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看看 > 玄幻小说 > 撼椿纪 > 第八回 人心夜景八方变
  “铃铃铃……”那铃声来自于柳离情的手腕处,铃声越来越绵密,也预示着失态的紧迫。原本清脆可爱的铃声,也变得成了一种噪音,直催得人心跳不止,几欲抓狂。随着铃声的加快,柳离情的手臂也跟着一同颤抖起来。她似乎是好不容易才抬起了手,然后从她的袖口发射出一道极细的灵线,那线上缠绕着幽微的紫光,并不显眼,甚至穿过了一个兵士的身体。一头扎进走廊的墙壁,然后才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中。
  霖箬只是静静的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他看出柳离情似乎不是布下探灵线的人,那铃声像只是在指引甚至是在操控者她,并不受她约束。
  “你带上十来个人,去正东方向。这探铃才响,逆贼只是刚刚距离这客栈半里而已。看到人不要硬来,想办法牵制住他,然后发流火弹将具体地点告诉我。”
  本以为柳离情会亲自去追,可是显然出了老乞婆认子的事情之后,她想了更多,并没有马上动身。
  “现在怎么办,她并没有跟着追出去。”霖忆低声的问道。
  “不急,你要相信我,”霖箬似乎很有把握,“只是我现在担心老乞婆的孩子,他在的位置应该能坚持半个时辰吧?如果可以我们先去看看老乞婆。”
  看到霖箬似乎是信心满满的样子,霖忆也没有再多问,点了点头。
  “如果不离开客栈,可以去别的房间看看吗?我想去看看老乞婆的伤势。”霖箬侧头向柳离情问过后,柳离情似乎在想着什么,只是抓着他房间的窗沿,看着楼下的十人小队冒着风雪向东方跑去。她只是点了点头,并没有说话。
  见他们两兄弟走向了那个为乞婆安排的房间,宋瞬莹和吴观也紧跟了上去,心中也是对这个婆子万分的担心。一行四人到房间时,只见那青瞳星见已经为老乞婆包扎好了伤口——一层厚厚的麻絮正被桑棉布压着包在老婆子的伤口上,桑棉布的条子,一条压着一条均是由左至右的等距排列,甚至连麻絮的边角都没有一点混乱,全都整整齐齐的收押在内里,处理的妥帖娴熟而细致。
  “这里有一颗地衣草茸丸,有止血愈合的功效,睡前服下;另外这四包药是消除炎症的清退除脓汤。一日两次,三碗水熬作一碗加入一些路边都可以见到的猪耳朵草做药引,相信三日这个伤口就没有大碍了。本来是应该给你开云台贝子汤的,一副就可见效,但是石云母昂贵且难找,身边也没有了,想这个药方更适合你的情况。”四人见栗歆筠正在一边收拾着药箱,一边用一种极为温柔的语气在告知着老乞婆药物的用法。
  然后他走到床边,用了一片贴地楠的叶子放在乞婆的额头,见那叶子没有变色,笑意不自觉的挂上了嘴边。这样的举动让霖箬回想起自己年幼时发烧,父亲也是用贴地楠的叶子来测试自己到底烧到什么程度——如果是浅绿、黄色,父亲便会告诉他好好吃药便又转身去了书房;但如果是橙色,甚至于红色,父亲的便会一直陪着他。
  那星见还是用那种让人十分舒服的声线叮嘱着:“还好,没有发热的状况。你旧伤未愈,本来想是有炎症的,幸亏你的底子好。但是如果最近有发热,咳嗽的症状一定要告知我。”
  见他说完,霖箬轻轻拍了拍门板打断了他:“栗前辈,我们可以进来看看吗?”
