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看看 > 玄幻小说 > 撼椿纪 > 第二十二回 既有所求则可用
  “我想问你几件事情。”霖箬说着用手指敲了敲自己的脑袋,低着眼仿佛在想着什么。
  “小的知无不言。”
  “这个城里的人,大多都是卫国人吗?”
  “大部分是的,也有周围贾、桑、娉、芮的人。济国追随茕国都信奉斗曜,所以整个影教都没有这两个国家的人。而这个影祭城嘛,里面最多的就是卫家人。”成道远说着,便给兄弟两各斟了一盏水。
  “就是卫子玠那一家吗?按说这卫姓也算是本国的国姓了,他们一脉我却并不认识,若是什么落魄贵族,至少足够生活的俸禄是有的,不至于为了活命就造反吧?”听他这么一说,霖箬对这个卫子玠更是来了兴趣,之前他似乎很不喜欢自己。
  成道远抬起头看了一眼霖箬,眼神里充满不可思议:“公子这样聪明的人真不记得了?”
  他见两兄弟迷惑的对望了一眼,顿觉他二人的年岁或许是真不知道这件旧事:“嗨,想我也是因为追查这个事情才知道。三花之战时二位的父亲新登王位,他有个儿时好友叫卫烁,是铁帽子安国侯之子,当时也是新袭了爵位。卫国当时支持当今圣君的芮国,您的父亲就派了这卫烁作为督军在卫国的西南待命作为芮军的后援。”
  “这三十年前的事情,我自然是不会知道了。再说如今的安国侯也不姓卫啊。”霖箬这才把时间理清楚。
  “这被抄了家的贵族自然是不会有人再说起。这也是小的唐突了。”
  “抄家?”
  “恩,当时在如今娉国东北的鹭鸶滩打了好大的一仗,可不知怎的作为援军的卫烁却迟了两天才到达指定的支援位置。他们赶到时芮国的军队已经被风族包围了。那卫烁也是奋力厮杀,可还是没能救出圣君的亲弟弟,那一战雅族的精锐被歼灭过半,卫烁也是死在了鹭鸶滩。”
  “照理说这种事情兵败不及家人,况且卫烁也牺牲了,就更没有理由罚得过重啊?”霖箬隐隐觉得这不像是父亲的行事作风。
  “那可不是。整个消息的传递过程后来您二位的父亲查证过,可谓疑点重重。但是啻天圣君新登长春殿,却没有忘记丧弟之痛。一道圣旨要求严惩卫烁的失职。为了保住了卫烁夫人肚子里的遗腹子,安国侯府成年男子全部被杀,一应女眷幼童和从将家属才只是被贬为平民,圣君当然不满意,您父亲当时也被冷落了一段时间。结果第二年春天,侯爵夫人产下一对龙凤胎后还是血崩不治撒手人寰。”
  “怪不得这卫子玠会说那样的话……”霖箬低声嘟囔着。
  “这又是后话了,世子是不知道这卫子玠生来便有将门之风,被他母亲丫鬟带大的他,一直没有忘记过仇恨。十五岁那年带着一帮父亲的旧部在卫国的官道劫了骠、贾两国的岁贡,小小年纪行事极为果断办事儿也干净,没有留下太多的线索。而后更带着一干人等和岁贡就此归化了苏雯。所以日后这苏雯才如此看重。”
  “你这么说我倒是是想起来了,”霖忆接过话头,说了件霖箬不知道事儿,“当时你年纪还小,不记得也是正常的事。岁贡被劫的事情神都也是发了好大的火要求七日内必须抓住人犯。可后来查来查去,父亲查到了乌木林的土匪身上。现在看来父亲也是糊涂了。”
  霖箬冷笑了一下:“父亲可不糊涂,他这是还念着旧情呢。全然没有理会卫子玠这借刀杀人的伎俩。他在卫国官道上下手,不外乎就是想这个事情牵连到父亲而已。只是圣君多疑,这事儿他做的太明了,反倒让神都怀疑是三清之间的斗争而没有惩罚父亲。可你说的这些时间上不对啊,这卫子玠看起来怎么都只是个十五六岁的少年郎罢了。”
