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看看 > 玄幻小说 > 蛮荒狱 > 第二百六十六章 又一天君落幕
  毒老他们根本就不想出卖丹源,只不过是想利用桦风两人而已,他们既想趁机斩杀方傲,也贪图桦风他们的八株灵药。然而,自以为是的毒老,怎么也不会想到,其实这一切都是方傲主导的,在中年男子他们离开霁月商会那一刻起,结局就已经注定了。
  桦风冷声质问道:“你什么意思!还想对我们动手吗?你可知道得罪一个杀手组织的后果?”
  然而,中年男子不屑地说道:“没什么意思,我只是想说,方傲他们已经插翅难逃了,今天必死无疑,而你们,也完了!感谢你们送来的灵药。”
  中年男子刚说完,他身边的四个羽化境强者迅速围住了桦风四人。而在他们的上空,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从云层中慢慢走出,该老者正是霁月商会的朱长老。
  朱长老从云层中走出后,看了一眼下方的中年男子,微微点头,然后身形一晃,飞向向山谷中的方傲。
  桦风突然微微一笑,脸色阴冷地说道:“好一个注重诚信的霁月商会啊,我就知道你们不会这么爽快的,没想到你们比我想象中的还要龌龊。只可惜,你们聪明反被聪明误,太自以为是了。”
  中年男子脸色骤变,反问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在装神弄鬼吗?”
  中年男子话音刚落,两道黑影突然从附近的树林中掠出,径直杀向中年男子旁边的两位羽化境强者。
  霁月商会的人都认为一切尽在掌握中,桦风几人已经被完全控制,完全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变局,一切都发生得太快,他们还没来得及反应,就看到有两道鲜血溅起,一个羽化境强者瞬间抛飞,还有一个羽化境强者则惨叫一声倒地。
  中年男子迅速暴退,和桦风几人拉开距离,霁月商会的另外两个羽化境强者则迅猛出手,全力杀向奚觉和奚葛。
  拉开距离后,中年男子终于看清了刚才的两道黑影,震惊地说道:“王治!你们怎么出现在这里,为什么会和刺凌宗的人走在一起?”
  王治和另外一道黑影都是天都城的羽化境强者,所以中年男子一下就认出来了。这两个人和拜烔一样,都是突然消失了,没想到竟然在这里出现了,中年男子脑海中一下子浮现了各种猜测。
  然而,王治根本没有理会中年男子,而是和奚觉二人,联手斩杀霁月商会的羽化境强者。
  桦风慢步走向中年男子,微笑着说道:“是不是充满了疑惑?我来为你解答吧,原因其实很简单,我们都是逸安阁的人,方傲就是我们的阁主!”
  听到阁主两个字时,中年男子感觉自己脑海中一阵轰鸣,仿佛有无数雷霆在炸响。桦风简短的一句话,却蕴含着庞大的信息,让中年男子一下子呆住了,脸上写满了震惊。
  “知道了这个秘密,你也算是死得明明白白的了,觉悟吧!”桦风语气突变,迅速杀向了中年男子,掌指间光芒闪烁,出现了一道光柱,形似一把光剑。
  扑面而来的危险气息,使得中年男子瞬间清醒过来,然后猛地一拳轰出,一块白色的壁障在其拳头上形成,随着拳头的打出,迅速镇压向桦风。
  轰!山丘上发出一声巨响,强大的气浪让周围的一些的大树尽数折断。中年男子借助反震之力再次和桦风拉开距离,冷笑着说道:“嘿嘿,就算这一切都是你们设计的又怎样?你们还是失算了,有朱长老在,你们一个都逃不了,就算你杀得了我们,一样改变不了结局。”
  桦风似笑非笑地反问道:“是吗?我们费尽心思把你骗到这里来,你觉得我们会没想到这一点吗?”
  “啊!”桦风话音刚落,中年男子就突然听到一声惨叫,猛地转头,正好看到一道金黄色的流光在空中闪过,猛然撞在朱长老身上。紧接着,中年男子便看到血肉横飞,朱长老胸前出现了一个碗口大的,前后透亮的血洞,踉跄着倒飞出去。
  “吼!”山谷上空突然出现一个百米长的庞然大物,地龙老祖化出本体,嘶吼着杀向朱长老。
  朱长老脸色大变,捂着胸前的血洞,迅速暴退,怒吼道:“又是你这条臭蛇,刚刚和莫家撕破脸,你还想得罪我们霁月商会吗?”
  “呵,霁月商会很大吗?莫家大长老我都斩了,何况你这个老鬼,我看你不爽已经很久了,只是一直没机会出手而已。”
  “臭蛇,你最好想清楚,我们霁月商会不同于莫家,我们可是天都城中的超级势力,得罪我们对地龙一族没有任何好处,你们地龙一族才刚在焚寂山脉扎根不久,是想要被灭族吗?”
