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看看 > 玄幻小说 > 撼椿纪 > 第十九回 浑浊天目看真假
  “两位实女是来接孩子的吧?”阿玠问到其中的一个女人,那女人点了点头。
  “可是在分辨出两个孩子的身份之前,还没法把他交给你们。”
  听到这样的说法,年长一些的实女缝合的双眼之上眉毛一皱,然后指了指自己。
  “我明白,可如果在月出之前我们还分不出,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阿玠的话音刚落那个女人似乎就哭了,眼泪从针脚处泌出,直到双颊都是泪痕。另一个年轻女子用手将她轻揽到肩上,一手扶着自己的肚子,她仿佛怀孕了。
  阿玠轻轻叹了口气,对霖箬道:“走吧。”
  两兄弟就跟着他往其中一条主路的方向走去,临走前霖箬看了瞬莹一眼,指了指身边的一朵花。这里离顺山城不是太远,如果瞬莹能想办法用灵蝶把消息带出去,想必很快就会有人来解救他们。若是瞬莹能明白,那便好办许多。他的余光看着瞬莹朝他点了点头。
  接下来的事情便好办了,霖箬这么盘算着,自己无论如何也要想办法拖延到救兵来。
  “我有个问题,”霖箬实在是无法忘怀刚才看到的两个女子的面目,“刚才那两位女子是犯了什么罪吗?”
  “没有,在影城这里人人的使命都是为月神奉献生命,男人们不惜牺牲流血,女人也是,不过是另外一种方式罢了。”
  “恕我冒昧,她们如何进食呢?”霖箬恍惚觉得这可能是一种风俗上的仪式。像骠国信奉羲和的女子也有纹面的习俗。
  那少年斜眼看了霖箬一眼,并没有回答这个问题,霖箬便开始看着四下的风景。
  在道路的两旁各有一条水渠,沿着那些开着黑白花的花坛流过,水声淙淙,荇菜在水底顺着水流的方向缓缓招摇着,只是左右两边的水流方向并不相同。
  那些黑白色的花儿不像是卫国本土的花种,水晶般的花瓣表面十分光滑,经傍晚的阳光这么一照,显得格外别致。
  约摸是走了一阵子,他们终于来到一处断崖下,那里依着崖壁凿出了一节节的台阶,之字型的阶梯攀着崖壁盘旋而上,每一级尽头都有一个平台,在路过三个平台之后,在楼梯的尽头是一处洞穴,门口守着几个持矛的彪形大汉。
  这些魁梧的守卫也十分的诡异。除了同样被缝合的双眼,被剔得精光的头部布满了残月的刺青。在大冬天里他们除了一条紧身的皮短裤和皮靴外,就再也没有别的衣物。
  “劳烦各位通报一声,蚀字部的卫子玠已经把人和孩子带到。”
  一个守卫点了点头,便转身进入了洞穴。
  原来他姓卫,霖和卫在卫国都是国姓,霖箬左思右想也没有想明白这个有贵族血统的少年怎么会加入了影教。
  “嘿,嘿,”霖忆轻轻在霖箬耳边说到,“你注意到了没?”
  霖箬不知道哥哥发现了什么只摇了摇头:“这些男人的下面……是平的。”
  霖箬猛的看向哥哥露出了极惊讶的表情:“你是说他们被阉过?”说完霖箬也朝着那些守卫的腿部看去,果然,那极为紧身的皮裤居然没有丝毫的突起。
  “这地方也是绝了。”霖忆现在是忍不住想念叨。
  通报的守卫从黝黑深邃的洞穴中缓缓走了出来对着卫子玠点了个头。卫子玠便带着他们走了进去。那洞穴里却不如霖箬所想的那样是一个单独的窑洞,而是一个曲折迂回的洞穴,进去之后起先是一个较为宽阔的穴室,有一个神案供奉着一尊雕刻的月神相,在并不敞亮的烛台两边各分出了一条路,子玠带着他们朝左边那条走去。
  直到走到洞穴的尽头,突然烛火多了起来,那是一间很大的厅子,从门口起就挂着重重的黑白帷幔,透过帷幔可以看到一些凿空的石窗,外面夕阳血红的光线将窗户染成一幅幅红色的图画,那些光亮斜斜的打在地上,形成了一个个的光斑。若不是这些光,那场景在霖箬看来就像个灵堂。
  穿过石孔的风就像一只手,撩拨着洞口的黑白帷幔,里面的景象才若有若无的展现出来。那堂中有一张石桌,在正对着他们的方位,坐着一个人。
  “坛主,他们已经带到了。”
  “恩,你先下去吧。你办事得力,今晚总坛的梵使会亲赐月泪。”那人缓缓开了口,居然是一个年级不大的女声。
  “属下斗胆,”子玠想了很久才说出这句话,“属下并不需要更多的恩赐。只想为妹妹求一个恩典。听说,她在净月石窟里病发的更厉害了。”
  “娘胎里带出来的病,自是不好治的。我既然已经答应你向梵使一试,自然不会食言。所以你是在提醒我对吗?”年轻的女声一番话语,透露着极不相衬的威严。
  “属下不敢。”
  “这句才是真话。那便退下吧。这里没你的事了。”
  子玠退出了屋子,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步履已经不似刚才那么轻快,显然心事重重。
  霖箬终于是盘算到了一个机会,可以让瞬莹他们那边暂时安全一点,便小声的靠在他的耳边道:“你听说过阳宗医仙栗歆筠吗?”
