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看看 > 玄幻小说 > 撼椿纪 > 第二十六回 亘古血夜盖人心
  “哥…哥…”那具身体似乎是感受到了什么,从病床上缓缓立了起来,这声机械而断续的呼唤,还伴着关节咔咔摩擦发出的响动。
  卫子玠并不敢认眼前的这个东西,那是他从来没有见过的诡异生物,可这生物的声音确实是他的妹妹。他看到了那个生物的身体上挂着一个吊坠是那么的熟悉。
  最后,这个东西仅剩的那半张脸终于让他确认了它的身份。那半张还看得出是人脸的脸庞上,眼珠出去似乎随时都要滚落出来,而现在它仿佛不受控制的滴溜溜的转着,始终看着卫子玠的方向,卫子玠只觉得恐惧,脚不住要往后退;那头顶零星头发胡乱的卷曲着,它正缓缓抬起那只干枯瘦弱的手朝向卫子玠的方向,在拼命的索取着,渴望着。
  卫子玠留着泪的脸越发的混乱,难以置信的恐惧感,只让他步步后退,直到那快要脱落的眼球边流出混着粘稠液体的眼泪来。
  它的腿部的皮有着触目惊心的褶皱和脓包,在栗歆筠看来那是一种典型的烧伤。
  整个身体的左边就已经看不出是什么了,仿佛融化了一般成了一摊挂在骨骼上层层堆叠的烂肉,上面还长出好些类似鱿鱼脚一般的触须,那些触须纷纷对着卫子玠的位置招摇着,一个眼球镶在腰部正汩汩流出些不明的液体。
  那怪物还在呼唤着:“玠……哥……哥……我……是……珊……珊……啊……”
  卫子玠终于难以忍受这样的的痛苦,亲情的联系超越了恐惧与恶心,他奔到床边,抱住了那个怪物,不停哭喊追问着:“珊珊……你怎么了?怎么会这样?”
  卫子玠伏在那具散发着浓烈气味儿的身体上,只听到那个怪物喃喃得说道:“她……她……”
  那摊肉的两个错位的眼珠此刻都发现了刘芳,刚才那种不受控制的转动停止,卫子玠被一阵巨大的力道推开,只看它伸出那只人手,顺着床边流到地上,那些腐肉的触须不停的在空中打着圈像是要抓住什么。
  当它触碰到地面时,便十分吃力的蜷缩起身体,借着触须的伸缩和手的支撑发出野狗似的低哮朝着刘芳的方向蠕动,所过之处只留下一道混着血脓的粘液。
  刘芳的视野已经因为两人手掌的脱离再次消失,她并不知道眼前发生了什么,只是异样的声响和气味儿让她感觉到有什么东西正在朝向自己,便下意识的往后退。
  栗歆筠快步上前抓住了她的手,用身体堵死了她的退路,她就这看见了眼前的令人发指的怪物。
  “别,别过来!你放开我!”
  栗歆筠很久没有做过如此狠绝的事情,他明白如果不让刘芳亲眼看见,让她感受这种恐惧,她是不会说实话的。他在刘芳耳边低声的说到:“你们的梵使,在庆典之前都不忘了双合礼,怎么反倒了正经的礼仪时倒不召你了?”
  栗歆筠接着说道:“刚才和你交感之时,我的手在接触你的一瞬间,便感到你的身体跟寻常女人大有不同。”
  “你别说了!别说了!”刘芳整个人已经被栗歆筠逼到崩溃。
  “我必须说!因为你根本就是个无法生育的石女!”