  “哈哈哈,真是大言不惭,当天我率领族人杀进天都城的时候,什么大势力没见过,还怕你们一个小小的霁月商会?少废话,今天要斩的就是你!你的死会算在逸安阁和刺凌宗的头上,与我地龙老祖无关。”
  “本想着趁机斩了方傲,没想到竟然中了你们的圈套,是我们被恨意蒙蔽了双眼,失算了。但是,想要斩杀我,你还不够资格!”朱长老面色阴冷地说道,用力一拂衣袖,甩出数根漆黑的短箭,迅速射向地龙老祖。
  “吼!”地龙老祖用力一甩尾巴,射出几片宽大的鳞甲,在半空截住了漆黑的短箭。地龙老祖冷笑着说道:“哼,我认识你也不是一两年了,你长期跟在毒老身边,你有什么手段我还不清楚吗?”
  “是吗?别太自以为是了,你不了解我,更不了解毒老,虽然我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你,但我们本就是为杀天君而来!”朱长老阴冷地说道,迅速从空间戒指中取出一个黑色的小玉瓶。
  然而,就在朱长老想要捏碎玉瓶的刹那,一道剑芒突然横空而过,将朱长老捏着玉瓶的右手直接砍下。朱长老的断臂,捏着黑色的小玉瓶,瞬间抛飞,在空中喷涌着赤红的鲜血。
  “拜烔!”朱长老和山丘上的中年男子异口同声地惊呼道。中年男子瞬间感觉内心一阵哇凉,朱长老刚出现就被重创,现在被两大天君围杀,连毒老赠与的剧毒都丢了,可以想象接下来会是怎样的局面。而山丘上,中年男子带来的羽化境强者也死的死,伤的伤,基本已成定局。
  中年男子长叹了一口气,失落地说道:“可恨啊,我们一直想着怎样斩杀方傲,想着对方只是一只蝼蚁,可以任凭我们拿捏,没想到对方的成长已经彻彻底底超出了我们的预料,天都城内没人会想到方傲就是神秘的逸安阁阁主吧,这一次是真的失算了。”
  霁月商会带来的几个羽化境强者已经别彻底解决,桦迁等五个羽化境围了上来,加上桦风,一共有六名羽化境强者,这是必死之局,毫无悬念。中年男子摇头长叹一口气,直接放弃了挣扎。
  中年男子长叹道:“方傲已经彻底成长起来了,天都城的势力格局将会发生剧变,只可惜,我没机会见证了。你们动手吧,给我一个痛快!”
  这时,一个熟悉的声音从中年男子身后传来,淡淡地说道:“你还有机会见证,只要你愿意臣服于我。”
  中年男子浑身颤抖了一下,猛然转身,震惊地说道:“方傲!”
  “阁主!”桦风微微躬身,恭敬地喊道。
  方傲摆了摆手,对中年男子说道:“目前天都城内没人知道我就是逸安阁阁主,这也是我最大的秘密,所以我不可能让你带着这个秘密离开的,如果你还想见证未来天都城的变化,就臣服于我吧。”
  “哼,虽然有些遗憾,但我也不是贪生怕死之人,怎么会轻易臣服于你,少废话,直接动手吧。”
  “正因为你不是贪生怕死之人,还算有骨气,所以我才给你这个选择,否则你早就死了。你是想就这样不明不白地死去,还想是留下一条性命亲眼见证未来的剧变呢?想死还不容易,随时都可以,但是,一旦决定了,你的人生也就落幕了。不久之后,霁月商会可能会从天都城中消失,如果那时候你早已经死了,谁又会记得曾经的你呢?如果你那时候还活着,谁又会在意你曾经是霁月商会的主事呢?你自己考虑清楚吧,生死全在你的一念之间。”
  桦风也劝说道:“霁月商会可能会消失,而我们逸安阁则会不断壮大,连身为天君的拜烔都臣服于阁主,你们曾经的晓然主事也追随在阁主身边,而你只是一个羽化境,你是觉得我们阁主不配吗?”
  “桦风,让他自己考虑吧,如果龙大和拜烔斩杀了霁月商会的天君,他还没做出决定,你就帮他做决定吧。”说完之后,方傲和云轻舞走向了另一座山丘,把紫茵和一只三四米高的荒兽放了出来。
  方傲说道:“紫茵,这些荒兽都是你自己在莫家抓的,想吃烤肉就自己动手吧,最多我帮你烤。”
  一听到烤肉两个字,紫茵的大眼瞬间就亮了,马上扑杀向高大的荒兽。这只八级的荒兽,体型是的紫茵的两倍,而且非常敏捷,让紫茵都有些惊讶。不过,紫茵虽然还不足一岁,但一身战力却非常惊人,完全可以媲美八九级的荒兽,所以紫茵用不了很长的时间,就将高大的荒兽给斩杀了。
  在高大的荒兽轰然倒地的瞬间,下方的山谷中,霁月商会的朱长老也突然跪倒在地,大口咯血,身上出现数个前后透亮的血洞和几道狰狞的血口。在地龙老者和拜烔的联手斩杀之下,朱长老终于快要坚持不住了。
  “噗!”朱长老忍不住喷出一大口杂夹着内脏碎屑的鲜血,面目狰狞地说道:“如果不是你们一开始偷袭得手,岂能把我逼到这一步,无耻的臭虫,有本事单独和我决一死战,轻易斩杀你!”
