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看看 > 玄幻小说 > 撼椿纪 > 第十二回 术谋义血斗尸魔
  血雾排山倒海朝着众人灭顶而来,如天河倒悬,瀑布倾泻,只逼得人紧闭双眼屏住呼吸,就连身体也止不住的弓了起来,下意识的用手抓住身边的桌子柜子,仿佛一松懈就会被这烟浪卷走。
  就在那雾气碰触到他们的一刻,众人只觉得窒息,那样的压迫感,就如同巨浪盖顶。就在此刻,宋瞬莹的灵蝶发出一阵强烈的闪光。等大伙儿开始慢慢睁开眼时,只见灵蝶在他们的额前剧烈地扇动着翅膀,就像逆着风在飞行。与此同时在他们身边已经形成了一层如鸡蛋壳般的玫色灵罩。
  霖箬侧过头看了看旁边瞬莹,额角已经沁出了丝丝汗迹。
  “没想到还真有作用!”栗歆筠惊赞着伸手探了探那层灵罩,这下就算是血魃攻进来,至少大家也有机会与之交手,而不至于腐烂在这血雾里了。果然如他所知,幻术的基础就是搜集周围环境中碎片化的微小灵能,以术者本身的灵力作为介质将这种碎片进行修改和放大,趁着对手精神松懈的瞬间,强行将被修改之后的灵能植入五感,从而对感官进行抑制或者放大的一种术法。宋瞬莹的作法显然是受了柳离情用素蜂作为媒介的启发,将这个幻术的启动机理倒转了过来把各人身上的感官的灵能和感官碎片化通过灵蝶进行放大,再加上栗歆筠后来灌注了一部分的自己的灵能,就形成了一个个微小的灵脉生莲术。
  突然那些碰到墙壁的血雾如同回头浪一般的拍回,掉转头直直的冲向那些蹲在过道口的人群,势头甚至比高才雾气涌入时还要猛烈。而过道口的人群中有很多卫国的“残骨”。这样的攻势,仅凭放大感官的能力和二人分摊给他们的灵能显然是无法抵挡的,栗歆筠急忙想要再分散一部分灵力出去。
  “阳宗先生还请保存实力。”他恍恍惚惚听到了宋瞬莹的声音,只是那声音似乎不是传来,而是直接在他脑中发出。霖箬也“听到”了她的声音,可侧身看去,瞬莹的嘴巴却从未动过。
  “姑娘这是‘交感’吗?”霖箬居然又听到了栗歆筠的声音。
  “是的。这样大型的幻术会强迫术者进入梦定状态,封闭自身的五觉与受体进行交感。尤其是晓蝶术,连自身的灵能都会四散而出。由于我把这个术反过来了,现在大家的的感官就通过我连起来了。”
  “也就是说大家的一部分灵能现在也是共有的对吗?”栗歆筠问到。
  “恩,先生可以理解成一种均贫状态。原本灵能高的人强行被抽出了一部分灵能,平均分配给其他人。先生被抽出的应该最多。为了保证这个术的持续,还请先生尽量保存灵能。”
  听到这里,栗歆筠明白了这个术的弊端,待那些血魃进来之后,他必然无法放开手脚,尽力施术。
  雾气弥漫中,一声让人心惊的嘶吼声穿门而入。接着那些红点便开始快速朝他们涌来,数量之多令人咂舌。那群尸跑动声响隆隆,如万军行过地裂山崩。
