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看看 > 玄幻小说 > 撼椿纪 > 第十五回 陌客不得上西舟
  那群血魃急奔的脚步轰隆传来,与露台的木板共鸣着,发出巨大的声响。伴着那声响,木板搭的露台上下颤动,震得人全身发麻。
  眼看它们越来越近,众人已是没有耽误的时间。霖箬伸手探向哥哥的如意袋,从中抓出了一把各色的弹丸,飞快的从里面选出了五六枚红色的起爆弹朝着那些过来的方向丢了过去。
  各人只觉得脚下的露台猛烈的向上一抬,在激烈的火光之后,一阵呛人的烟雾夹杂着木屑和火星升腾起来,露台和码头的链接处已经被霖箬炸断。在河岸和露台间形成了一个约莫五六丈的断口。
  一些被炸向空中的血魃重重的摔到了结冰的江面上,而那些后继者,正在毫无知觉的掉入那个断口里。
  吴观探出头看了看,冬季这样的枯水期江面距离露台有很高的距离,霖箬瞬时决断将众人所聚之处造成了一个孤岛。
  寒风从江心袭来,大家在逃生时基本都衣衫单薄,此刻都是止不住的发抖。奔跑时汗水浸湿的衣物逐渐板结生冰,扎得人肌肤生疼。
  那从背后吹来的寒风呼呼作响,诡异的声调在也掩不住前赴后继的血魃接连砸到冰面的骨肉碎裂声。
  就在一阵响彻天际的鬼嚎之后,那些血魃便在一刹那间停止了所有的动作。齐齐站定在岸边。无数深红的眼眸在此刻都盯着那一方背靠大船的江心孤岛,如群狼环伺。
  “当…当…”
  诡异的脚镣声,从暗便传来,越来越近,在这暗夜里尤为明显,岸边的血魃纷纷朝两边靠去形成了一条通道,那条通道的开口直到岸边。
  那团蓝色的的火焰在这群红眼中格外扎眼,顺着通道缓缓靠向岸边,那时万籁俱寂只有脚镣声在夜空中徘徊。一声声冲入霖箬等人耳膜,直入胸膛,仿佛要将心跳逼停。
  魁尸在步履坚实的行在万魃从中,其势如亡者之君睥睨天下。终于是靠到了岸边,还是那团墨绿色的火焰在他的指尖跃动,两个孩子陡然大哭不止。
  显然是这纯净的新鲜生命勾起了捕猎的欲望,它缓缓抬起那只带着戒指的手臂对着霖箬炸开的大洞,此刻爪心中的蓝色冰焰霎时升腾起来。
  只看间中空气开始聚集扭结,裹挟着片片碎冰,在河岸与露台间的悬空处形成了一个气旋。
  气旋越转越快,似乎要把四围的空气统统抽进中心。露台近岸的下方那一根立柱被吸得脱了楔,众人只觉得身体一倾便整个露台便想岸边斜了过去。栗歆筠立刻捡起拴床的粗大麻绳甩了出去,绕上重铁打造的牂牁,从铁桩的头部凌空飞过,套在了船粗壮的桅杆上才止住了露台继续的倾覆。
  可这并不是那魁尸的目的,它施放了一个更令人失色的法术——那些连同空气被吸进气旋涡心的冰晶居然凭空的在那断口上架起了一座三人宽的冰桥,正有逐渐合龙之势。
  “霖箬把木簪给我。”吴观警惕的审视着前方,那冰桥架设完毕,便是尸群蜂拥而上之时。他一边说着一边握紧了自己的剑,在脚底聚集了很大的力量找到了平衡,缓缓站了起来。
  接住了霖箬抛过来的发簪,他便从袖口撕下了一个布条将发簪牢牢的扎在了剑头。
  “恐怕不牢固把。吴大侠麻烦你过来一下。”坤泽一边说着,一边用腰带和发带将两个孩子牢牢的系在身上,艰难地站了起来。
  他走向了瞬莹的方位,从那个布袋里拿出了一块碎石样的东西,走到了吴观的身边,一手托着那石头,另一只手掌盖在上面,只见一阵微光后,那东西融化成了蜂胶状,自己爬上了吴观的剑头,将木簪和剑牢牢的粘在了一起。
  这一切操作停当后吴观便向冰桥边走去。
  三昧剑握在他的手中,剑尖朝着那放倾斜的木板,那蓝色的火焰打在琉璃剑身上,映射出点点寒芒。
  那桥终是建成了。魁尸两边的血魃就成了急先锋,迫不及待的踏上桥面,没有迟疑,没有犹豫,没有疲惫,也没有恐惧。它们只盯着那生人的灵魂,想要一口吞下,缓解无底的饥渴。