  随着那女人崩溃的哭出声来,门口的两名月净卫也跑到了近侧,栗歆筠的话无疑于又一枚威力巨大的起爆弹,惊得苏雯也难以自控得从座位上弹了起来。
  “这里没事,你们下去吧。”卫子玠支开了那两个净月卫。
  “等等栗先生,”苏雯在脑海里问着,因为她实在不敢相信这个事实,“这怎么可能呢?她已经生出了那么多个寻道子。”
  “栗先生的医术不会错,也并不是没有这个可能。您以往有见过她如这次这般抢夺过孩子吗?”霖箬问到。
  “如果她生不出孩子,那么每一个孩子都不是她的,她这次又何须抢呢?”为了不让梵使看出意外,苏雯强装镇定地坐了回去。
  “那就要问她了。如何逃过梵使的接触,如何在耳目众多的影祭城假孕,又为何宝贝这个孩子。”栗歆筠丝毫也不肯退让。
  “因为……”刘芳的声音在脑海中啜泣着,“因为只有这个孩子才是我的孩子。”
  刘芳开始诉说着自己的遭遇:“我是主动请求当实女的。我的父亲本来想请坛主用我和村头的夜香李家做交换婚配,不然以我家的地位我的弟弟有可能会一辈子光棍,父亲不会看着家里绝后。”
  “可是李家并没有男孩子啊。”苏雯问着。
  “我哪里有那么好的命,父亲是想让我去给年近五十的夜香李做媳妇换他的女儿。因为只有老头才不会在乎我还能不能生育。若是更别的家里交换,肯定会被以欺诈处刑的。”
  众人听到这里都倒抽了一口凉气。
  “正好在两家要提亲的前几天,那个人来了。我被选为丫鬟去照顾他的起居。那天他脱下了面罩我只看到他银白的头发,紫色的瞳孔,相若的年纪,若是跟了这样的人,我也算是情愿的。”
  “所以你自愿奉献了?”苏雯只觉得脑子里咯噔一声,那是什么东西在破碎的声音。
  “是的。我想着即便是我生不出孩子,那也是事后的事情了。这样就解决了家里的问题。可是我错了。”
  “可能因为都是彼此的第一个吧,他在起初的一年里都是召我行双合礼,渐渐也发现了我似乎怎么也不可能怀上孩子。开始的时候他是不在意的,渐渐的他周围的其他梵使都因为献祭自己的子嗣而不停的晋升,获得强过他百倍的灵力和权力,他开始怀疑了,于是召了别的实女,只一次,就有了孩子。”
  她擦干了眼角的泪痕,似乎终于下定决心不在为这些事情而痛苦:“在那之后的不久,我刚和他执完礼,就觉得床榻边多了别的人。我惊恐万分,羞愤难当,那个人翻来覆去的查验我身体的任何一个角落,然后告诉他我是一个天生的石女。”
  “那个时候他,”刘芳继续说着,“已经和一开始不一样了,他怒骂我,甚至说我一开始就欺骗他,甚至秘密羁押了我的弟弟和父亲,要将我们一家秘密处决。”
  “可是我的父亲求他,父亲告诉他,只要他留下我们一家的命,他有办法让他有好多好多的孩子来献给教廷。于是,他便与我父亲达成协议,每两年必须有三次以上的生育。”
  听到这里苏雯已经开始连连摇头,不敢置信。霖箬才开始觉得男女之事是如此的诡谲,对于只是丢了一些无关痛痒的东西的男人们来说,孩子可以成为任何的东西,甚至是自己晋升路上的工具,若是必要弃如敝履在所不惜;而对于那些承载了这个孩子肉体的女人们来说,孩子则是自己的命。
  “从那年开始,我就再也没有真的与他执过礼。每次轮到我时,总是由父亲送来从周边迷倒的女子来,源源不断的接替我与他执礼。他从一开始的拒绝到接受再到习以为常仅仅两个月,我也从一开始的难过渐渐麻木到最后可以站在床边冷眼旁观。而每次当其他梵使来的时候,他就总是谎称我怀孕。由此我的父亲和弟弟都得到了安稳生活,可是到了后来,我也反抗过,想不惜一切去揭发他,可是他跟我说,他从神道中得了无上的秘密,他可以给我一个孩子。我便又动摇了。”
  不幸家庭,自私亲人,缺陷的出生,如果这些还不够打垮一个人,霖箬是不相信的,而没有什么别的馈赠比一个真正的骨肉更加吸引这样孤单的人。
  苏雯本以为这样的龌龊已经难以入耳,谁知道接下来刘芳所言更是让人目瞪口呆:“那晚,我像无数个召唤日那样,守在房间里,等他沐浴,同时也等父亲他们送来新的人。可是等啊等啊,也不见人来。他冷冷地对我说,低贱的人只要说过一次谎就会说一辈子,他扬言要惩罚我父亲的背信弃义将我赶出了门去。”
  “我苦苦的哀求,他也没有理会便直接睡下了,我只好一个人在甬道里失魂落魄的踱步,”霖箬有一种预感,这个女人接下来要讲的将是他们想知道却也更为残酷的事实,“珊珊问我‘阿芳,你怎么一个人在外面?’她有一个好哥哥,一个能护着她的让人嫉妒的兄弟,有一个缓慢衰老的漂亮容颜,我呢?我是什么都没有的。”