  不过那些血魃的经过一阵跑动后,居然往下坠落掉入一个个凭空出现的大坑里,随之就是地底传来一阵阵连续爆炸的闷响,那阵阵闷声沿着大地四散而开,掀起的震动让人脚底发麻。接着一阵火光由地下窜起,一些残肢碎屑被推出深坑,抛向空中。
  “想不到你还有这种本事!”宋瞬莹的声音传入了霖忆的脑中。
  “彼此彼此。地动弹和起爆弹而已。都是些小玩意儿。”这些东西本是霖忆带来战场防身的。
  趁着这个当口,吴观走到了窗边,从怀中向外连扔了七八枚鹅黄色的“龙卷风华”符。那些符篆悬在空中,待吴观的咒语起效时,便自发转动起来,形成了七八柱微小的龙卷风,有些血雾就被风柱卷积着带到了半空中,又落向了远处,虽然总体上雾量并没有减少,但能见度明显高了许多。只是被卷进风眼的雾气,虽然被龙卷风暂时拖住了行动,却还是伸出了一个个的烟臂,试图挣脱风卷扑向人群的方向。
  地面因地动弹龟裂出了许多坑洞,但那些行尸只浑然不觉,前赴后继鱼贯而入。不一会儿那些坑洞就被填了个半满,快要限制不住那些血魃的行动了。在巨大的尸量下,起爆弹也仅仅只能让那些还在坑中乱动的血魃向上微微抬起一下了。
  眼见着一些血魃已经爬出了坑,吴观立马催动起手中宝剑,连发两个剑诀。只看琉璃三昧剑,显现出近百分身,然后无数剑影就夺窗而出,杀向尸群。他使的这“金顶剑诀”已是无量剑阁比较高深的御剑套路。“天穹化星”和“列子御风”这两招若是沙场对敌,歼灭一队不是难事。可那血魃又如何跟人比?剑气过处,有些行尸被击倒,有些行尸被断了手脚,有些被削了头颅。可丝毫也不能阻挡他们前进。
  霖箬只分明地看到一个被腰斩的行尸,居然还在以手爬行着,身旁就是几个长着血眸的头颅,嘴巴还在贪婪的开合。
  吴观虽然知道自己的招数并不能消灭这些东西,但是还是一遍又一遍催动着剑气,哪怕是拖延一阵,或者切的粉碎一些也是好的。
  但那些血魃如蚁群一般,一个倒了一个又来,新的还没制住,旧的就又爬了起来,与客栈的距离越来越近,再过不久堂中众人就会成了瓮中之鳖。随着包围圈的缩小,血魃之间的距离也是越来越近,这是霖忆在等待的时机,他拿出烟哨,不过这次并没有吸,而是吹响了它。
  那烟哨的声响,就如同一个命令。浮在半空中的那些纸鹤快速的朝着尸群的下方俯冲了过去。一贴到血魃的腿部就变成了一滩滑腻粘稠的白色石浆,而那石浆会自己流动,直到和地面连成一体后,又迅速石化封住了尸群前行的脚步。那些无法行动的行尸用力向前探着身体,以至于一些的脚都被自己扯断了。
  接着又是一阵哨响,原本慢悠悠在空中飘动的孔明灯,却无声而快速的排布到了那些无法行动的尸群上方,化做了一个个火流星向被流石浆固定住的尸群砸去。
  火势开始在尸群中迅速蔓延,不会撤退的血魃,须臾间便被点燃了不少。
  “阳宗先生,这些血魃被烧成灰了应该不能再起来了吧。”霖忆看那火势凶猛,也实实在在的消灭了一些血魃,便想着为什么五百年前就没人提出过火攻呢?
  霖忆的丹学造诣实在是栗歆筠没有算到的,但是他并没有因此而欣喜,众人只听脑中一阵他的声音响起:“剑客,有水符吗?请赶快灭火!”
