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看看 > 玄幻小说 > 撼椿纪 > 第二十五回 万千粉饰如泡影
  “你去把刘芳带来,让她去卫小姐那里。”一行人等到甫至崖脚下苏雯便吩咐了一个近处的暗字部卫士。
  “瞬莹,你能听到吗?”霖箬通过灵蝶的交感暗暗地问着瞬莹。
  “可以的,”灵蝶那头传来熟悉的声音,“给你说个好事情,吴观的伤势已经没有大碍了,栗先生的医术真是高明。”
  “你让他好好休息,现在有个事儿,你能不能把我和栗先生那边交感起来?”霖箬一边走一边在心里说着。可是走着走着前面就是一条岔路,他开口问到:“坛主现在应该去哪里?”
  “什么去哪里?”瞬莹那头有点莫名其妙。
  “公子我也看不见啊。”这问题可把苏雯给问住了。
  “不是和你说的。”霖箬本来是想在心里回瞬莹,可谁曾想一着急竟说出口来。
  “世子,这里还有第二个坛主吗?”苏雯有点迷惑。
  “啧,哎呀!乱了!”霖箬抱着头,现在除了得顾着自己的想法还得顾着瞬莹的想法嘴上要说、脚上要走、眼要看路,真是一个人硬生生分成七八分,脑里乱糟糟一团,哪里也顾不上了。
  “噗呲,”苏雯第一次听到霖箬不是正经八百有理有据的跟她说话,一副疯疯傻傻的样子反是觉得十分有趣,“公子一定是在安排什么吧。这样,你让常怀仁来带我。”
  苏雯抬起了另只手,常怀仁便将肩膀凑了过去,带着苏雯往左边的岔路口走去。
  “我是说,你能不能用晓蝶术把我和栗先生交感起来,但是不要把你的感官也混在里面。”
  “原来就这个事情,可以的,等下我说完话之后你再看看。”
  转过了岔路口后他们走上了一条约莫三马宽的路,直直通向那个广场,现下两边的房屋门口已尽是重明黄色的重明鸟灯笼,柔和的光线在夜幕中并不显眼,反而是把周围衬得影影绰绰一片朦胧;屋檐下都结着黑白的绫罗,上面用明黄的绣线绣着飞燕衔月的图样,只在正中处两色的缎子拧成了一朵大花;那些花坛里都空了,家家户户都把花坛里的黑白花朵收了起来,编成了花环一应挂在门口的当街的竹篱笆上;屋边来回流动的水渠里,无数的白色莲花浮灯顺着水来来回回的飘动着,若有似无的光线只把水流显得更加黑暗,就像一条毫无生气的黑色绸带只是偶尔波动着。
  “要不是知道这是庆典,我还以为这是谁的葬礼呢。”霖忆小声嘀咕着,形容的倒也十分贴切,是夜的影祭城真布置得像是国丧。
  倒也有违和之处,那便是纷纷朝着光产赶去的人群,此刻已是熙熙攘攘,人头攒动。百姓们倒是颇为喜气,男人们举着火把三五并排地谈笑着,女人们手中的篮子里都放着白色的蜡纸和香烛也是两三而聚闲话家常,孩子们三五成群在路上追来逐去,有些孩子带着黑色的面具,有些提着白色的纸灯,更有顽皮的跑了几步之后就向大人嚷嚷着要骑马马肩。远处除了法螺的声音外,还有别的乐器夹杂着鼓声传来,真是“人约黄昏后,灵堂灯如昼”。
  而路的两旁仿佛凭空多出些小摊,有卖火把的、有卖香烛蜡纸的、有卖面具纸灯的,有卖日常用品的,还有各色小吃铺正在散出阵阵柴火气,那些黑白汤团,油炸花面,肉燕烧饼直看到霖忆犯馋。
  “嚯!真够热闹的。不知道什么最好吃。”霖忆伸着头,四处张望着,尽管这是临墨常有的灯市景象,但配着这有些怪异的装扮只让人感觉新奇。
  “寻常大家日子都清苦,这城里到晚上会宵禁。所以一到血月日和新月节大祭还有中望节小祭的时候大家就铆足了乐。平时也是不准摆摊的,到庆典之前这些小吃店才把手艺尽数拿出来。不过大公子可能就没有这个口服了。”苏雯亲切的说着,此时的语气已经没有了一开始的严肃拘谨,倒像是一个东道主在接待朋友。