  “公子有所不知了,”成道远极恭敬的又是给他们斟上了第二盏,“这卫子玠来了影教,一年之内带着旧部屡立大功,所以在他十六岁生日当晚恰逢又是个血夜日,总坛就赏了月泪。”
  “这月泪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反正每次祭奠只要有寻道式,月神像基本都会流泪。小的在这里好些年都看见过。我觉得这月泪似乎不是什么偶然的事情,跟寻道式有直接的关系。要说这月泪也是神奇,像汞水一样银白粘稠,人喝下之后开始几天极为痛苦,据说那像是万蚁噬骨一般。喝过的人啊都头发褪色,瞳仁变紫。但它有个极大的好处,这些人仿佛脱胎换骨,都是容颜停驻,长春不老的样子,灵能也获得了极大的提升。这城中现在喝过月泪的只有三个人,苏雯、卫子玠和那个梵使。”
  “怪不得……”听说这月泪有如此的功效,霖箬觉得苏雯和卫子玠作为残骨却一个会了天目一个会了影赘术就很容易想通了,只是这么看来影教并非那种夸夸其谈的邪教,反倒有些真本事。
  “您别看这苏雯和卫子玠这样的样貌,其实三个人都比刘芳年纪大。苏雯对梵使如此恭敬,可那梵使却比她还小了四五岁呢。”成道远说着又想给霖箬斟水,可霖箬用手盖住了杯子。
  “你再说说他妹妹的病。”
  “这您可算问住我了,”成道远慢慢说着,眉头扭曲,在脑海拼凑着他这些年得到的为数不多关于这件事的信息,“那是我才刚刚混进来不久的事情,四五年前吧。当时他妹妹得了种怪病,全身紫癜,连打喷嚏都会出血,四肢肌肉萎缩无力,只能长久的卧床不起。后来苏雯请总坛帮忙想办法,总坛的使者来了说这种病必须用到光魂才能治愈,可光魂实在难得,总坛迟迟不肯赏赐。卫子玠只能拼了命为影教做事。到了后来卫家女是连光都见不得了,总坛才派人来以治病为由把她带进了净月窟,连兄妹相见也只能是一年五次,还都是远远的隔着纱幔。旁人就更见不到了。”
  “你知道卫家女被藏在什么地方吗?”
  “这不就在藏孩子那间石室的对面吗?”
  “那里有一间石室吗?”霖箬回想起刚才过来的时候,好像并没有注意到。
  “因为卫家女怕光又不愿意见人,所以给那间石室上了镜面咒。平时你可看不见,其实起码守着有七八个净月卫呢。”
  听到这里霖忆见弟弟用中指哒哒哒的敲着石桌面,仿佛在想些什么。三个人长久的都没有说话,那哒哒声显得在石室中格外明显。
  随着敲击声的骤然停止霖箬才开了口:“现在是你证明你做事妥帖的时候了。我要你帮我跟苏雯说我身子不爽。然后想办法帮我带两个人来……”霖箬说到最后小声的在成道远耳边吩咐着。
  那人听完后有些不解:“世子是想卖个人情给他。”
  “那可是天大的人情,还不止一个。你只需要告诉他,如果他愿意来,我会兑现我的承诺。这两件事儿一件是他的夙愿,一件是他最着急的事情,他没有理由不来。你若是办的好,你所求的事情自然也是有望可成。”
  “世子爽快,只要能拿下他,接下来事情就好办了。你且等我的好消息吧。”成道远说着就收拾好东西,离开时浑身都充满了干劲儿。
  霖忆是有些不喜欢这个人的,只觉他城府颇深,行事不定,开口小声问道:“他本就是个身份可疑的间人,这些间人做事反复不定也是常事,信得过吗?”
  霖箬走到床边,坐了下来:“用人不疑。人言无欲则刚,可世上所有人行事都是有所求的,只要你明白他想要什么自然可以降得住他。”
  “那这个人想用什么跟你交换呢?”