  吴观对这个决定甚是怀疑,但接下来的动静便让他明白了——那些着火的行尸并没有如他们所料被烧为灰烬,火焰将尸体上的血肉燃烧殆尽后,烤化了脚底的流石浆。剧烈的火焰从残余的骨头缝隙之间喷出,将周围的空气燃的噼啪作响。
  那些燃烧的血魃成了一个个可怖的火骷髅。失去了血肉的它们速度明显变快了。门外的几只被客栈的栅栏拦住,已经点燃一些细小栏杆,再这么下去恐怕整个客栈会烧起来。先行挣脱的几只骷髅已经冲进了门口,朝着霖箬的几个位置靠外的仆人的方向扑了过去。
  尖叫声乍起,众人开始慌乱地四处而逃,由于人数多,大厅显得并不宽敞,并不能立刻散开。只见两个血魃对着霖箬的一个仆人的灵罩一阵撕咬,那灵罩便出现了缺口,血雾如蜂群般聚拢过来,瞬间就将那个仆从融成了一具血尸,那人的灵蝶则是被血魃抓住塞进了黑咕隆咚的口中,转眼就消失了。它们立刻便向第二个人扑去,那是一个贾国人。
  吴观将一部分的剑召回,拦在了门口,暂时堵住了更多的血魃。本想赶快御剑将那几只堂中的血魃砍倒,可乱跑的人群将他压倒在了地面,以至于根本看不见血魃的位置。
  不知道是哪个胆子稍微大点的人朝着一直血魃丢了一个板凳,可那怪物不为所动只是只是用手抓挠着,一会儿之后那个贾国人的护罩也因为灵能无法抵抗而被撕开,他大尖叫着用手奋力抵住了血魃的脖子,可血魃恐怖诡异的力量出人意料,一下就将他的手臂折断,随即就把他的脖子咬去了大半,血液疯狂的喷溅着,引来了大团血雾聚拢过来,将那些喷洒的新鲜血液转化成了更浓厚的雾气,而剩余的几只血魃蜂拥而上,只把那人的尸体啃的千疮百孔。这画面已经让一些人吓的挪不动步子,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血魃拖着扭曲的步子朝自己杀过来。
  一个靠得近一点医士连忙动用十来只银针想要暂时封住那些怪物的行动,可是他没有想到,那银针直接将其中一具行尸的手臂击成了碎片——而那些碎片喷洒到了旁边的一个卫国人,那人的灵罩瞬间破裂,便被聚拢来的雾气腐蚀了。
  这画面让霖箬惊恐万分,他终于明白了刚才栗歆筠要灭火的原因——原来这些行尸的骨头被火煅烧之后质地变脆,很容易变成骨灰四处飞溅,而那些骨灰也是会破坏灵罩的。
  “吴观,吴观你在哪里?”霖箬急切的在心中问着,刚开始死掉的那个卫国人,已经站了起来,通红的眸子正看向他的方向。霖箬连忙从身前的那张桌子抓起了栗歆筠的簪子。
  吴观好不容易蹲了起来,便马上回答道:“我刚才被推倒了。”
  “快点想个办法把火灭了……”霖箬的想法未完,那个平日伺候他的人已经伸着嶙峋的爪子向他抓挠过来。也不知是哪里来的勇气,他闭着眼睛用那根木簪朝着那个怪物扎过去,虽然没有扎到栗歆筠说的那个位置,可是那血魃应声倒地,看来这无根之木确实有作用,而且血魃也不用扎到眉心。那血魃倒地处,恰好触发了霖忆布在宋瞬莹周围的泥沼弹,在他们身旁形成了一片泥潭,那血魃的尸体便缓缓的向软泥中陷进去。
  吴观艰难的支撑着身体从怀里掏出了一枚“甘露普降”符,忙朝窗外扔去。一阵雨水过后刚才还燃烧着的血魃身上的火焰已经次第熄灭,只是一些体量较大的血魃身上因为油脂的原因还有少量的地方在窜着火苗。那水火在血魃身上交汇冒出了滚滚水气,空气中突然多了一股浓烈的焦味儿。
  连连施术,已经让吴观的体力衰竭,那些挡在门口的剑已经不如一开始牢固,开始抖动着出现虚影,终于是消失了。他蹲在地上大口的喘着气,再也无法动弹。