  “啊?”听她这么说霖忆有些失望。
  “因为我们这里不使钱,大家都是拿了自己名字的纸片去换。若是日后那摊主需要点什么柴米油盐就可以拿着纸片上门去要。”
  “就是打白条嘛。”霖忆道。
  “倒也可以这么说。”苏雯笑着回答。
  “那坛主帮我跟那个卖糖丝肉丸的打个白条吧?”霖忆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那些抱着酥脆糖丝外衣的肉丸子就走不动路了。
  “大公子有所不知,有教阶的人都有戒律,日常饮食要戒糖,戒荤腥,戒香辛。若是坛主去买吃的,别人肯定不肯收条子,反倒麻烦百姓了。”常怀远帮苏雯解释着。
  “你日常在伙房工作,倒是记清楚。”苏雯只觉得这两个大男孩也都不是难相处的人。
  但霖箬此刻并没有心思去看眼前的这些景象,他的脑里是另外一幅画面,那画面和这满大街的喜庆相比,恍若隔世。
  当霖箬他们走到一处路口时,两个净月卫押着身着巨大赭石色袍子的刘芳站在石屋的门口,净月卫拉下了她的兜帽解下了她的袍子。就见她拘谨地站在那里,双手相握在小腹之上,十指下意识的不停变化着紧扣地姿势,但每一种都带着难掩的不安。
  手上是一副枷锁,银白发亮的铐子锁在手腕上,每边的铐子中间都有一道矩形的裂口。
  “进来吧。”卫子玠朝着门外道。
  她才进到堂中,石窗里就传来一声格外洪亮的法螺声。
  子玠看她将脸下意识的朝那声音传来处转了转,开了口:“刘家妹子,坛主请你来,是想给你个补过的机会。大家都是老相识了,你如果能帮我这个忙,我可以不要月泪的赏赐,去求梵使免了你的缶刑。”
  刘芳好像并没有在意他的话语,猛地转过头,紧皱着眉头用一种极为痛苦的表情朝着卫子玠,神态失常、举止崩溃,用手指着那扇石窗的方向,喉咙里不停发出呜呜声。
  “我明白,但是你知道没有人有这个能力。”
  听卫子玠这么说着刘芳突然整个瘫软在地上,突如其来的希望就这么被子玠的一句话给抽空了。
  “我妹妹出事当晚是你执双合礼吗?”卫子玠问着,可刘芳只把满脸漠然地朝向子玠的方向,又慢慢转了过去,丝毫没有回答他的意思。
  “刘芳,”卫子玠难忍心中的崩溃走到实女的跟前蹲下,用手按住她的肩膀大声质问着,“你听着,不管你的回答有没有帮助,我都会帮你求情。但我妹妹命悬一线,若是不知道病因,我便没有办法救他!”
  刘芳起先还沉默,可是被那帷幔中突然传出的声响吓得一怔。
  “瞬莹,你可以把栗先生的灵蝶一分为三吗?”事情似乎已经到了一个隘口,若是刘芳无法说话便没有办法沟通,霖箬只好向瞬莹问了这个问题。
  “不用,”那头的瞬莹答了话,“你若只是想交感,而不是要施放什么法术的话,栗先生他们可以把保持身体上的接触,然后我把各人的灵脉之间的隔膜去掉就可以了。”
  栗歆筠听完便将灵蝶放到了刘芳的肩头,对卫子玠道:“你握着她的手。”
  卫子玠刚刚用左手握住刘芳,就感觉自己的右手也被人抓住了,本能的警惕让他回过头去看了一眼栗歆筠,那只手此刻很轻用羽毛也不足以形容那种轻盈的触感,而且木人的体温给人一种奇特的感觉就像是被春风吹过的青草。
  “好了,”四个人都听到了脑里传来的瞬莹的声音,刘芳似乎被这样的对话方式惊讶了,环顾周围寻找着声音的来源,她的眼角开始因为激动而流出泪水,自从成为实女之后,她已经太久太久没有看见过任何的景象,尽管现在石屋里很昏暗,但眼前的世界时如此的真实,“你们现在可以和她说话了。”
  刘芳挣开卫子玠的手,急切地来到了石窗旁向下眺望着可眼前还是石屋的景象,然后便归于一片黑暗。
