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看看 > 玄幻小说 > 撼椿纪 > 第二十三回 灯枯草边灵灯残
  “呜——”庄严的法螺声空旷而悠远,它伴着黑白的经幡飘荡在山谷之中。肃穆深邃而又空灵的呜鸣,仿若亘古吹拂的风声,诉说着更悠远的故事,其中隐藏着古往今来许多讳莫如深的秘密,只是无人能懂。
  门脚处有一窝蚂蚁正在搬着家对正在发生的事情丝毫不感兴趣。
  “霖箬,你这是怎么了?”栗歆筠刚进屋就看到霖箬整个身子垂在床边,嘴巴还在不停的干呕,但除了水已经吐不出什么东西了。他赶快用手搭在了霖箬的太阳穴边,感知着脉搏的跳动。
  只见霖箬对他摆了摆手。
  “先生,他这是食物中毒。你有没有能解鳞硝的知更草?”霖忆话刚一说完,栗歆筠就从如意袋里掏出药箱开始翻找着,不一会儿就从一个天波瓷的瓶子里拿出了一根自己不停在扭曲摆动的小草。
  “还好这知更草是解读常备药。不然可够他吐三四天的。怎么会吃到鳞硝的?”栗歆筠说着就把草放到一个茶盏中,用药箱里的小石碓碾压起来,绿绿的汁水爆浆出来,知更草才如同死透了一般停止了摆动。又用水兑了,急忙送到他嘴边。霖箬一口喝了下去,吐出了一块黑色小石子,呕吐便随之停止了。
  “他自己吃下去的。”霖忆一边说,一边把霖箬扶着靠坐在石床的墙壁上。
  霖箬现下胃里已经不再那么难受,只是长久的呕吐让他有点脱力,不过时间紧迫,似乎也等不到他休息,支撑着说到:“这是我的诚意。”
  说完便看着后面长发下垂那人,只见他缓缓摘下了假发,露出了满头银丝。
  那双紫色的眸子现正充满了不屑的神色:“若不是常怀仁跟我说了总坛的意思,我想我这辈子也不会有主动见你的想法。”
  “你……”霖忆看着虚弱的霖箬正要发火,却被他伸手拦住了。
  “要说交情,你我是世交,只要遇见,绝无老死不相往来的理由;要说恩情,若不是家父违抗了神都的意思你也不会还活着;要说亏欠,此间你来我往又有谁计较的清楚。但你我起码不是仇人。”霖箬道。
  “哦?那么多家人旧部男儿的性命难道可以让你我相逢一笑泯恩仇吗?杀父之仇不共戴天。若不是坛主的命令,在船上我就想了结了你。”
  “死去的人需要昭雪是诚然。你劫了岁贡,可父亲葫芦了结是动了什么心思你不明白,一味的当他是糊涂了吗?”霖箬此话一出,脸上的神情让他的哥哥仿佛觉得说话的变成了东府那个自己十多年都不曾亲近过的人。
  卫子玠略微楞了一下,开了口:“他只是没有线索查下去而已。”
  “是吗?要知道这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若真的想查,这如山的岁贡在乌木林寻到一件了吗?他只是希望冤屈的故友,终有一日可以昭雪,而这个为他洗冤的人是他自己和他的儿子。”霖箬说着,勉强站了起来。
  “如果你愿意,当年的事我会替你查下去,卫伯伯终会有一个清白,”霖箬撑着走到了他的面前,“如果你不愿意与我为伍,就全当多为活着的人想想。她总是需要一条生路的。”
  卫子玠顿了半晌,斜着眼睛似是想了又想。忽而又是那阵痛苦的呻吟传到了石室中,卫子玠循声转过头去,拳头已是紧握。
  “方才常怀仁去叫你之前,我还听到如此的声响,若不是痛入骨髓,也不会这样凄厉。你如果不想接受我的帮助,权当做是我替父忏悔吧。”霖箬拖着步子走到了他的身边。
  “可守卫众多,”卫子玠点了点头,过往紫色眸子里坚冰样的目光也渐渐荡开,“我们又该怎么进去?”