  随着门外血魃的涌入,倒下的人越来越多,场面完全失控了,有些人开始朝楼上跑去,而怪物也紧随其后。那些死去的人又纷纷站起,堂内的血魃已是越来越多,宋瞬莹本来想将那些无主的灵蝶收回,以补充渐渐枯竭的灵能,可是那些新起的血魃,却敏捷的将那些灵蝶一一抓住,用他们那散发着血腥味儿的唇齿把灵蝶嚼得粉碎。
  随着一阵躁动,霖忆看向一楼的客房处。一群贾国人正在拍打着关押“三头狐狸”的那个房间的门。可是里面的人把房门死死的抵住了。
  “老爷,让我们进去啊!”那个账房师爷大喊着,可里面的人并无所动。
  其中两个身体比较结实的人便开始侧身推挤着,想要强行把门打开。谁知道里面居然隔着门飞出了好多飞石铁,那些飞石铁打穿了明纸,将那两个大汉瞬间击倒。
  两个大汉满是弹洞的身体开始不住的往外喷着鲜血,黑雾便朝着那个方向卷了过去。不一会儿,他俩熔烂的身躯就又站了起来。围在门前的人前后都是血魃,进退不得,不消一会儿功夫,便全数死在了行尸的爪牙之下。那些血液将四周的墙壁和房门都涂成了满满的红色,血雾便更加浓厚了。最后那些亡者们复活了,开始大力的推搡着那道门。不过昭阳似乎把门封的很死,那大片的尸群很快就被堂上的活人吸引了,纷纷掉转头跑了过来。
  很大一部分跑向了栗歆筠的周围。现在他的身边已经聚拢了可能是最多的行尸。为了保存灵力,他只能用银针将那些血魃定在墙壁上。他周围的三个小医士频繁的催动符咒用颤灵波将那些怪物暂时打退。可是不一会儿那些血魃无穷无尽的拥过来,将他们围在墙角的位置。有一个行尸布满烂肉的手径直向他身后的柳离情抓去,他反应过来时距离已经太短,来不及发针了。眼看那怪物就要碰到柳离情的灵罩,一个小医士飞身一撞,将那个血魃撞到了一旁。眼看着他也跟着飞将出去,栗歆筠想伸手去拉他,可是那个小医士似乎很明白发生了什么,将手缩了回去,他的灵罩瞬间被背后那群血魃挠破了,一群血魃就把他按到地上,层层围住。伴着他声声摧心裂肺的惨叫,空中到处都是他的血液肉片,
  “大方!”另外一个小医士大声呼喊着他的名字,可他的眼前血红一片,只觉得自己的手脚纷纷被拽开,一张散发着恶臭的嘴便映入了他的眼帘,一阵锥心的疼痛后,半张脸已经在那怪物的嘴里。跟着觉得肚子一空,便陷入了永远的黑暗。
  “啊!”那个喊他小医士疯了似的用颤灵波轰击着他周围的血魃,可是一切已经太晚了,他们看着大方又站了起来。
  就在他们震惊于眼前的景象时,一个血魃从盲区的角落飞扑进来,直接按倒了那个崩溃的小医士,随着灵罩的破裂,他也被血魃群按在身下。左手还在试图从青囊中拿出符咒,不过在他摸到符咒正要施术时,只看到那只手已经被怪物叼在口中。
  栗歆筠终于不能再忍了,他身边出现了那些流星似的灵火,但被他身前的小医士拦住了,那小医士镇静的问他:“师尊,如果你的灵能枯竭了是什么后果?”
  听到这话的栗歆筠心头微微一怔,那小医士从脚边掏出了一把极小的柳叶匕首:“师尊,你以前总是说,我们不用学太多的武器。但是我没有听你的话。我只觉得若是连柳叶匕首都用不好,那么应该怎么为人刮骨呢?我可能是最不听话的学生吧!”
  那小医士微微一笑将头转了过去,只见他用那柳叶刀剜开了手上的动脉,鲜血喷涌而出,黑雾瞬间朝他聚拢而来。他拿出了所有的符咒,用里面的大部分放出了几十发颤灵波在行尸中轰出了一个暂时的通道。便快速冲了出去,朝门外跑着,一边跑一边用剩余的符咒开路。直到用光了符咒,他便自己冲破了灵罩,那不断喷涌的鲜血吸引了屋中的黑雾和很多血魃。它们都暂时朝着他的方向去了,就在此时,栗歆筠的周围出现了很多的空隙。只听他一边跑,还一边冲栗歆筠喊着:“告诉我姐姐嫁个好人!”