  “进来吧。我这边已经完了。”
  有这样的人在场,四个人的动作也不自觉的规整有礼起来。霖箬走到床边,看着那老乞婆,只见她似乎是要起身给他行礼,他便按了按她的肩头示意她躺着。似乎是已经习惯了,霖箬这个时候并没有嗅到那股腐败气息,关切地问到:“大姐,你好些吗”
  “本是无大碍的,世子不要操心了。我只是担心‘那个’孩子。”
  霖箬自然明白,只是栗歆筠在场有些话也不能明说,只是自己就已经毫不嫌弃握住了那乞婆子的手,说到:“你能做出这么大的牺牲,就证明你相信我。我向你保证,尽我所能,孩子都不会出问题。”
  “只要世子您能护着他,我便没有什么不放心的。只是请您务必要一直护着那孩子。”那乞婆的诚恳而谦卑的态度让霖箬觉得自己根本不配。因为这两个孩子的悲惨命运至少有一半是自己造成的。现在自己来搭救他们,除了被逼之外,顶多也只能算赎罪。
  “既然世子在此,那我先告退了。”栗歆筠说着就要拿药箱离开。
  “阳宗先生请留步。”
  “怎么世子不嫌我在这里你们说话累的慌吗?”栗歆筠连头都没有回,言语里也没有刚才的和煦,只有一种近乎止水的平静。
  霖箬顿时觉得这个本来因为士兵的涌入已经略嫌闷窄的客栈已经要装不下人了,因为落叶知秋的人实在太多。不过这也算是一个好消息,似乎这位阳宗先生心并不和柳离情一路。
  “我只是想问一些大姐身体的上的问题。”
  “那么你放心,我也只对这个感兴趣,别的我一概不问也一概不知。”星见停下了脚步,又转过身来。
  “不知道这个伤大好之后,能否请阳宗先生为大姐根治一下烧伤呢?我听闻医术中似有一种错阴倒阳之法,可以让人恢复如初。”
  “恩……”栗歆筠用鼻子长出了一口气,“这么跟你说吧,普通的烧伤,伤的是形体,《济民脉问》上移花接木的功夫已经足够了。错阴倒阳虽然是更高深的医术,但是天火伤的不止是形体,还有神魂,能捡回条命已是大幸。只能长期调理,以期延寿,多的也是不能了。而那些被烧过的地方,百年内,人畜都会出现各种病症。”
  霖箬此刻才更深的认识到天火可怕并不只在杀伤力,哪是自己当时随随便便就该提起的?
  “世子还有别的问题吗?”
  “那孩子呢,如果是没有烧伤的孩子会怎样?”
  “那要看情况了。比如那个孩子,是她自己在哺乳,现在没什么大碍,但是这样母乳入体,已经是伤了根本,越大身体越虚弱,也许会短命,这个要看造化。而这个孩子,”栗歆筠说到此处顿了顿,减小了声音,“应是会有一些短期反复发热的病症,等长大一些就好了。”
  原来栗歆筠是凭这个看出了端倪。听到此处大家都没有说话,只是齐齐的看向乞婆子。她此刻已经五内俱焚,试问哪个父母会愿意听到自己的孩子本来充满希望的日后早早就已经被注定了一个短命的结局呢?但是这个女人的坚强,并没有让她流露出一丝悲戚,反而是对着眉头紧锁的霖箬摇了摇头,这是一种来母亲的安慰。
  霖箬有一刹那是不愿正面看她的。他只觉得自己直视的目光在此刻恍然成了一种亵渎。这个被她无意所害的女人,此刻正在用一种无声的温柔宽恕着他,那光芒太过灼目,刺的他只能回避。
  “大姐,若是我们能平安离开,你和孩子就到卫国王府去养病,只要你们愿意,我可以倾尽所有来治疗你和孩子。”霖箬想也没想,这句话便说了出来。
  那乞婆子还是没有说话,甚至有些不置可否,笑着看着霖箬不住的点头。
  “若是没有其他的事情,我先告退了,只是我想给世子一个忠告,今晚的海客渡最好不要流太多的血。血什么时候总归都不大吉利。”说完栗歆筠便匆匆的离开了,霖箬有些疑惑。不过此刻他才注意到,在很多人一应睡衣的情况下,这个阳宗先生,却是衣着得体整洁,甚至是还随身带着一整套的“灵枢素问针”,腰间的“玄符青囊”也是鼓鼓囊囊的装满了符咒。
  “他这是要准备跟谁动手吗?”霖忆有些不解的问,因为这样的行头,就是茕国星见和济国医士的备战装束。
  霖箬摇了摇头:“就算是他知道了这一切,也没有出手的必要。更有一点,茕国干涉这样的事是不合法理的。”
  “算了接下来的事你是怎么安排的?事情到这里我已经看不明白了。”
  霖忆刚刚问完,见栗歆筠已经走远,霖箬走到门旁,抬手要关上房门,宋瞬莹便开口故意朝外面大声说到:“对了,应该把门关上。阳宗先生说吹不得风的!”