  “栗先生,我交代人让你带两只灵蝶,不知道瞬莹给你了吗?”霖箬转头问到。
  栗歆筠点了点头,从袖子里取出了什么东西,看他的掌心就像是透过了曲面镜一般,产生了两处看着不大和谐的扭曲光线:“你特地交代了要用点什么方法稍微把灵力藏一藏,瞬莹就用了曲光术,只不过这只能是在瞬莹那头不动灵力的时候的障眼法。”
  众人说着,几个月净卫簇拥着梵使从他们门口走过,那梵使已经是换上了一身黑底白纹的长袍。栗歆筠赶忙按着霖箬的太阳穴,搭起脉来。卫子玠也是往盲点处躲了躲。不久以后便传来一阵铜铃声。
  等铜铃声停下又过了一会儿,霖箬小声对众人道:“估计他和苏雯不久都会离开,我们只有现在到月泪流出之时。不然一到赏月泪而卫子玠不在,我们就有麻烦了。说不定呆会他们还会让人来请我去观礼,所以只要祭奠开始,不管栗先生治疗到什么地步,我和卫子玠都必须走。”
  “对了,暗字部用的那种眠蛾你有吗?”
  卫子玠点了点头。
  霖箬走到石窗旁,梵使和苏雯正一前一后的顺着净月窟外的台阶朝下而去。周围拥着一些月净卫,其中两三个都提着篮子,他们一直到步梯的尽头才和一般的兵士交接后又缓缓向石窟走回。
  霖箬从栗歆筠手里接过一只灵蝶,看栗歆筠对他做了个捏的手势,他便用力将那个曲光术形成的罩子捏碎了。
  “瞬莹,能不能听见。”霖箬的手一触到灵蝶就和瞬莹进入了交感状态。
  “霖箬?是你吗?”瞬莹的声音很快的从灵蝶那头传来。
  “恩,现在没法解释,你有没有什么法子可以让人暂时察觉不到周围有人存在?我的意思是不管是五感都察觉不到,而不是让他们陷入一种错觉混乱。”
  “几个人?”
  霖箬回过头稍微数了数:“五个。”
  “稍微有点多,如果是一两个可以用曲光术,效果你也应该看到了。但是这么多人的话,只能用拟叶术试试。”
  一般的幻术是用幻觉去混乱人的五感,幻觉的强弱如果一旦控制不好,就有可能导致受者出现情绪上的混乱波动,从而出现一些激烈的肉体行为。瞬莹明白霖箬担心一旦这些月净卫因幻觉导致行为混乱会很容易引起人的注意。倘若中途来人看到他们不正常的状态难免引起警觉。所以最好能有一种术可以在一切看起来正常的状况下,让他们走出去。
  瞬莹提到的这个术法顾名思义就是模拟树叶的意思。试想周围有棵枝繁叶茂的大树,你对上面郁郁葱葱的枝叶已经习以为常,当掉下一片落叶,即便会看到它飘落的样子,听到它降下的沙沙声,但你很少会去关注它,警惕它,除非他落在你的身上。
  “只是这个术的过程中,你们自身如果因为什么原因被对方的思维注意到了,就会被破解。所以你们一定要注意这并不是一种隐身术。你们先排成一列。”
  瞬莹吩咐之后,霖箬按照要求将大家聚和起来,嘱咐两遍大家不要过分引起别人的注意。
  霖箬用手捏碎另一个灵罩后,那只灵蝶便飞到了队伍的前面,那扑棱的翅膀撒下了五色的鳞粉,罩在众人的四周。
  “好了,你们可以动身了。”
  虽然听到这么说霖箬的心里还是七上八下,这术虽然是看着施的,但是感觉似乎没有什么变化,就像是幼年的时候捉迷藏躲在了一个明显的地方一般。于是由卫子玠打头,众人蹑手蹑脚的地朝着门外走去。每一步都走的格外小心,甚至连呼吸都怕太重了。
  卫子玠开始时不大相信这个术,直到他踏出门时还在暗暗怀疑要不要继续迈步。因为再走一步两边就是月净卫,这么明火执仗的走出来,他们真的注意不到吗?