  “哥哥啊,这个人心思还不小呢,”霖箬说着便脱了鞋躺到了石榻上,用手拍了拍那床麻布杯子,粗糙的毛刺有些扎人,“篆宗和影月教都拜常曦,同一个神,有同样的秘密应该不难想到。他常年卧底于此,不外乎是篆宗的人想刺探更多关于常曦的事儿,比如月泪,比如光魂,若是得到其中一样,现在看来都可大大增加篆剑之争中的实力。”
  霖箬把头放到了那个有些磕人的石枕上,看着凹凸不平的室顶,舒了一口气:“哎呀——再说他为什么接近我。若是他能把我们平安救出去,那是不是给了卫国好大一个人情,我这个未来的国主怎会不记着这个恩?而十三国之中,又只有不信神的卫国没有钦定的教会门派。日后若是建立了来往,这是否又是一个为篆宗正名的良机?如果卫国奉了篆宗作为钦派,是不是就有了和剑宗分庭抗礼的资本?这个人可是凤凰不落无宝之地啊。”
  “这些无利不往的人,是真的心思深沉。”霖忆道。
  “我们得感谢他的小算盘打的噼啪响,如果他对我无所求,我还没法利用他呢,”霖箬转过头换了个有些调皮的口吻对霖忆说道,“诶,哥你身上应该有我们小时候用来骗太公的那个东西吧?”
  “那是肯定的,做了起爆弹剩下的渣滓不就是那个吗?你真的要?”霖忆拿起如意袋在一堆弹丸中找到了一个驼黄色的小球。
  “你拿来吧。这身子不爽不能只是说说吧。你去找个什么装的东西,不然等下弄的到处都是就太恶心了。”霖箬说着一把抢了过来就放到嘴里吞了下去。
  他吃下去的这个东西他们取了个名字叫呕吐丹,也是霖忆在做起爆弹的时候偶然发现那些渣滓居然散发出一种很香甜的气味儿,便忍不住尝了一口,结果救这一口吐了三天。后来每到不想去太公望处学习的时候,霖箬就会找他要这个。
  这才吃下去没多久,霖箬只感到一阵气闷,胃里就翻腾起来,连吐了几大口到霖忆端来的石盆中。
  直到他又接连吐了几口,感觉一种酸辛的味道都要从鼻子崩出来了,苏雯才随着净月卫的牵引进到了屋内。
  一进门苏雯就捂住了鼻子:“怎么突然病了?”
  “许是……你们这地方太好,我有点水土不服……哇”霖箬说着又是一口,这一口倒是没吐出什么污秽来,连着几天都吃的不多,这一下已经是吐了酸水。“只是觉得浑身都不舒服。”
  “是真的不舒服?”
  霖忆心想,这问得不是废话吗,可他却看见苏雯的手暗暗合了一下。心里暗自惊叹,自己这弟弟鬼心眼是真多,故意用了不舒服这个词去引导苏雯,好让苏雯不用“是不是病了”这样的话来开天目。
  苏雯见额头没有亮,便道:“看来是真病了。来人,去叫个医士来。”
  “不……,”霖箬有些虚弱的探起身子来,有些矫情的说到,“你们这谷里,不是盲就是残,我不信那些人,我的仆从里有医术顶好的,我也用习惯了,你叫人去把他带来就可以了。快一点……哇”
  霖箬说着故意止不住往苏雯站的位置喷了一口,那苏雯也是惊觉到气流的震动下意识往旁边闪了闪。
  “不然赶不上看你们的庆典了……”
  苏雯叹了口气,便对一个净月卫说:“叫常怀仁去把人带来吧。眼下只有他能出净月窟去跑腿了。”
  那净月卫点了点头便去传话了。霖忆心里是真的佩服自己这个弟弟,看起没有异样的一件事儿,实际苏雯却被他从头控制到尾。
  说着霖箬仍是止不住的呕吐了几下,便开口对苏雯说:“坛主费心了,这里现下污秽,您还是不要久留……”
  苏雯说着叹了口气摇着头离开了。
  霖箬还是呕吐不断时时朝着门口张望着,霖忆也是踱着步子走来走去,眼看着太阳带着最后一丝余晖落下去,媛星已经先行出现在石孔里的天际中,不知是成道远办事儿太慢,还是这影祭城太大,或者最糟的是这路上出了什么岔子。
  终于三个人出现在了门口,成道远拿出腰间的令牌给门口的净月卫摸了摸,栗歆筠便和身后那个穿着卫国仆从衣服披散着头发始终低着头的人一起走了进来。
  他终于还是来了。
  石窗外已经隐隐传来法螺的声音,庆典或许就要开始,要办这个事儿,就一定要快,要赶在月泪流出之前就神不知鬼不觉的结束它。
   平妖二十年 是由 小佛 创作的都市小说,情节引人入胜,苗疆三部曲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倾心打造,爱去看看首发,敬请关注 http://www.27kk.com/txt/8493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