  霖箬现在是越来越对这个伶俐芳主有好感了,虽然两个人才认识,但是却一种默契,仅凭这样的默契就足够两人日后成为朋友。
  “现下这里都没有外人了,”霖箬走到其余人面前,示意大家聚拢在乞婆子的床边,然后压低了声音说到,“或者说是没有信不过的人了。所以我大着胆子想请求两位的帮助,跟我们一起救两个孩子。”
  宋瞬莹抬手示意他不必再说客套的话:“别的事情你求我们,我们也不一定应你,但这个事儿,即便你不说我们也会插手的。我现在想知道的是你接下来怎么计划的,还有就是你知道什么,需要我们做什么。”
  “我现在不方便明言,不管是因为什么阴差阳错,现在事情暂时还在我的计划中。不出意外,一会儿那个方士就会回来取孩子。我需要二位做的是应变。如果是有一些我不可估量的事情发生,凭二位的智勇应该可以化解一些横生的枝节。我下面要说的都是我的推论,虽然把握很大,但是并不是完全。”
  霖箬顿了顿开始说明时,霖忆已经是又拿出烟哨在大口的吸着:“其一,我因为某些原因,有些事情我是不能说出来的,我心中有几个猜想,所以在说明的时候我会绕过那几个事;其二,等到这个客栈的所有士兵和那女子离开了,还请这位剑客去将大姐的孩子抱来;其三,如果这中途出现什么时间上的差错,还希望芳主能出面跟她周旋,我现在已经被怀疑了,身份不是太方便;其四,我怀疑整个事情,找孩子可能只是一个借口,他们要的…”
  霖箬说到这里选择了绕开他觉得可能的言机,指了指宋瞬莹,宋瞬莹显然也是明白了他们二人都注意到的那个违和的地方:“你的意思是说,他们想抓的实际是那个方士。而那个方士身上有某个重要的东西,才是他们这次的主要目标。而这个事情,是不想让别人知道任何线索的,所以他们必须以一个看似紧要无比的理由作为掩盖是吗”
  “你们为什么会注意到这点?”吴观有些不解,而霖忆经过宋瞬莹这么一说,随即便开了窍,他接话到:“畋国已经败了,人口也被烧死了一小半,可以说短期再反已经不可能,这个废宗子要不要杀,已经成了一个可有可无的事情,要杀也只是买个心安,若是明着动这么大的手,难免会落个残暴之名,对神都来说有点以大博小的意思,不合适。其次,如果这个孩子本身有什么秘密,那么以四御台的能力直接把那方士杀了把孩子抢过来不行吗?为何沿路派人跟踪这方士再厉害,也厉害不过玄鸟女侍吧,所以他们可能是怀疑方士把那个东西藏起来了。第三,这群人一进来,你若说是为了查造户符,但是明明有黑袍子,为什么要打开我们的行李排查呢?”
  “哟!我还以为只有弟弟聪明呢!”瞬莹明着是打趣霖忆,实则是对这个没有受封的哥哥刮目相看。
  “我也一直以为只有面见世面的人才觉得笨人也可以修丹学。”霖忆也是一句话呛了回去。
  “但是你比起我和你弟弟还是晚了一步,看把你得意的。对了大世子,我们接下来等什么呢?”
  “我跟你说再等一会儿这个客栈里便一个士兵也没有了,柳离情也会跟出去你信吗?”霖箬信心满满的说。
  “你开什么玩笑呢?难道你让那个方士给他们下蛊了?”宋瞬莹问道。
  “铃铃铃……”只听还是那个足以让人崩溃的铃声已经打破客栈好不容易恢复的安静,一阵阵如催魂般从霖箬房间的方向传入众人的耳朵。
  “来的真巧……马上有要出去一队人了,芳主如果不信,就出去看着吧。”
  宋瞬莹只觉得他聪明,但是并不至于到让人任他摆布的程度,自是将信将疑的打开了门,看向了他房间的方向——柳离情的手又是那样不受控制的颤动着,只见又是那样的线从她抬起的手中射出,不过让宋瞬莹比较吃惊的是,这次那条线打在了东北的方向。
  随着探铃停止振动,柳离情开始在走廊里踱来踱去,似乎有什么纠结的事情正在思考着。只听那个头头问道:“大人,这个人怎么转向了?需要再派人去追吗?”
