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看看 > 修真小说 > v羿仙传 > 第二百四十二章 取死之道
  数年过去了,天陨湖湖边十数里范围依然是一片黄土。
  唯有青石土包间,零星点缀着的丛丛矮小灌木、细草苔藓,给这此片大地带来了点点绿意。
  当羿未目光触及天陨湖边某处微微凸起的青色石包时,神色突然微微一动。
  “哼!果然还不死心……”
  羿未冷哼了一声,眼中闪过一丝恨意。
  他微微一张口,吐出一个几近透明的戒指般大小的圆环来,再神念一动,那圆环轻轻一颤,便蓦然消失在了原地。
  羿未瞥了一眼掌中的火红小盾,又捻了捻另一只手上扣着的一张明黄符箓,眼中厉色一闪,身形缓缓向那青色石包落了下去。
  离那青色石包数十丈远处,羿未缓缓显出了身形。
  “……出来罢,候我如此多时日,也真是难为尔等了……”
  “哈哈,阁下果然还活着,还敢现身于此,实在豪气干云,本尊甚是佩服……”话音刚落,那青石包旁霞光一闪,缓缓露出两个身影来。
  一矮个中年男子,一光头白面的魁梧大汉,不是之前追杀他的姜天养与那曾大坤是谁?
  “豪气不敢当,在下只是念在彼此修行不易,如此这般对耗下去,实是无甚必要……”见得二人现身,羿未打量了矮个中年男子数眼,目中精光一闪,面无表情的淡淡说道。
  不知何种缘由,那姜天养气息较之半年前减弱了不少,似乎已经不再是筑基后期巅峰修为了。
  “阁下所言甚是,只是本尊师徒三人图谋十数年的灵髓被阁下横刀夺去,甚至还赔上了一条人命,阁下敢现身一谈,想必定能拿得出让我等心服的条件了?”
  矮个中年男子瞄了羿未一眼,面上霎时闪过一丝惊异之色,随即其眼底却掩饰不住的露出浓浓的喜色来,仿佛眼前的羿未是个唾手可得的宝藏一般。
  “如果灵髓真是关系到尔等进阶大计,在下对阁下的所作所为倒是颇为理解……灵髓我会给你三滴,但我等恩怨一笔勾销,自此天各一边,两不相犯,如何?”
  “哈哈哈……三滴灵髓?阁下莫非在打发叫花子?如此条件,换作阁下会同意么?”矮个中年男子闻言,似乎气极反笑起来。
  “嘿嘿,我若换作阁下,当然会同意,毕竟我此时想要走,相信阁下也无力阻拦,最坏不过你我继续对耗下去。在下还年轻,虽实力低微,但有的恰巧就是大把光阴……如果我没猜错,阁下若是错过此次机会,怕是永远失去进阶的机会了,其中轻重权衡,想必不用在下多言了罢……”
  羿未似乎根本不在意男子气极的神情,反而嘿嘿一笑,淡淡说道。
  虽不知道姜天养寿元将尽之事是否属实,但羿未还是决定试探一番。
  “嘿嘿……,连老夫境界受困之事也知晓,看来道友不但认得我姜某人,而且还极为熟识。如此甚好,阁下交出三滴灵髓,再除下面具,让我等见识一下阁下真容,老夫自会让你离去。”
  中年男子闻言,面色阴晴不定一番,沉吟片刻之后,似乎作了决断。
  “呵呵,在下不敢轻视阁下,阁下也莫要就此敷衍了去……你只需自行种下魂誓,灵髓自然会给你……至于在下真容嘛,你我从此便毫不相干了,还是给彼此留下一些空间为好,否则日后再次见面,只会徒生气闷,反为不美……”羿未见此,淡淡一笑道。
  “哼!阁下倒是下得一手好棋,好歹都让你说尽了,老夫自种魂誓之后,你若就此离去,岂不是显得老夫愚昧糊涂?”中年男子闻言,冷哼一声说道。
  “嘿嘿,在下自不会让阁下难做,此瓶中便有一滴灵髓,先送于你,权作示诚之意,阁下自种魂誓之后,其余两滴随后奉上。”羿未瞄了一眼男子身后那白面大汉,似乎根本不当心那矮个男子反悔,单手一翻,再屈指轻轻一弹,一只洁白玉瓶便化作一道白光向那男子飞射而去。
  矮个男子见此,眼中闪过一丝喜色,单手一抄,将那玉瓶一把抓过,立即便打开来。
  “咝……真的是灵髓……老夫终于得到你了,哈哈哈……”
  一股熟悉的诡异气息顿时扑面而来,男子双眼微眯,将那瓶口送至鼻下,深深吸了一口气,一副陶醉无比的模样。
  羿未淡淡看着大喜忘形的矮个男子,脸上一副无喜无悲的模样,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半炷香的功夫后,矮个男子似乎平静了下来,只手一翻,摸出一张符箓,随即口中念念有词,竟真的开始发誓起来。
  羿未见此,倒是愣了一愣,似乎真没想到对方会如此干脆的发起魂誓来。
  不过片刻之后,他耳廓一动,眼中精光一闪,不由得捏紧了掌中之物。
  而此时对面矮个男子已然发誓完毕,那符箓陡然化作一道黄光没入其天灵盖不见了踪影。
  “魂誓已毕,相信阁下不会食言而肥罢。”
  矮个男子冷冷的盯着羿未,口中淡淡说道。
  “嘿嘿,另两滴灵髓在此,阁下可要收好了……”羿未眼中闪过一丝讥诮之色,大袖一摆,两道白光顿时向男子激射而去。
  与此同时,其另一只手猛地往地面一按,‘嗡’的一声闷响,一时间红光大盛,一面硕大的红色巨盾顿时出现在了脚下,如同一只红色巨舟,将羿未一托而起。
  “轰隆!”就在此时,一阵剧烈的爆炸声陡然响起。
  羿未脚下地面某处,突然猛的蹿出一道银光,以迅雷之势,狠狠击了巨盾之上,将那巨盾撞的飞了起来,向空中一弹而起。
  同时,一阵刺目的白光自盾底爆射而来,白光之中,隐隐出现一个淡淡的人影。
  “哼!”