  渐渐的她的眼前开始出现她想看的景象,那是俯瞰的广场火把在夜幕中聚成了一处光海,人们围着祭坛规矩的坐下。她的掌心传来了那种青草的触感,是栗歆筠拉着她的手,有一种异样的感觉让医士皱了皱眉头。
  “很久没有看过这样的景象了吧,”她的耳边是栗歆筠的轻声细语,泪水开始不停的从针脚处滴落下来,“失而复得,总能给人带来至高的喜悦。可我知道你想看什么,哪怕是你才回会久违的视觉,哪怕你激动万分如同重生,你仍惦记着你的相连,这世上对你最重要的人。”
  栗歆筠用手指了指石床上的女子:“她也好久没有看过这样的景象了,她和你一样,日复一日的躺在黑暗的石床帷幔里,真切的感受到自己的生命如流沙逝于指尖一般在渐渐的消失。而他的哥哥,也只能如你一般日夜煎熬,却无能为力,因为这也是他骨肉相连,这世上他最重要的人。你比任何人都明白这种感觉。”
  “或许我有能力救她们,可谁又有能力救我的孩子呢?”大家的都在脑里真切的听到了这个充满苦难的女子的声音,那一刻连她自己也瞪大了双眼感觉不可思议。
  “这世上有太多我们仅凭自己做不了的事,所以我们才会需要别人,不是吗?”
  “你的意思是?”刘芳似乎不敢相信他说的话。
  “如果有机会我们可以帮你想办法。”栗歆筠点了点头。
  刘芳张了张口,然后又把嘴闭上了,她显得十分犹豫:“我只怕我说出口来,这世上便再没有人愿意多看我一眼。”
  “难道子珊的病是你弄的?”这样的言语让卫子玠又急又怒。
  “我只是一个瞎子,一个女人,一个残骨,我怎么会有这样的本事。”刘芳借着栗歆筠的眼,还在看着下面的广场。
  “那你为什么这么说?”卫子玠追问着。
  “因为我的懦弱与惊恐我没有告诉坛主。那晚我其实没有执礼。我在甬道里跪了一夜,梵使都没有传召我。我是听到屋子里有动静的,但是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所以我不能乱说。”
  听到这样的答案,众人的心都是一沉,刚到广场上的霖箬耳旁已经只剩风声,此刻没有一个人说话,刚刚看到的希望,又这样的破灭了。
  广场上的众人都纷纷起身,有序的给苏雯让开了一条通往祭坛的道路,不论男女老幼都单膝下跪目送着一行人通过。
  无数的人迷恋这样的感觉,这种权力与支配的感觉。它会让一个人鹤立与芸芸大众,从而开始俯视他的同类。其中无可计数的人为之痴迷癫狂,君主们打造了虚假的权柄、教士们编造利己的戒律、贵族们自别于寻常的血统、商人们熔铸了欺诈的货币,不择手段地巩固这高人一等的虚妄。
  其余的人就被他们奴隶在猪圈样的世界里,就如待宰的牲畜,随时奉上自己的骨血供养着这些他们连仰望也要用尽生命的人。
  穿过人群,霖箬看到的是那个巨大的祭坛,它被包围在一个挖开的圆形壕沟正中央,基座的四周都雕刻着这样的画面——在月光之下,所有的冠冕、族符都破碎一地,唯有握着月神神谕的祭祀们带着那些佝偻的百姓在舞蹈。
  他们都被骗了——亲自用血肉夺来了砍杀的刀剑,却又将它双手献给更加邪恶的屠夫。
  那些扭曲虚无浮雕的线条都是中空的,扭结着攀上祭坛的表面,一条条的凹槽汇聚在中心的残月处。
  而那些线条的下端延伸到祭坛的底部,从那里开始有好些凹槽四散到祭坛周围的壕沟里,而这些正好构成了工人们用石碾压出的灵树图底部的土地和根须。繁多的根须就如同扎根在祭坛的人像上,用他们的的身躯作为养分,孕育出了铺在地面朝着神像的枝繁叶茂的树冠与笔直的树干。
  这瀛洲的古老图腾展示了世界的真相,人们终日膜拜,却不曾参透,不曾了悟。他们已经对着骗子们改造的符号膜拜千万年,直到跪已经成了一种习惯。