  然而,地龙老祖毫不在乎地说道:“激将法对我是没用的,这里又没有其他人,谁会知道你是怎么死的呢?再说了,你已经是一个将死之人,我为什么要冒着被你临死反扑的危险,和你单独决一死战呢,我又不傻。”
  朱长老虽然早就料到地龙老祖会在这么说,但看到他那不要脸的样子,还是气到脸部抽搐。
  朱长老死死地盯着地龙老祖,突然冷冷地说道:“嘿嘿,想要斩杀我没那么容易,我就算是死,也要拉上你们垫背!”
  看着朱长老那阴森的眼神,地龙老祖突然感到一阵毛骨悚然,瞳孔骤缩,然后以最快的速度冲天而起,同时对远处的拜烔大声喊道:“不好,拜烔快走,这个老家伙打算玉石俱焚!”
  轰!地龙老祖话音刚落,朱长老就突然散发出耀眼的光芒,然后轰然爆碎,变成了一阵血雾,染红了整个天空。恐怖的淡红色气浪迅速席卷,将附近的山丘尽数摧毁。
  在朱长老自爆的瞬间,方傲脸色骤变,迅速抓起身边的云轻舞和紫茵,以及那几个羽化境强者,在千钧一发之际,进入了药王鼎中。而在另一座山丘的桦风,则迅速抓住旁边的中年男子,以最快的速度向远处逃去,最后还是被气浪波及,掀飞到千百米之外。
  地龙老祖最先察觉到异常,反应的速度也最快,第一时间冲天而起,直接飞到了数千米的高空之上,所以没有受到损伤。但离朱长老比较近的拜烔就没有那么幸运了,先是被恐怖的能量轰飞,嵌进一座山丘中,紧接着,山丘爆碎,拜烔又被淡红色的气浪掀飞到数千米之外。
  在淡红色的血气染红天空的瞬间,天都城中所有修者都感受到了一股强大的能量波动,都在同一时间看向了两城交界的方向,一些距离比较近的修者甚至可以看到天空上淡红色的血气。
  一些老天君眺望着远处的血色天空,神色复杂,喃喃自语道:“最近还真是多事之秋啊,又有一位道友落幕了,我们这些老家伙也快了吗?”
  有些年轻的修者说道:“能让天空都变色的,只有天君才能做到,看来又要出大事了,这次又会是谁呢?”
  “天上那些淡红色的东西是什么?看着不像是法诀能量,反而像是一种物质。”
  “最近这段时间真是动荡不安啊,连天君都不得安身了,天池还没开启,天都城就已经开始乱了,让人担忧啊。”
  霁月商会中,毒老脸色微变,喃喃自语道:“刚好是在那个方向,不会是朱长老他们出什么意外了吧?应该不会!蓝仕带了四名羽化境过去,朱长老已经是中品天君,这样的战力,任何势力都不敢随便招惹吧,而方傲只是一个塑灵境而已,再怎么邪乎也不可能逆天的。”
  附近的山丘被尽数摧毁,之前幽静的山谷,瞬间变成了一片平原。天空上淡红色的血气慢慢降临,洒落在一些破碎的山体上。紧接着,恐怖的事情发生了,那些破碎山体上残留的草木,瞬间枯萎变黑,然后变成一堆粉末。由于朱长老自爆产生的平原,也在淡红色血气的覆盖下,迅速变成一片黑色,寸草不生。
  天空上的地龙老祖瞳孔微缩,震惊地说道:“糟糕,血里面竟然有毒!这个老家伙还真是阴险啊,死了都要坑被人一把,还好我反应快。”
  地龙老祖迅速俯冲向地面,找到了昏迷过去的拜烔,然后用尾巴卷起拜烔,迅速飞向方傲。
  远处,桦风和霁月商会的蓝仕从一块巨石背后走出,两人除了嘴角处挂有血迹之外,身上没有其他伤势。在爆炸发生的瞬间,桦风第一时间带着蓝仕远遁,恐怖的血气被山丘阻挡,没有直接波及到他们,他们只是被能量气浪所掀飞,所以没有中毒。
  蓝仕脸色复杂地问道:“刚才你为什么要救我?我是来杀你们的人,如果你刚才不救我,我现在已经解脱了。”
  桦风答道:“因为你刚才还没做出决定,所以你还不能死,在你做出最后决定之前,我们都有可能是同门,我不能见死不救。跟我去见阁主吧,霁月商会的天君已经死了,你也该做最后决定了。”
   平妖二十年 是由 小佛 创作的都市小说,情节引人入胜,苗疆三部曲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倾心打造,爱去看看首发,敬请关注 http://www.27kk.com/txt/8493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