  对于月净卫他是了解的,虽然眼睛是看不见,但是耳朵和鼻子甚至触觉都比一般人好使。想到这里他迈出去的脚又收了回来,正好踩到了门脚处的蚂蚁群上。他低头看一眼,那些蚂蚁竟然还在忙忙碌碌的搬运着东西,对于这只从天而降的大脚是躲也不躲,只是到他的脚周围就淡定的散开了。
  这个景象倒是让他多了一些底气,鼓起勇气将腿迈了出去。只看左边的月净卫竟突然抬起了手,众人皆是一怔,正在抬起活着将来挪动的脚纷纷停在半空,大气也不敢出——直到那个月净卫把手伸进耳朵挠了挠,一干人等才松了一口大气。
  直到在最后成道远离门口的那两名月净卫两三个身位远时,他们的胆子才逐渐大了起了,各人心中均是赞叹这个拟叶术的神奇。没走一会儿,便来到了收藏婴儿的那间房间,霖箬朝里看了看,现下除了那个大一点的篮子还挂在链条上,其余的挂钩上都已空空荡荡。
  一行人靠近了对面光秃秃的石壁,卫子玠用手慢慢顺着墙壁摸到了门边,想这就是被施下镜面咒的位置,这个镜面咒不光阻挡了外面的光线,还将对面石壁的样子反射了过来,遮住了这个石室的门口。
  他缓缓从怀中掏出了一只眠蛾,正待要放出时,守在对面房间的那个月净卫,却突然朝他们的方向走来。
  “恩?”他旁边的另一个守卫疑惑的问了他一句。
  那月净卫朝他摆了摆手回了一句:“恩!”
  众人心里咯噔一惊,这守孩子的卫视想来也是比其他的卫兵更敏锐,可奇怪的一幕出现了,那月净卫并没有伸手抓他们,反而是探着脑袋伸着鼻子对着栗歆筠的位置一顿猛嗅,然后又转头前面后面都闻了闻。
  那双缝合的眼睛对着栗歆筠的位置停住了,头侧着似乎有些疑惑。
  霖箬刹那反应过来是栗歆筠身边的药草味儿引起了他的注意,他大概已经注意到这个在他看来空旷的位置上,有着最浓郁的药草味儿,只是他现在还没有把这股味道和有人联系到一起。
  栗歆筠小心翼翼的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枚昌旺籽把它丢到了自己的正前方。这是瀛洲随处可见的一种草药,主要是用来做药熏的,有着浓烈的药草气味儿。
  好在这阳宗先生是个实战经验丰富的老手,他瞬息间的应对后,那净月卫蹲下从身边朝着草籽的地方用手试探着,摸到后又捡起来闻了闻退回到了刚才站的位置,用手把它送到另外一个守卫的鼻子便,不停发出各种音调的恩恩声。
  霖箬这才松了口气,又觉得前边来了一股力量拉了自己一把,便被拽进了那镜面咒之后的石室里。
  等他回过神来,一只眠蛾正停留在卫子玠的指尖,周围那七八个守卫都背靠着墙,鼻息深重陷入了沉睡。门外的四人也趁着两个月净卫闻味儿的当口,闪进了屋内。
  卫子玠把眠蛾收到了怀中,两手相握呈剑指状,他的影子便突然分成了七八分,一阵诡异的扭动拉长后,伸向了几个守卫的影子里。仿佛翠鸟捕鱼一般,他分支出的影子将那些守卫的影子牢牢的抓住,那些睡着的守卫就又自己动了起来。就像睡觉一般,纷纷躺在了地面上。
  “这卫子玠办事确实干净,这样就免得这些人突然倒下发出声响来。”霖箬暗暗在心里想着。
  待所有人都进了屋,霖箬才开始打量起这个房间,一个灯台蜡烛都没有,除了门口因为能看见楼道理的火把稍微有点光之外,其他地方一应都是暗暗的,虽不至于伸手不见五指,但那种整体光线确实不好。
  在石室的最里面靠墙的地方有重重纱幔围住了一张石床。外圜的轻纱正被风吹的飘来荡去,让人根本看不清里面的情况。
  卫子玠也顾不上多想,直直走到床边,隔着纱幔低声的呼唤着,那声音充满了霖箬他们不曾从他的言语中听过的柔情:“妹妹,妹妹,你醒着吗?”