  “我只会因为别人的欺压和威胁而活着,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不公平的事情。呵呵……呵呵……”刘芳有些疯傻得笑了起来,阴冷的面目还带着些许的得意,“我便指着那黑灯瞎火的屋内床铺告诉他,梵使出门之前,把你的珠花放在床铺上,让我等你到了带你去拿。”
  “啊——”苏雯捂着嘴倒抽了一口凉气,卫子玠更是呆在了原地。
  “她不停的挣扎,和那些女孩儿一样。那个禽兽便用软枕盖上了她的脸。他并没有理会珊珊不停踢打的四肢,他习惯了这样的场景,隔着帷幕,我看见了他的身体不停欺负着。而珊珊的手从床头的石柜上抓到了那个放着光魂的琉璃罐子,一下下的击打着他的背部,他也没有停下。直到珊珊用指甲狠狠的挠向了他。他终于怒不可遏,起身抄起那个罐子,狠狠朝你妹妹脸上砸去。罐子碎了,他很惊恐,疯狂的用法术才把光魂的一部分从你妹妹身上转移了出来。可那东西很奇怪。”
  “太奇怪了,”刘芳头朝着屋顶,仔细着回忆着那个细节,“原本跟光魂一起诞生的魂乳和一小部分光魂就像有了想法一样,就融进了你妹妹皮肤里,消失了。”
  栗歆筠的双手放下了,他已经听到了他想听的,实在是不想知道更多的沆瀣。那个东西呆在原地,似乎是用光了力气,那个脱垂的眼珠旁,流下了更多恶心的液体。
  卫子玠双手一握,走到刘芳跟前,猝不及防的对着她的脸连续打了不知道多少耳光,只听着一阵啪啪声。
  栗歆筠冷冷的看着,他并不想去阻止。卫子玠就像用光了全身的力气,提着那实女的领子。
  “你告诉我……她从没有杀过谁,从没有害过谁,他想对自己妹妹一样对你们每一个人,你……你为什么……”
  那实女笑了连绵不断的笑意从她的鼻腔里喷出,那么嘲讽,那么苦涩,以至到最后,也成了声声呜咽。
  卫子玠拉起了她的手,大声吼道:“你为什么!”
  “为什么?那卫家哥哥,你告诉我,我选择奉献之前,我又做错了什么?谁又帮我问过一句为什么?还是说,我生在这里本来就是错的……”
  复仇!这是卫子玠现在唯一的想法,哪怕是要赌上什么他也要复仇。
  霖箬再也无法只是听着,他便问到:“刘芳,那些世人看来好的,帝王将相后妃嫔御下至黎明百姓,这世上所有人都活在自己的痛苦与烦恼当中。有些人,他们默默的承受着,有些人反抗者;可有些人选择去夺走别人所有的,正是这样的人害了你,你为何要选择成为他们那样的人?如果你想有人帮你向他们讨个公道,你便再告诉我,你为什么宝贝这个孩子。”
  “因为这真是我的孩子,我这辈子唯一的孩子。我年纪大了,也到了该卸下任务的时候,他承诺我到了这一天他会给我一个孩子。于是便在上次双合礼时用一点光魂的边角给我施了一个法术。”
  “可我并没有想到,这是他的一个计谋。他只是为了证明给别人看,我还可以生育。以此来羁押我,让我的父亲和弟弟继续为她带来更多的女子为他生育,他渴望能从他的骨血里诞下一名元婴,让他获得至高无上的地位。”
  刘芳说到这里,甩开了卫子玠的手臂,她已经不想再继续说着那些阴暗,那些肮脏。
  可这样的说法震惊的确实所有的人,栗歆筠也知道即便是寿命无尽修为高深的木人族长木渎子也没有这样夺天改命再生造化的本事。
  难道这就是光魂吗?
  刘芳自愿跟着两名月净卫走了,此刻这世上已再无她的立足之地,即便是缶刑,对于她来说,也未尝不是一种救赎。
  广场上,几个同苏雯一样双目混沌的长老,在一些年轻人的带领下,正托着篮子缓缓的朝着那燃着火光的祭坛走去。这群因坚定的侍奉而得到尊位的人,那虚妄的信仰如一道充满空气的墙壁,帮助他们推开了那猖獗的灵魂火焰,将那个怀中的婴儿放到了祭坛之上。
  这个庆典之夜的仪式,苏雯已经看过无数次,唯独这一次,她不再只是想静静的看着。她是一个月神的祭司,她不再想容忍一个亵渎神灵的人来执行这个仪式。她对着台下招来了成道远,吩咐了几句,那人便跑了。
  一轮血月终是升起。
  它亘古不变的挂在长空中,在那个亿万年未曾变过的位置,血色的月光笼罩着原本静默的大地,用月影将它分成无数的边角,每个角落里,都是一眼难以洞穿的红影斑驳,更见晦涩与阴霾。本是点亮夜空的神祗,唯独让今夜混沌不明。
  “万古是夜,让吾等直呼神名,让吾等拥抱神谕,让吾等开辟神路!”
  那刺耳的声音贯耳如雷。法螺齐鸣说不上是庄严还是诡异。
  世间表里如一者,几何?
   平妖二十年 是由 小佛 创作的都市小说,情节引人入胜,苗疆三部曲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倾心打造,爱去看看首发,敬请关注 http://www.27kk.com/txt/8493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