  羿未闷哼一声,内气一动,‘劈里啪啦’浑身骨节爆响声不绝于耳,其身形陡然间便变得丈许般高大。
  随后,他单足轻轻一点,那巨盾通体一震之下,竟突的改变了方向,以巨峰压顶之势向下一沉而去,硬生生将那白光碾压入了地底。
  “洗髓境!阁下竟然是性命双修!!!”
  片刻之后,羿未身后十余丈远处,从地底突然钻出一位须发皆白的矮个老者来,不是那姜天养是谁。
  其手持一枚银光闪闪的尖锥状法器,满面惊骇之色,双臂正抖抖索索的颤抖不已,似乎先前偷袭一击不但未建功,反而吃亏不小。
  而在姜天养出现的瞬间,先前与羿未谈话的那矮个中年男子突然身形一个扭曲,便化作点点灵光飘散无踪了。
  似乎此人只是姜天养施展出来惑人耳目的幻象而已。
  “阁下果然偷袭成性,若非在下对土属性法术颇有心得,恐怕还真发现不了你藏身所在……”羿未面无表情,心中却大感庆幸不已。
  姜天养所幻化出的幻象,他根本看不出半点破绽,若不是他对姜天养秉性有所了解,时刻提防,提前发现了地底异状,恐怕此时已是一具死尸了。
  这些老家伙深不可测,手段层出不穷,个个都不是省油的灯,一个小小的疏忽,就足以令他万劫不复。
  一念及此,羿未不由得提起十二分的警惕来。
  “师尊,瓶中并无灵髓,此人已猜到我等不会罢休,应是有备而来……”而那白面大汉检查过两道白光之后,‘啪啪’两声,将那两只玉瓶捏了个粉碎。
  “……老夫珍藏十数年的‘化身符’也奈何不了你,阁下年纪轻轻,便如此奸狡难缠,实乃老夫生平仅见……,不过今日,阁下若留下灵髓,以及在下方法阵中所获的机缘,老夫倒不介意放你一条生路……”
  老者见羿未伟岸如同神人一般的身形,惊异之余,眼中隐隐闪过一丝贪婪之色。
  “……阁下如此自信,看来是有十足把握将在下留在此地了,不过在你我生死相搏之前,在下还是要重申提议……修行不易,你我就此罢手,各取所需,从此两不相犯为好……”
  羿未似乎根本不受老者威胁之言,只是面无表情的淡淡说道。
  “哈哈,好一个各取所需……,不过,老夫所需的东西,阁下怕是不肯交出来,那就只有老夫亲自来取了……至于能否将你留下嘛,嘿嘿……待老夫将你抽魂炼魄之后,你自然便知晓了……”
  白发老者一副有恃无恐的模样,哈哈一笑,两手一抬,竟飞速掐动起手诀来,一阵诡异莫名的咒语声随即响起。
  咒语声中,数十丈方圆的地面顿时应声‘轰轰’抖动起来。
  那光头白面大汉见此,面色大惊,如遇蛇蝎一般,双腿猛的一蹬地面,‘轰’的一声爆响,身形突然拔地而起,径自退出了数十丈开外。
  仿佛这抖动的地下隐藏着可怕的洪荒巨兽一般。
  羿未见此,面色一沉,似乎确定再无善了的余地了,也不再多言,双手飞速掐动手诀,全身法力不要命的狂涌而出。
  同时其身形猛地一晃,突然消失在了原地。
  “嗡”的一声闷响。
  一圈白光竟凭空出现在老者四周,白光出现瞬间,一刻停顿都无,陡然一缩,就将那老者困缚了起来。
  白发老者只觉身上一紧,全身法力顿时流转滞涩起来。
  其口中的咒语也戛然而止,那轰隆隆颤动不停的地面刹那间便平静了下来。
  “此乃何物?……为何老夫对此物毫无所察……”
  “这……这竟然是法宝!你居然拥有法宝!!!”
  感受到白光中传来的庞大力量以及浑厚气息,老者目中惊骇欲绝,霎时面如死灰。
  “念在数年前你减过我灵石定额的情份上,已屡次给过你机会,不想你竟一意要行此取死之道,为之奈何?!”一个淡淡的声音突然在他脑海中响起。
  与此同时,老者只觉眼前一花,头顶一沉,一只硕大的巨掌已经牢牢按住了他的头颅。
  一个丈许高的人影,不知何时已然出现在他身后。
   平妖二十年 是由 小佛 创作的都市小说,情节引人入胜,苗疆三部曲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倾心打造,爱去看看首发,敬请关注 http://www.27kk.com/txt/8493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