  “哥……哥……”纱幔中的人回答的着,短短的两个字,断断续续蹦出,气若游丝,有气无力,张口闭口之间就像一个会说话的木机关,听起来就知道她被一种深重的痛苦折磨着。
  “妹妹,哥哥给你带了医生来。他可是瀛洲数一数二的医生,你别担心,一定能治好的。”
  栗歆筠也快步上前,从如意袋里拿出了药箱摆在床边,从里面取出了一个瓶子,里面的一颗药草,茎的下端和根部都卷曲着,呈现一种枯败的黄色。而上面绿油油的叶片和饱满淡黄花苞正散发着幽微的光线,就像一盏小小的提灯。朦朦胧胧的将床边的方寸之地照亮了些许,只是那重重的纱幔里却更暗了。
  霖箬仔细的看着那个瓶子,有些好奇:“先生,这是什么呀?”
  栗歆筠一边快速的把针囊符袋一应工具都拿了出来一边道:“季夏之月,腐草为萤。这是茕国特有的草药,叫灯枯草,古时候传说这种草枯死了就会变成萤火虫。这也是我带出来的最后一颗了。”
  “如果它不发光,根茎再绿一些,看起来就像败酱草。不过那种草一股馊酱味儿,一般都是让人剪了的。”
  “你可别小看了败酱草,”栗歆筠手里还在准备着,“其实灯枯草和败酱草还是亲戚呢。两者都可夺百毒于鬼手,有起死延生的奇效,病的越重,效果越好。只是灯枯草药效大,败酱草需要用很多才能同效。希望拿出来只是照亮用,在姑娘的身上用不上吧。手伸出来。”
  栗歆筠一惯是个细心的人,这女孩儿长久卧病,想来也不会穿得太周正,若是贸贸然伸手进去摸太阳穴,失了礼数可不大好。
  听他这么说,卫子玠连忙伸手到床边,将他妹妹的手扒拉了出来。
  “哥……哥……疼……”栗歆筠听那床里又发出了那种让人听了极不舒服的痛苦呻吟。卫子玠放缓了自己的动作。被自己握着的那只手,已是骨瘦如柴,皮肤也松弛的耷拉着,看了只是不住的心疼。
  栗歆筠连忙上前用双手端住了那瘦肉的手臂,可这么一凑近才闻到从帷幔里传出的阵阵腐败气息。那种血肉的腐败味儿,甚至超过了他在战场上闻到的伤兵溃烂的伤口才有的味道。
  隐隐觉得事情不好,他赶忙搭起脉来,可这伸手一摸,只觉得指尖空洞无物,要不是听到女孩儿方才的声音,一定会以为这是个死人。
  不过看诊多年,栗歆筠也确实诊治过一些病人气血虚浮,脉搏沉底滑腻粘稠难以摸到的那种脉象,他连忙从指尖灌了些灵力进去,想用问脉法试一试。
  可又是大吃一惊,那些灵力进入女人的脉搏之后,只如泥牛入海一去不回。而自己的灵力以指端为接口,像在一点点的被什么抽走。
  卫子玠看他眉头越皱越紧,急着问到:“敢问先生这是……”
  “你妹妹到底是怎么病的?事无巨细的告诉我!”那医生问到,语气里尽是严肃。
  重重纱幔之中,那女人的灵火已是残灯摇曳。在栗歆筠看来已经与半枯的灯枯草毫无区别,皆是灯枯凋败的样子,只是这草木终有春回之时,这人可再有回天之日呢?
   平妖二十年 是由 小佛 创作的都市小说,情节引人入胜,苗疆三部曲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倾心打造,爱去看看首发,敬请关注 http://www.27kk.com/txt/8493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