  柳离情看了看霖箬的方向似乎很为难:“这也不奇怪,刚开始他在东边,如果他已经知道身上了探灵线,他肯定是要扰乱我们的,不然只要我亲自去追,他必定跑不过。再说整个海客渡县城凭河而建,为了防御,修成了圆形,从这个客栈出发,任何两个方向之间都只是一个扇面的弧度,他要突然从东折回到半里范围内,又继续转向东北,并不需要多么上乘的疾行术。”
  “那么要属下派人去追吗?”
  “恩,你带最多十个人去。记住最多只能十人。”柳离情盘算后还是做了这个决定,只见那兵士就下了楼。不一会儿,十盏重明鸟灯笼便离了客栈向东北方向跑去。
  “很好。这个柳离情想到了我想让她想的东西。说来还是对承天部这块招牌太自信了。”霖箬有些自得的对宋瞬莹说道。
  “你不是说他们都会出去吗?一伍士兵五十人黑袍子五人,走了二十五个,现在加上女杀手就还有三十一个人。”宋瞬莹以为霖箬失算了,有些着急。
  “你慢慢看吧。”
  说着索性坐了下来,刚刚坐定,只听那探铃又响了,只是这次的线是指向正北。
  “大人他莫不是故技重施了?”一个士兵问着柳离情。
  这个方士比她想象中要狡猾的多,柳离情略微想了一下,开了口:“你带上最多八个人去追。”她说完话后没多久,霖箬只见窗户下八个人又离开了。
  宋瞬莹有点愕然,他到底是怎么做到的?心中又赞又惊的看着霖箬。
  过了一会儿那铃又响了,只是现在这铃声听起来已经不是那么烦人,反而是让瞬莹为着柳离情的焦头烂额而觉得有些许滑稽。这次是指向西北方,显然是方士又兜了个圈子。柳离情这次派了七个人去追。
  接下来半盏茶的时间里铃声便时常响起,依次来自正西,西南和南方,而柳离情则分别编了六人组、五人组和四人组前去追赶。眼下整个客栈只剩她一人了,而却是最紧要需被支开的那一个。
  毫无意外,来自东南方的那次铃声响了。现在能追赶出去的只剩下了她一个人。但是她却迟迟没有动身。
  霖箬知道她在想什么,也是整个布局中唯一能让霖箬去赌的一个点,事情发展成这样如果要说柳离情不怀疑那是绝对不会的。
  他低声道:“她现在心中无外两个想法,一个是怀疑,一个是去追。如果他们最大的目标是那个方士,那我赌她会追出去。”
  霖忆此刻十分紧张,成败也在此一点,不知道这个女杀手会不会如霖箬所想一般,所以他大口大口的抽着烟哨,直到被猫儿草狠狠的呛了一口,他咳嗽了几声之后却出现了让他欣喜的进展——柳离情果然起身了。
  临行前,那女子来到他们的门口站定说到:“风大雪紧,高人众多,世子最好还是不出去为妙。承天九部想要抓的人,只有暂时没抓到的,没有永远抓不到的。”
  “姑娘说的是了。”霖箬面容不改,只是一味笑盈盈的看着她。
  他话音未落,柳离情便一个悬空术又从他的窗口跃出朝着东南方向,飞速的遁入了大雪之中。
  估摸着柳离情走远了,霖忆便将老乞婆孩子的所在告诉了吴观,吴观便也飞身出了窗户。
  心急的当然还有瞬莹。她起身关了门。马上开口说到:“要不是今天见了活人,我还真不相信别人说卫国世子聪明绝顶,机变无双呢。我都想叫你神仙了,你到底怎么做到的?”