  吴观没有再等,决定先发制人。只见他独立桥头,剑出如龙。瞬间宝剑脱手飞出,在他身边环绕成一个剑阵,他周身灵能溢出,散发着灿烂的银色光芒,整个人就像瀛洲双月相合时光芒最强的月亮。随着他剑指的指向,一阵阵剑影向前刺去。
  观那剑影去势,如月光普照,四方八象都笼罩其中,无所不及,无孔不入,无处不在。每一招的变化承接都暗双月轨相中的廿八之数。有了无根之木的加持,剑锋所及处血魃便纷纷倒地。
  每当血魃要群聚围攻时,纷纷剑影又在他的剑诀指引下回环成阵,防御如不动城壁,叫那血魃无处可攻,无从下手,无可触及。
  攻防转换十分灵活,一切起手、收势都在御剑者念起之时便已发出,姿态神圣庄严,一招一式仙气充盈之际,又格外肃穆。唯一的缺点便是身法不似以往灵动,但脚下的步伐走位章法明显,井然有序。
  只看那剑阵中人,此刻与日月齐光,仿若灵皇即降,遨游周章。
  霖箬虽然不懂剑招,但见他步步皆落在卦象之位,而剑招起落都在双月轨相之中,便问到旁边的杜坤泽说:“这是什么厉害剑法,一直都不见他使出。”
  杜坤泽见吴观一人守住桥头一夫当关却仿若太熵神“常曦”下凡,心中顿觉安全不少,缓缓说道:“你看他落脚处虽然暗藏八卦之位,但是你仔细研究这码头的方向大局之后就会发现他一直都游走在中孚卦里。我想这个应该是传说中的‘太阴归照剑阵’。”
  无量剑阁尊太熵月神“常曦”为主神,而这“太阴归照剑阵”便是初代的云中五子以常曦信仰中的术法体系为规则,从瀛洲双月的运行轨道里悟出的一套剑阵,也是无量山最厉害的“双合一阵”中的一阵。
  “我想吴观一直没有用这一招应该是因为灵能消耗会很剧烈,在无法摧毁血魃的时候他不想用这个招数。而且这个剑阵本来应该是云中五子都在时才能发挥出最大的威力。现在的桥等于一个隘口,只凭他一个中孚位就可以守住。刚才那种血魃四面八方过来的情况,想也是没多大的用。”杜坤泽解释道。
  随着血魃倒下的越来越多,吴观的手也慢慢开始脱力了,全身肌肉犹如铅水缓缓注入一般,若是这血魃一直无穷无尽,想是他只能尽力坚守到终焉之时。
  正当他御剑砍倒了左边的三只血魃后,一阵凄厉空洞的号角声从那魁尸处传来,震的众人惊心动魄。
  而那些血魃也如同得了命令一般停止了动作,渐渐向后退去,直到离开了桥。吴观缓缓收起灵能,身上的银光减淡后,喘着气审视着桥的那头。
  那当当声又起,魁尸抬脚向他走来,那奇长的手臂突然伸出,带起了周围的空气,劈头盖脸朝吴观砸来。那隔空劲道之恐怖,犹如车轴压顶。
  “斗曌合符”是篆宗的最高术法,而剑宗的“双月凭虚”自己只会一式,眼下对战魁尸王牌无疑就只有剑阵。他立刻祭起三昧剑,用回环的剑势去阻挡那魁尸的古怪劲力。
  众人只听“哐当”一声,那在连番大战中都不曾偏斜的剑招居然被力道冲偏了!而被剑阵卸下的劲力在吴观脚下的一块木板上凭空砸出了一个坑面,带起的木屑正在随风飘散。
  在片刻的震惊之后,吴观只觉得头晕手麻,立刻按着太阳穴收摄了心神向后跳开,那中孚位轰然洞开。若是他无法立刻回去,那些血魃就有了过桥的可能,他无法多想,只是凭直觉,使出一招“望夜升璧”想将那魁尸逼离现在所站的位置。这本是剑阵中五人分别以双月的正反升落轨迹,和双月相合的轨迹将剑招合攻一处五剑归一的招式,他一个人使出了威力便不足十分之一。
  但吴观要的并不是招数上的制胜。那剑身西起东落,分别在朔、上、满、下、残五处重点下了攻势,但在其中的二十八处又下了伏招,终于在又下至残处的第二十三道伏招处用剑尖此中了那怪物的腰间。
  “嗷——”伴着怪物发出的一阵震天的咆哮,那怪物朝后退了几步。吴观只看见他的腰上多了一条灰色的伤痕,已是心下明了,这无根之木若是刺眉心便可致死,但是刺不中也能伤到这玩意儿。
  栗歆筠和杜坤泽仿佛都是瞅准了这个机会纷纷打出术法援助,两个人的术法都直攻魁尸腰间的伤口处。
