不敢过于冒进。
  区区百米,即便是对于一个凡人来说都是非常短的一段距离,况且冰封方傲的冰柱都有近百米粗,所以简阅没用多久就走过了数十米的距离,接触到了百米粗的巨大冰柱。此时,简阅只是步伐有些沉重,身体并没有出现损伤。
  有人惊讶地说道:“经过一个多月的闭关,简阅的体质又增强了一大截,我觉得他都快比得上一些普通的体修了,说不定他真的可以接近那个新人。”
  “望月湖虽然危险,但确实是一个难得的修炼圣地,不但可以增强修者的体质,而且可以增进一个人的魂力,配合这里浓郁的魂力,简直可以让一个修者得到最全面的提升啊。”
  简阅轻轻抚摸冰寒刺骨的巨大冰柱,看着其中一直纹丝不动的方傲,突然猛地一拳打向冰柱。伴随着巨大的轰鸣声,一股强大的寒流自望月湖深处吹出,让外围的所有修者都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然而,让所有人都震惊的事情发生,巨大的冰柱竟然丝毫未损,其中的方傲安然无恙。
  “这怎么可能?好歹简阅也是一个羽化境初期的强者,他全力的一拳,竟然不能毁坏一个冰柱?就是灵玉都不见得会丝毫无损吧。”
  “肯定是寒精的作用,否则一个普通的冰柱怎么可能这么坚固。不过,简阅显然也没有用全力,他应该只是试探一下而已。”
  简阅同样感到非常震惊,不过简阅马上压下了震惊之色,快速运转一段复杂的法诀。简阅身上蓦然腾起熊熊的暗红色火焰,照亮了清冷的望月湖。
  “那是简家的虚无诀,号称可以将一切都焚烧为虚无的法诀,简阅终于要出全力了,不知道是简家的虚无诀厉害,还是寒精更胜一筹呢?”
  “如果简阅依然无法撼动冰柱,那简家虚无诀的威名就要大打折扣了,说不定还要改名。”
  腾起十数米高的火苗突然快速收敛,全都汇聚到了简阅的右拳之上,简阅的右拳俨然成为了一个赤红的火拳。紧接着,简阅猛然出拳,一拳轰击在巨大的冰柱上。
  轰!巨大的轰鸣声响彻整个望月湖,所有人都死死地盯着简阅和冰封着方傲的巨大冰柱。
  耀眼的火光敛去后,众人惊讶地发现,巨大的冰柱依然屹立不倒,也没有出现巨大的缺损。在众人以为虚无诀都无法撼动一个冰柱时,清脆的碎裂声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众人循声望去,发现细微的列横正在巨大的冰柱上迅速蔓延,而且迅速增大。
  名震伴月城的虚无诀果然没有让众人失望,简阅也暗自松了一口气,其实,在决定动用虚无诀,他自己心里也没底。
  一拳起效之后,简阅受到了鼓舞,再次运转虚无诀,准备一举轰碎巨大的冰柱,将其中的方傲擒获。这时,被冰封在冰柱中,一直纹丝未动的方傲终于轻轻挣动了一下眼睛。方傲已经将第八缕道痕成功铭刻在自己的左下肢了,达到了目前所能承受的极限。
  “本来想在伴月城安静地突破,然后马上回天都城的,没想到又闹出了这么大动静,是我的问题,还是这些人太无聊了?”方傲有些无奈地在脑海中说道。
  轰!简阅连续轰出五拳,终于将巨大的冰柱轰碎,暴露出来其中宝相庄严的方傲。简阅的嘴角微微上扬,跨过巨大的冰块碎屑,继续步伐坚定地迈向方傲。不过,接下来的几十米才是他最大的挑战。
  “虚无诀果然名不虚传,简阅竟然真的成功了,那个新人还没完全突破,现在应该处于关键时刻,看来简阅可能要得手了。”
  “就算简阅抓住了那个新人又怎样,简家的人还没到,而湖外已经有两个势力的人到了,单凭简阅是保不住那个新人的,除非他一直呆在里面不出来,直到简家的人赶到。”
  “你快回去通知长老们,让他们加快速度!否则就没我们什么事了。”
  简阅继续前进了十数米后,终于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极度的严寒使得他的皮肤开始皲裂,他正在一步步地逼近自己的极限。虽然闭目静坐的方傲离简阅不到二十米的距离,仿佛触手可及,但这一点距离对于简阅来说又是那么的遥远。
  简阅眼神坚定地看着方傲,继续咬牙前进十米后,终于快要坚持不住了,他身上的裂痕触目惊人,密集又狰狞,非常的可怕,甚至已经见到森森白骨。
  “还差几米,马上就要接触到了,简阅能一鼓作气拿下那个新人吗?”