  见那少年身体一顿,是有了反应,霖箬便接着道:“他就在你抓来的人当中。”
  少年微微笑了笑:“若不是坛主中途接到消息说你们牵涉其中,我倒是很希望你们能死在吴老大手里。”
  “请二位公子进来吧。”那女声话语中有了一些催促。
  看那少年离去的决绝背影,兄弟二人也自是不再多说,转身进了石屋。
  撩开帷幔一看,那石屋中极位简单。最里面靠墙的角落里是被重重帷幔围住的一张石床。正对床的墙角是一个卵石和泥浆围起来的扇形的小水池,里面不知是装着什么液体,竟然发出淡淡的蓝色微光。正中就是那张石桌。
  她盘坐在地上,一身镶嵌着黑色条纹和金色绣线绣成残月纹的白色大氅铺在地面,那大氅有着极长的后摆,此时就如同孔雀开屏一般铺在她的身后。一头垂地的银色长发,头上一一对称斜插了许多的木簪。眉心处是一轮新月图样的花钿,周围还曲折延伸着许多的线条,使得那纹样看起来像一只竖着的大眼睛。
  “请坐。”女子说道。那话里虽然带着一个请字,但怎么听起来都像是命令。
  兄弟二人坐下之后,终是看清了那女子的双眼,那是他从来不曾见过的样子,那一双瞳孔是一种非常浑浊的棕色。
  她把手伸进篮子里摸了摸,当碰到孩子的脸颊时略微笑了笑。可眼睛一直不曾看过霖箬和篮子,那种视线不随着动作移动的感觉很怪。
  “既然用这种方法请了二位公子来,那么我就不客气了。不知道哪个孩子才是畋国遗孤?”
  霖箬没有想过这个女人如此直接。当晚海客渡活着出来的只有他们几人,若坤泽口中的“他”就是指这个坛主,她自是知道坤泽将孩子交给了他。如果这样他还说分不出,换成谁也不会信。
  可为何他们明明是一伙人,却又不直接倒手将孩子运走呢?可如果他们不知道内里的情况,只是远远的监视着,知道有人从海客渡逃了出来,又为何知晓自己的身份呢?
  想到此处霖箬开口道:“阁下问错了,他们又不是我的孩子,我只是顺手救出,慌乱之中,怎么会知道哪个是哪个呢?”
  霖箬突然一怔,那双刚才说话时都不曾盯着他的灰色眼睛突然看向了他,眼神熠熠。额间的纹路骤然发起光来。
  那女子笑了,十分自信的说:“世子并没有说实话。”
  霖箬内心稍微一惊,窗外传来一声声夜鸦的叫声,长久都没有开口说第二句话。只是想着坤泽没可能是他们的人,不然不会不知道那阵杀戮会引来早已埋伏好的血魃。
  况且和自己早前的判断一致,他们似乎只是冲着孩子而来,对于坤泽身上那个在神都看来更重要的秘密漠不关心,所以他们一定是用旁的什么方法知道了自己也在其中。
  “我很好奇,刚才听子玠说,阁下是中途接到了消息才改了主意没有让人杀掉我们。当晚海客渡的情况很乱,就算贵方有人在监视,也很难分清楚到底有谁逃了出来,到底阁下是怎么确认我就在其中呢?最后转念不杀我们,难道是觉得可以作为威胁父亲的筹码吗?”