  虽然并不致命,但那魁尸还是向后又走了几步,就在这一分神之际,吴观一个身法腾起抢回了中孚位。
  刚刚站定的魁尸呈现出了一种似乎更加暴虐的状态,只见周身的火苗腾的窜高了七八存,一团蓝色的火焰直攻尚未站定的吴观脚踝处。
  眼见他无处借力根本无法再次腾跃躲避,杜坤泽急忙召出了那只巨大的锹甲硬生生为他吃了这一发火焰。霎时那巨虫就被封入了冰中,身体在冰块里快速凋萎。
  只见魁尸又要出手,吴观连忙倒施剑招,让剑从残打向了朔。那剑首的无根之木就正好接住了打过来的冰焰,本来在木纹中缓缓流淌的绿色灵光乍然耀眼。这二者所蕴藏的生死相反之力,在激烈的对抗后竟在接触的那个位置抵消了!
  而剑去除,正好划过那魁尸的手腕,众人欣喜的看到那钝拙的旧发簪此刻就如同神兵利器一般,在一阵血肉撕裂的脆响过后,将那怪物的手掌斩落。
  霖箬当下大喜,但耳边却传来一阵及其细微的窸窸窣窣的声音。像是什么金属在轻微的碰撞着。
  那魁尸似乎是受了重击吼叫着连连后退,得了胜机的吴观自是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动起剑诀让刚刚行至望位的宝剑直接刺向处在朔位的魁尸面颊方向。
  三昧剑一路带着琉璃独特的流光,似乎此刻正散发着胜利的曙光。可吴观只觉得背后一阵黑影略过似乎又什么东西正从空中用利器直逼他的背心。
  完了是那只锹甲!它居然在这个时候复活了。它正扑闪着翅膀,顶着他头上如利刃般锋利的尖角扎向吴观。
  栗歆筠连忙抬手打出了一发颤灵波,可哪里来的急。众人几乎是要看着它得手的时候,只听“当”的一声,已经用剑鞘回身架开了这致命一击。那虫冲击力反弹回了地上,背着地,不停的用六条腿扒拉着,可怎么也翻不过来。
  这劫后余生之际,变数却又起。因着刚才那一分神,那剑打偏了方向直接扎进了魁尸的肩头,激起了那怪物一阵振聋发聩的喊叫。吴观立刻催动灵力将剑从那残破的躯体里拔出,然后从这个极近的位置攻向上位,这是近乎致命的一击!
  就在众人几乎快要兴奋的喊出的那一差,只见吴观猛地拿起剑鞘在腰间格挡了一下,一股液体从腰部喷涌而出——他倒地了。
  那只锹甲缓缓降落在魁尸的脚边,得意洋洋的舔着自己沾满血液的前足。
  “你看它的影子!”霖箬惊慌失措的对着杜坤泽喊了出来。
  “果然是他,没想到他变成了魁,居然保留了影赘术……”杜坤泽似乎是惊呆了,眼神木然的看着眼前陡生的变化。
  那魁尸的影子居然伸长了好多倍,此刻正和那只锹甲的影子连在一起。原来是这个怪物用影赘术操控了这个虫尸,从吴观的盲点处给他一记重击,若不是吴观反应敏捷用剑鞘拨开了虫子的攻势,恐怕现在已经被拦腰截断
  可随着吴观倒下,那剑失去了威力攻势迅速减缓,被那魁尸空手从剑身处接下,它将剑倒转过来,把剑柄牢牢握在手中,朝着吴观走了过去。
  杜坤泽这一句说得像是自言自语的话,霖箬明明白白的听进了耳朵里:“你在说谁…”
  “他身前是著雍典学司的故人。”话音未落,杜坤泽已经奔出了数丈。而霖箬身上一沉,已经是多了两个孩子。
  那行尸现下就吴观的旁边,高高地举起了剑。可它并没有急着下手,而是突然有了类似人的反应,它冲着霖箬的方向,缓缓的抬起了手,好像在讨要什么东西。那场景很熟悉,就像是用人质在做什么交换。
  霖箬飞速的思考着,自己身上到底有什么是那个怪物想要的,可自己一届残骨,难道这个怪物是在讨厌财帛爵位吗?这太无稽了。
  吴观已经命悬一线,杜坤泽越发拼命的急奔,希望能救这让自己敬佩的汉子一命。可当那剑就快要刺进吴观身体时,自己想施的那个术距离还远远不够,心下一阵悲愤,难道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死吗?