  “别看好像近在眼前的样子,但稍有不慎,这短短的几米就足以让简阅丧命,这最后的一点距离才是真正的考验,就看简阅敢不敢冒险了。”
  简阅停顿了一下,迅速从空间戒指中取出几枚褐色的丹药,猛地塞进嘴中,然后继续迈步前进。褐色的丹药入嘴即化,化为磅礴的能量滋养简阅全身,简阅身上的裂痕竟然在慢慢愈合。不过,随着简阅一步迈出,才刚愈合的裂痕,马上又开裂了。
  有人惊讶地说道:“连准灵丹都拿出来了,看来简阅也是拼了,不知道他能不能成功呢。”
  “几枚准灵丹算什么,要是能得到一颗寒精,都能换到几枚真正的灵丹了,那个新人已经近在眼前,简阅当然要拼一下啦。”
  然而,虽然几枚准灵丹所蕴含的能量庞大,但还是挡不住望月湖的严寒,简阅的身体依然在迅速恶化着,一些裂开的肌肤碎片已经脱落,看到了其中的森森的白骨。
  简阅又前进了五米后,再次停了下来。不过,这次简阅的脸上露出了浓浓的笑意。简阅快速运转法诀,凝聚出一个巨大的元气手掌,猛地抓向方傲。
  这时,望月湖中的其他修者坐不住了,有人惊呼道:“简阅竟然真的成功了,如果那个新人真的有特殊办法能获得望月湖深处的寒精,那这份机缘简直不可想象啊,简家又要崛起了吗?”
  有人则迅速做出决断,吩咐道:“你们几个快去打探一下,看简家的人到哪里了,想办法拖住他们,简阅就交给我们了。”
  然而,就在简阅以为即将擒获方傲的时候,一直紧紧盘坐着的方傲突然晃动了一下,又深入了十数米的距离,依旧在闭目盘坐着。
  简阅惊讶了一下,然后冷哼道:“哼,你以为你还有活路吗?乖乖束手就擒吧,即便在深入二十米,也还是我力所能及的范围。”
  简阅话音刚落,静静盘坐着的方傲再次晃动了一下,又深入了将近十米距离。看到方傲的反应,简阅的脸色马上垮了,不再多言,迅速伸出巨大的元气手掌抓向方傲。
  在望月湖极端的环境下,即便是法诀都要受到影响。简阅的元气手掌在快速伸向方傲的过程中,也在迅速裂解,脱落,然后变成虚无。
  所有人都在紧盯着望月湖深处的方傲和简阅,有人激动地说道:“快乐,马上就要触及到他了,简阅加油!他应该还没完全完成突破,不敢再贸然深入了,现在是擒获他的最好的机会。”
  简阅的元气手掌很快就只剩下一半大小,五只手指脱落了三只,眼看就要坚持不住了。不过元气手掌也已经来到了方傲的面前,对着方傲猛然拍下。
  这时,紧紧盘坐着的方傲突然睁开了双眼,对着简阅微微一笑,然后猛地一拳打出。
  “吼!”两条透明的蛟龙瞬间将简阅的元气手掌绞碎,然后重重地撞击在简阅身上。简阅大吃一惊,然后猛地吐出一口鲜血,倒飞了出去。滚烫的鲜血还没落地,便凝结成了殷红的血珠,然后落在湖面上发出清脆的声响。
  “怎么会这样?他不是刚踏入塑灵境吗,怎么会这么强?羽化境的简阅竟然连他的一拳都挡不住。”有人惊呼道。
  “看来他已经彻底完成突破了,除非他自己从里面走出来,或者天君亲自,否则没人能奈何得了他。”
  “他终究是要出来的,难道他还想一辈子龟缩这望月湖中心吗?只是简阅有点可惜了,耗费了几枚准灵丹,差点就成功了,还是棋差一招。”
  “也不一定非得出来,望月湖这种修炼圣地,有人一待就是几年,他也可以啊。如果他天赋异禀,能在几年内成就天君的话,那他就无惧任何人,可以大摇大摆地走出来了。”
  “呵呵,你是在开玩笑吗?他现在只是塑灵境而已,想要成就天君还不知等到何年何月呢,而且天君不是靠时间累积的,要是真的这么容易踏入天君境,那天君早就满大街地跑了,说不定他直接坐到圆寂都不一定能成就天君呢。”
  事实上,方傲在再次深入望月湖的时候,就已经完成了突破,他故意没有醒来,一是在感受一下自身的变化,二是为了弄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同时思考接下来的计划。
  在寒精的帮助下,方傲在体修一道的实力最终稳定在了塑灵境中期。方傲对这次的突破感到非常满意,寒精的作用比他想象的还要大,不愧是比火精还要罕见的灵粹。方傲觉得,以他此时的实力,除了羽化境后期的强者之外,根本无惧一般的羽化境强者,这也是方傲能一拳轰飞简阅的原因所在。
   平妖二十年 是由 小佛 创作的都市小说,情节引人入胜,苗疆三部曲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倾心打造,爱去看看首发,敬请关注 http://www.27kk.com/txt/8493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