  “要是门口的月净卫可以去办这样的事,就太好了。只可惜教令让他们出不了山谷。他们可不会这么多话,”那女人接着道,“监视的并不是我们,是总坛的人,他们也一并传来旨意说你在其中,至于怎么知道的我并不清楚。我们从不威胁谁,只是希望作为卫国的国主,也有机会来了解更多的神道。三元神中并非只有大曌一条正途。神都久信羲和,若就换来瀛洲这样的局面,世子想想世人是否还该相信这样的道。”这句话虽然是对霖箬说的,可她的眼睛却并不像刚才一样看着霖箬了。
  “世上信仰众多,有人笃信神明,视他们为生命的唯一倚靠,可以宽恕罪孽赦免灾厄,这样的人世道如何于他们毫无关系;有人假信,以神明的旨意作为借口,用神明的思想假拟戒条,要么为了粉饰太平要么为了奴役他人,这样的人本质上都没有区别,他们只是把任何事都冠上神明的烙印。不知道阁下想跟我传的是哪一条道?”霖箬端了端身子,用眼睛看向了她的眼睛,可是那眼神依然空洞无比,并没有人之间眼神相触的火花。
  面对这样尖锐的话语,女子并没有发怒,目光呆滞的看着远方:“若是有一位可以解救劳苦的神,那么为何以我等卑微之躯,不能以身侍奉而换来一个更好的世界呢?”
  “更好的世界不在于那个世界的道,而在于那个世界的人。方才我还说漏了一种人,还有那么一种人,选择相信自己。任何的苦难与困顿在他们看来,皆有自我救赎之道,不必假手神意。卫国的人自从被斗曜剥去了灵根,就再也没有相信过任何神。如果说你的那位是真神,他必定有大智慧,这样的大智慧不应该指望卫国人会顽石点头。”
  “世子辩才无双。但世子可曾目睹过这样的世界,周遭混沌,众生苦难,自己于这茫茫宇宙中飘离不定,却又一无是处,毫无意义。是常曦用他的慈悲点亮我等的心灯,指明了以后的路。只是世子的人生还没有经历这样的至暗时刻。”
  “最亮的光来自心底。明日的路来自眼前。人这种东西所作所为皆在自作自受。若是真有这样的神祗,我想他会给阁下一双清澈的眼睛,而不是一番道理。”霖箬终于说出了他的判断,她这种种行为看起来像个盲人。
  那女子不但不恼,反而语气更加的坚定:“世子说错了。这双眼睛并不是神不肯医治,而是我在目睹了神迹之后的奉献,我和你一样是个花间叶。世子可以想一想我为什么要重新皈依于神的怀抱。正是有了这样的奉献,我并不需要用双眼看东西,将大千世界诸法空相全都摒除时,自然能去伪存真。”她说着指了指自己的额头。
  霖箬诧异了,惊觉刚才女子和子玠的对话中那句“这句才是真话”,并不是逻辑上的判断,而是一种自己闻所未闻的术。先不论这个所谓的月影之神是怎样让一个陌客如此信仰,只论要怎样的神迹才可以让一个残骨掌握哪怕一种术?如果真有这样的神,无怪乎那些实女愿意缝眼,月净卫的男子愿意去势。
  “所以世子还是丝毫没有动摇吗?”那女子脸上的表情充满自信。
  “如果我说没有呢?”
  果然那女子额头的纹路又一次的亮了。
  “世子,在常曦的‘天目’之下,任何谎言都将无所遁形,”女子自信的眼神在霖箬看来格外意味深长,她用食指点着自己的太阳穴说到,“而我的身体就是主神赐给这个世界的一双‘天目’。”
  要说此刻,内心不惊是不会的。霖箬从小所学之经纬,尤其讲究博弈,虽然博弈不是让人谎话连篇,但诸多的谋算技巧都隐藏在言语逻辑之中。现在的霖箬如同被这女子卸除了武装一般。
  “对了还忘记告诉世子一件事,世子故意将话题扯远,是不是为了这个?”那女子兰指轻翻,一直玫红色的灵蝶停驻她修长的指尖,“我这样的‘天目’除了人心的真假,还能看到灵能的流散。所以您的朋友只要一动用什么术,我立马就能知道。”
  若是她能看见,便可得知霖箬现在的表情。
  此时的他除了莫名的惊讶,就是凌乱的思绪,救兵是不可能了,究竟自己要说怎样的一句话,才能瞒得住这孩子的身份呢?
   平妖二十年 是由 小佛 创作的都市小说,情节引人入胜,苗疆三部曲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倾心打造,爱去看看首发,敬请关注 http://www.27kk.com/txt/8493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