  就在这时,五条细长的东西从下方穿木而出,刹那间将魁尸的手臂围住,牢牢的和它身体缚在一起。而其中的一条东西将它的手硬生生的反过来往面门方向带起,这一击——牢牢的把那发簪扎进了怪物的眉宇之间!
  霖箬的耳旁不断有人再喘着粗气,众人都惊讶着着陡转的生机。那柳离情居然支撑着身体半坐了起来。自己耳旁的声响就是她将锁链缓缓放出的声音!她找到了这个机会用锁链推着剑给了那个怪物致命一击!
  那冰桥轰然倒塌。
  在桥头,无根之木此刻正在怪物的额头发出格外璀璨的翠绿光芒。怪物的眉心就像被人播下了一颗种子般正在快速的长出许多的根须。根须不断伸展着,扎进了怪物的全身,不停的颤动着。随着根须的吸吮,一股股的能量从魁尸体内吸出,那怪物就在众人的眼前被迅速的成为了那树根的养分。
  然后木根碎裂了,在北风中化为齑粉,这生与死的能量在碰撞中湮灭了。
  随着一阵阵骨骼散落的声音,岸边那些群聚的血魃一排排的倒下去,像是瞬间被抽空了生命。
  得救了!这胜利来的那么艰难,众人机会都要欢呼起来。
  可他们错了!就在此时,还没有来得及庆祝胜利的时候,接连四五声恐怖的哀嚎响彻夜空——而岸边的那些血魃——并没有完全倒下!
  “还有魁!”霖箬虽然不敢相信,但是这个现象只能说明这点。没有倒下的尸群又开始朝岸边聚拢来,然后纷纷向两边退去,形成了比刚才更为宽阔的通路。暗夜中,四五团蓝色的火焰正向着岸边走来。
  可众人手里哪里还有第二根无根之木?
  杜坤泽架着吴观回到人群当中,他把吴观交给了一个卫国人。
  “大家都站起来,上船去,”他从怀中拿出一本书卷,然后扯下了头带把它扎了起来,递给了霖箬,“你应该能查出发生了什么。你之前问我,我为什么要护着这个孩子……”
  他缓缓的拨开人群边走边说,那种语气中的怅然和坦然都如同一开始认识他时所感受的那样:“因为他的母亲跟我说,我不必一直穿着黑色。那条头带是她送给我的。”
  他从瞬莹的身边捡起了那个布袋:“都是命。有人跟我说过……”
  “坤泽,你要做什么?”霖箬的心里突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这话里话外听起来都想是一种诀别。
  坤泽脱掉了上衣,霖箬才发现他那浓黑色的上衣就像是夜幕一样遮盖了他结实的身体上满布的刺青。刺青模样是一颗倒转的灵树。根指向他的脖颈处,而繁密的枝叶一直从他腹部的肌肉线条里,环抱着他的腰间伸向了腿部。
  接着他发动了接连发动了几个术法,人也被包裹在一团黑色的光球之中。光球外沿是亮眼的白光。那种白非常纯净,霖箬从没有见过这种可以净化人心的白色。
  直到坤泽从布袋里将那些东西全都倒了出来,霖箬才发现那东西的材质像极了圣君头上的王冠——那琥珀一样的质地散发着一种红,没有重台华胥红的浓烈,但却清澈无比,毫无杂质。
  在看到树魄的一瞬间,霖箬甚至想从坤泽的手里夺走它,因为那种美实在过于诱人。
  “他要用树魄尸解术和那些东西同归于尽!”栗歆筠明白这就是他知道的第二个方法,也是消灭这些怪物最彻底的方法。
  “你停下!一定还有别的办法!”霖箬向上前阻止他做傻事。可身边就被一层蜂蜜一样的东西罩起来了,就像是一个水晶做成的茧,封住了他们一切的行动。
  随后数量庞大到如恒河沙粒的铁甲蜣螂从那方士的如意袋中潮涌而出,将困住众人的水晶茧运到了船上。
  杜坤泽看着众人行远,便掉过头去,他满目都是那些狰狞的怪物。不是早就知道自己是这么的命运么?