  “其实有多难,只是柳离情和你们一样,都忽略了很容易忽略的东西,”说着霖箬起身拿着重明鸟笼,走到窗户边,“她和你们都一样,认为谁要藏婴,则造户符就必定是那个人的而已,就这么简单。”
  只见霖箬推开窗,将重明鸟笼提到了窗口旁的位置,然后拿出了自己袖里的一方丝巾,遮了一下那重明鸟笼,然后又将丝巾挪开,如此反复了两次。于客栈外面看来,那闪烁的灯火,就成了风雪天里最明眼的信号。
  “造户符的原理,是将一个物品做标记,然后跟另外一个空间链接,在需要的时候在指定的位置将那个空间的一部分按照标记物体的体量召唤出来,”霖箬一边说着,一边转过头,将鸟笼放在了刚才的位置,“既然可以标记婴儿,那么就肯定可以标记成年人。我让那方士标记了自己。而作为方士,随身都是蛊虫,只要他再用有他巴掌大小的蛊虫作为连接空间。然后朝着不同的方向让这些蛊虫飞出。而他只要在一个离客栈很近的地方,等到时间一到控制蛊虫到达半里外的位置,接着依次启动造户符,让自己的手掌可以进入,就可以触发柳离情的探铃了。这样无论他想造成自己在什么位置的错觉,都是看他想不想而已。”
  只见霖箬坐下接着解释道:“顺序也是安排好的。这样就可以提前知道他们人员排布,而最薄弱的那个方向,就是孩子的生路。”
  霖箬此番话刚刚说话,只听到布匹拍风的啪啪声一过,一个通体黑衣,头上缠着极不和谐水青色头带的那个男子已经从窗户腾跃而入,定定的站在他身后。
  “按照约定,我已经给你们找到了生路。是正西方,那里只有六个人,就算有别的路来支援,也不会超过二十人。柳离情去了东南方,不好赶过去。而正西的路通向桑国的腹地,不是官道,想来凭你的功夫要绕过小关卡并不难。”霖箬说完回国头冲那人笑了一笑,然后叮嘱到,“快上路吧。”
  “在下佩服!”杜坤泽双手抱拳行了个礼,“半年之后,我会亲自去临墨给你解毒。”
  “为什么要那么久?”霖忆有些生气,一晚上废了那么多功夫,居然还要等半年。
  霖箬伸出手拦住了自己的哥哥,笑着说:“哥哥别生气,他这完全是一番好意。我能等。速速带着孩子走吧。”
  “不急,马上我也要请你们看一场好戏。戏只要开演,我即刻离开。”杜坤泽抱起了孩子,看向窗外——那景象虽然不算宏大,但是也十足壮观,五十盏透亮的灯笼,此刻正如同落在地上的星火一般,以客栈为中心,齐齐向八方散布开去,那景象在这个深沉的冬夜,充满了希望。
  这是霖箬当晚看过最让人着迷的景象,只是这个景象实在太过短暂,就如同希望总是充满了漫长,而绝望却如排山倒海。那些灯笼须臾间都齐刷刷的熄灭了,随之而来的是一连串哀嚎,似魑魅魍魉的鸣叫,突然爆炸在这个小县城的上空。
  霖箬明白了!他为了有更大的胜算,提前布好了蛊阵!倘若是临时对敌,他做不到瞬灭五十人,但是只要有足够的时间,他完全可以!而是霖箬自己为他争取了这场杀戮的时间。
  霖箬愤怒了,假若一个生命的生要伴随着对另一个生命的剥夺,那还有什么意义?他转过头瞪着杜坤泽,愤怒的问到:“生路既然有了,你何以至此?他们都只是普通的兵士!”
  “我只是在扫除所有可能的变数。混乱越大,希望就越大。”杜坤泽回得冷淡,仿佛理所当然。
  “我真是后悔我帮了你!”
  “世子也帮了你自己。不光是为了身上的毒,也为了身上的罪。”杜坤泽冷冷的看向远方,语气坦然,“生与死,希望与绝望,本来就不是笃定拥有的东西。任何的杀放夺予都是一场豪赌,有时赌的是别人,有时赔上的是自己。光暗相生,祸福相依,这是最简单不过的道理。世子是聪明人,不会想不明白。”
  霖箬愤怒,他想挥拳打向这个人,但是这句句诛心之语却让人无法辩驳。
  可就在这时,窗前的景色开始不对起来,一种他从未感觉过的诡异与恐怖直冲他的脑门。
  “不对啊,怎么会这样的……”宋瞬莹看着那景象,惊讶的说不出话来。
   平妖二十年 是由 小佛 创作的都市小说,情节引人入胜,苗疆三部曲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倾心打造,爱去看看首发,敬请关注 http://www.27kk.com/txt/8493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