  栗歆筠看着他去的那个方向,怎么都无法动弹,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只觉得心中隐隐有刀子在扎着。为什么他只能看着自己的学生一个个的死去?自己的灵能不是共认的高强吗?自己这数百年的修习到底有什么用?他活着又有什么用?天火来的时候,那些学生也是这样,一个个消失在自己的眼前,自己却什么也坐不了。
  “先生,到这来!”眼看着尸群已经打开了很多缺口,霖忆朝他大喊着。
  可栗歆筠一动也没有动——这样的场景,就如同那个风族的少年一样,那天夜里,就是他吞下了树魄,自己对自己施下了尸解术……他们相识的时候那个少年方士说,他家门口是一片大大的池塘,那池塘里好多鱼,每到夏天下雨的时候,那些荷叶就随着风飘荡着……“你以后有空去看看吧,很漂亮的。我们可以钓鱼,然后让我爸炖给我们吃!”五百年的那句话,现在就这么不经意的想起来了。可这五百年自己都没有去过。自己单独的一个人又怎么去呢?
  “先生!”霖箬的声音很响,栗歆筠终于回过头去麻木的看了看他。
  凡人们短短几十年光阴,就可以参透天地。自己几百年的生命,自是有机会悟透更多道理。但在他无边的生命里,他长久感受到的只是一种沉寂,一滩死水般的沉寂。这几百年来,他都逼自己活在这种沉寂里。尘世间没有任何一种情谊能长过木人的寿命,从那次过后一次次重复的诀别里,他只能学会这种无情——永远不要开始一段关系。不然他将如何面对这突然分别后带来的空虚?
  这样的空虚,逼他成为了一个似乎不存在的人。他和任何人都不会产生交集,对于任何人也都没有意义。这样便可以心安理得的看着那些被人等待着生命,一一先他而去。
  众人都看他呆在原地,眼见着血魃又开始聚拢到栗歆筠的周围。霖箬一声声的叫着他,他都没有答应。就在他快要被重新包围住时,一双手把他提了起来,那人用剑挑起了柳离情的腰带,便带着二人朝着柜台的方向腾跃。
  吴观观察了很久,霖箬兄弟两和一群卫国人正守着宋瞬莹。他们所在的那个柜台处血魃并不多,大部分被霖忆丢下的泥沼弹给拖住了。而偶尔的一两只趟过泥沼的血魃也被霖箬用发簪刺倒了。
  虽然带着两个人,但是吴观身法还是很敏捷,他踢了三张凳子作为踏脚处,几下腾跃便越过了泥沼。等他站定后,便连忙将二人放在地上,栗歆筠还是一味的失神。吴观火急火燎地跟霖忆说道:“快点将那些板凳处理掉!”
  霖忆掏出三个紫色的弹丸,丢向那三个板凳处,那三个板凳瞬间便融化进了泥沼中。大批的血魃突然向这个方向聚拢来,纷纷的踩进了泥沼,而后面的血魃拥过来又将前行的碰倒,就正好形成了踏脚处,再这么下去很快那些血魃就会越过泥沼陷阱。
  霖箬看着那已经分不清是不是地狱的大堂里,尸群正在向他们的位置缓缓而来,其中那么多熟悉的身影。那些刚才还鲜活的生命,那些平时伺候着他起居的人,现在正张开血盆大口,迈着扭曲的步伐,想将他生吞活剥。他不再怕了,因为这种无边无际无可反抗的绝望本来就没有畏惧的意义。
  “大方”也在那个尸群中,那素阳皓雪服格外扎眼。他们牺牲的价值难道就是为了让众人能苟且多呼吸几口气吗?
  绝不!
  霖箬撕下了一块栗歆筠衣服的下摆,那里已经沾满了逝去医士的鲜血。他用那块布包好柜台上的一个酒杯,重重朝一个血魃的面部砸了过去,可这些麻木的尸躯又怎能体会鲜血淋漓的生命?那血魃的头只因为这力道朝后稍微扬了扬,似乎并不感兴趣,只是用畸形怪异的步伐在泥沼中蹒跚移动着,朝他们的方向慢慢靠近。唯有血雾附着在了那染血的布片上,跌入了泥沼里。
  这是最后一个疑问了。霖箬心想着。
  “瞬莹,你听着。或许这是你这辈子施展的最后一个术,但也可能是最大的一个术……”
   平妖二十年 是由 小佛 创作的都市小说,情节引人入胜,苗疆三部曲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倾心打造,爱去看看首发,敬请关注 http://www.27kk.com/txt/8493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