  “没有别的办法了。”他低声的说到。那个人的预言早就告诉他,终有一日会死在这个术之下,这是他逃不开也躲不掉的命数,也是天理循环的报应。
  他害怕过,沮丧过,挣扎过,抗争过。他曾经以为自己在面对这个世界时,就像一个不习术法的陌客,毫无反抗之力。
  但直到此刻,他知道自己赢了。
  所以他至少应该笑着面对这一切,因为这样的死亡并非命运强加给他;死在今天,死在这里,死于尸解,无一不是他自己的选择。
  “坤泽!坤泽!”霖箬用力捶打着那茧,可是被树魄加持过的术岂能撼动?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个人的生命在自己的眼前猛烈的燃烧。无能为力的盯着那些树魄一颗颗靠近他的身体。融进那刺青的纹路中,让那个人燃烧出比彗星还要耀眼的光芒。
  方士在自己体内无边的能量冲出时,在一片静谧的白光中看到那个女子站在一树木棉下笑着把那天青色的头带送给了他。
  那天青色成为了他一生中永远铭刻的色彩。那个纯净的自己无法染指的女子,那个自己从远处一直守护着的人……
  当水晶茧缓缓的落在了甲板上,一阵猛烈而温暖的爆炸如同宇宙初开,散发着无边的神威与无底的神恩。
  那股能量瞬间涤荡了岸边的尸群,怪物们就像从来未曾出现过一般消失在光芒里,就仿佛这雪夜里的一切都未曾发生。
  封冻的天一江被这燃烧的生命所召唤,江水逐渐破开了冰面,如春天到来一般流淌起来。众人脚下的船也被那生命余波所推动,缓缓的离开了充满杀伐与分别的此岸,驶往一片浩渺中。
  阳光终是从远远的天际升起。那是天与地的罅隙,它挣扎着将那无边的黑云冲散,把东边的望友堆染成一片金黄。霖箬一直朝那看着,那里一直有一个黑色的影子仿佛也在看着他们的船,那个黑色影子一直沿着山坡奔跑着。
  “望友堆上,可多望天一江三里。栗先生,你说他送别我们之后,是不是就会登上西去的白船。”霖箬问道,可语气里没有悲哀。
  他很庆幸,他庆幸在这样一个短短的夜里,认识了一个惊天动地的人。只是匆匆相逢的人,总是匆匆又离分。真想好好跟他聊一聊他的事,于某个充满美景的时分。
  “不会,尸解之术。肉身解尽时,魂魄尽解。没有魂魄,他怎么上船呢?每个人都空空的来,但有些人却不想空空的去。偏他这样连魂魄都没有留下的人活在了别人的心里。暝州?去与不去又有何关系。”栗歆筠也望着那里看着。
  这一晚栗歆筠在这个他笃信的神灵所创造的世界里看倦了算计和暴虐,死亡与失去,他并不相信神灵创造的那个身后之地会尽善尽美。反而是这些凡人给了他足以留恋的光辉。
  “对,不去也罢。”霖箬说着,两个孩子稚嫩的声音传到耳边。他们小小拳头握在胸前,一直在朝那个方向挥动着。
  “这样的阳光,好像是上辈子的事了。”柳离情支撑着走到了船舷边,看着这两个孩子。
  “都忘了姑娘还有差事。”霖箬笑着淡淡说了句。
  “还有什么差事,逆贼……那人已经死于血魃之手,孩子也一并夭折,我哪里还有差事。”她伸手咂着嘴,发出啧啧的声音,逗了逗的他们,就转身缓缓进了船舱。
  霖箬回头看了她一眼,迎着这难得阳光,突然有一种想微笑的感觉。
  这离岸的船正带着他启程去兑现一个诺言。
  船下的天一江滚滚而去,推着他们的船无可避免得去到了天水相接的苍茫远方。
  那儿会是哪里,那儿又会怎样。霖箬此刻并没有去想,有些勇气已经足以让他乘风破浪。
  ————————《撼椿纪·寒危血夜海客渡卷》完
   平妖二十年 是由 小佛 创作的都市小说,情节引人入胜,苗疆三部曲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倾心打造,爱去看看首发,敬请关注 http://www.27kk.com/txt/8493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