  多么讽刺的画卷,霖箬不禁这么想着,跟着苏雯的脚步如同行尸一般走到了神像的右边。那神像的左手正剑指朝天,它冷眼俯视着他的子民,默许着一切的不公与失义,却又故意将罪恶埋葬在最深的泥潭里。
  而在它的左脚边,就是他授以权柄的那些人铺着圣洁白缎的坐席。
  那里现在正坐着一个人,那顶高到让人感觉失衡的面具很显眼。待苏雯和霖箬他们落座之后,成道远便退下了高台,人群又按照开始的样子规矩的列起队来,手中的火把在霖箬的眼前如规整坟墓上燃烧的磷火。
  只见梵使拖着长长的袍子向着祭坛的方向走去,伴着他的行走的步伐,人群齐声的跺脚,法螺也用最大的音量拖长了声调的轰鸣着,那声音听起来庄重而悠远,在宁静的夜色中,就像宇宙之初的爆炸的轰鸣绵延过时间、空间朝着人心底袭来。
  他走到壕沟跟前,手心向下抬起,刹那间所有声音停止,仿佛时空都随着那手势而终结,空空留下一片俱寂万籁。
  他将左手放下,右手轻握成拳,在壕沟里腾地凭空窜出三人多高的蓝色火焰,那火焰并不灼热,在霖箬看来就像是那晚从魁尸身上发散出的那种极寒的火焰。
  火舌扭曲弹动着,并不随风摇曳,而是如同上万个出窍的灵魂聚和在一起飘动着,那些火舌处的空洞便是他们在哀嚎。
  突然他说话了,那声音洪亮无比在广场的任何角落都能听得一清二楚:“神说,你不可试探他。尤不可以用你侍奉的心试探他。”
  “飒!飒!飒!”他的话音刚落人群便齐齐的低吼着。
  “可凡人得道的路,是神用试探铺就而成,凡那些不见而信者,便是有福的。”
  他说着,只见他轻松的踏过了壕沟上用石板搭成的桥,那熊熊的火焰竟然连他的袍子脚都不曾燎到:“信即是道,信即可踏过万千火海。”
  “飒!飒!飒!”
  “而那些见而不信者,”他说着,霖箬两名暗字部人押着一个卫国装束的人也走了过来,“那些假意侍奉者,那些崇拜多神者,那些反复无常者……”
  说着他们便把那人迎着烈焰抛入了壕沟中,只听一声惨烈的嚎叫,那人的四周被烈焰所包裹,顷刻间皮肤沦为齑粉,血肉也开始脱落,最后连骨头也尽燃,一丝尘埃也不曾留下。
  “必会葬身在审判的真理之火中。”梵使的话音刚落,转过头来看着霖箬。
  “飒!飒!飒!”人群又是一阵低吼。
  这是赤裸裸的威胁与警告,这样惨烈景象让霖箬双手握拳,眼眶里全是愤怒的泪水,他直直的看着那双面具之下闪动着得意目光的眼神,正要立身而起,苏雯却一把抓住他的手,拦住了他。
  “信仰不容犹豫正如神罚无处不在,你我都无能为力。”苏雯低声的说了句。
  “那么你该看看这个。”就在双手搭上的一瞬间,苏雯诧异自己为何看到了石室中的画面,听到了栗歆筠的声音。
  “看看你们的神是如何残暴,如何教你们的百姓说谎的,”栗歆筠说着走到床边,“刘芳你确实懦弱,你是一个被欺压至深的人,你为什么还要帮他隐瞒?”
  栗歆筠决绝的拉开了那最后的帷幕,毫不留情的将那女人的形体展示在众人面前。
  一瞬间,刘芳呆住了,见惯了生死的卫子玠张开的嘴巴被逼迫的发不出丝毫声音,眼泪从他崩溃的瞳孔中止不住地流出,苏雯不自主的站了起来,而霖箬的头已经埋到最低。
  这个女人用身体戳破了影祭城精心粉饰的泡影。
   平妖二十年 是由 小佛 创作的都市小说,情节引人入胜,苗疆三部曲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倾心打造,爱去看看首发,敬请关注 http://www.27kk.com/txt/8493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