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看看 > 玄幻小说 > 撼椿纪 > 第二十七回 觉悟之时火焰肆
  “飒!飒!飒!”
  “飒!飒!飒!”
  梵使话音刚落,那广场上的齐呼让人惊惧、让人混乱、让人愤怒。苏雯只觉得那声音如同岩石崩裂,天地倾覆,从未有过的刺耳。
  那只手从黑色的长袍下伸出来,将那个被从睡梦中惊醒哇哇大哭的婴儿单手举过了头顶,像是鹰爪捏着一只燔祭的羊羔。另一只手抬到空中顿了顿,又放下了,刹那间广场便安静了下来。
  “神说那月影的国度必有吾等的马车。”
  那梵使停了停,接着朗声道:“兄弟们、姐妹们。世间有无数荆棘道路,我们穿越过来,汇聚在此处——月影之下。万千苦难聚成一点,从今往后,你们不再孤单!”
  “飒!飒!飒!”人群划一的响应后,又利落地归于平静。
  “我们带着苦难而来,欺压、奴役、不公让我们伤痕累累。这个世界用尽手段想要摧毁我们的信念,他派来那些违背道义的不义者,用伪神作为护符,压榨着我们的血肉,还要我们向他们感激这微薄的所有。而我们得到了什么?贫穷、灾祸、徭役、战争。今天,以神的名义,一切都应该改变了!”
  “飒!飒!飒!”
  “伪神们的权柄应该改变了,君王们的国度应该改变了,贵族们的荣耀应该改变了!这混乱的世界到此为止了!兄弟姐妹们的苦难伤痛到此为止了,后人们荒废的生命到此为止了,先祖的血海深仇也应到此为止了!”
  “因为有一位神,是要来世间为你们而战!我们都听过他的声音,兄弟姐妹们,孩子们。在黑暗中他对我们说的话。我们通过了这世上最艰难的考验,放弃了我们舒适却慵懒的生活、放下了血统和国界的陈见,选择了更崇高的东西,选择了为他而战!他选择了我们,选择我们迎接他的光照!在他永恒的国度!”
  “那些背信的人将没有这样的荣幸!至高者将为你们把他们的肉与灵一同审判——那不是复仇,那是正义!因为权柄、荣耀、国度都应是他的!”
  “萨哈拉基!”信徒们用木人的祓祝语高喊着常曦的名字,那声音山呼海啸,每一个人都热血澎湃,一种压抑了数千年的仇恨排山倒海而来。
  这是挑拨,这是利用,霖箬再清楚不过,这样的狂热就如同满布天地的柴薪,星星之火,便可燎原。他无法容忍一个披着神皮的政治家如此厚颜无耻的诓骗。
  他想要站起来,苏雯紧紧用手拉住了他,她十分明白,这样的场合下,任何一句反对话都足以让霖箬承受焚身之刑。
  她困惑了。以往听到这样的言语,她也会呼叫,呼叫心底那个救赎的道,呼叫那个在绝望中无数次给她希望的名字,可今天她只觉得迷惘,究竟自己的数十年信奉了什么?信奉的是自己所信的,还是他人施放的一个魔鬼,那些经书戒律到底是神谕还是谎言?
  “萨哈拉基!”一声声疯癫的呼喊,一张张热泪盈眶的脸,一双双高举的手,一切都陷入一种前所未见的痴狂。
  “经典上的话不会有错,因着那是教人良善。但苏雯,你是愿意相信那些假祭司所谓杀人的慈悲?还是那些你熟悉的经典?”霖箬再也坐不住了,他怒不可遏,这些想要摆脱欺压的可怜人,怎么就沦为贪婪者偷天换日的工具?
  “那么使者,我想问你。”霖箬推开了苏雯的阻拦,猛地从座位上站了起来,那突如其来的力道将桌上器皿一应打翻,失谐的金属碰撞声让全场归于一种难言的安静,数万的眼睛齐齐盯向了他。
  “这是一个来自不义之人的孩子,”梵使对众人说到。
  “惩罚他!”人群中一个显然是极端愤怒的人高喊着。
  “惩罚他!惩罚他!”信徒们也都齐声的跟随呼叫。
  那梵使将手抬起,止住了他们的声音:“不!神的道若是一味在信他的人心中发芽,那便不称为伟大;只有在反对他的人心中刻烙印那才是神迹。”
  人群又是一阵欢呼,那梵使用极为慈祥的虚伪声线问道:“孩子,你说,神会为任何靠近他的人指点迷津。”
  霖箬甩开了霖忆企图拉他的手:“那么谁又应该为他的国度流血呢?谁又是这国度的主人呢?”
  “孩子这国度的主人自然是他,那些残暴的旧贵族应该成为这开国的血祭。”
  “呵呵呵呵,”霖箬实在无法忍受这样伪善的说法,放肆而嘲讽地大笑着“如若有神,他的教诲应属于那些聆听他而践行他的人。而不是那些教诲别人而放纵自己的人。”
  霖箬走出了席位,渐渐走向高台的前面:“你们这些教会里的祭司没有一个会死于这场战争,在日复一日的诓骗中,或许这些无辜的人不会察觉,你们早就已经高过他们一等。等他们用自己的身体为你们撞开神都的大门口,又要奉上子孙的血肉给你们吸食。这样的国还是神的国度吗?”
  “兄弟姐妹们,我们看到了什么?我们看到了一个满身都是人间君主腐化痕迹的孩子,一个迷途孩子。我们应该责备他吗?不,他只是长久远离了神的教诲。我们应该用神的语言挽救他。这是牺牲,这是奉献,也是神允诺的必将成就。”
  “那这必将的成就为何不属于应许他的人民,为何他的旨意单单传递给你们这样的祭司?”霖箬朗声质问,字字有声。
  那面具下的人转头与他对视,久久没有回答,那杯遮掩的目光就如同暗影中的毒蛇,恐怖而阴冷。
  “无信而奸诈的人已无道可救。”冰冷的言语从他口中传出。
  “烧死他!”人群爆发出一阵残暴的呐喊,那些火圈旁的蚀字部弟子一拥而上,将霖箬牢牢的按住,送到了火圈的边上。
  直到如此之近霖箬也没有感受到那火焰的温度,但是一种奇怪而暴虐的炙烤感直让他觉得体内的水分在快速的蒸发。嘴唇瞬间便干渴难耐,直到此刻他才开始惊恐起来。
  “神说,”苏雯一下站了起来,“不可流你请来客人的血。”
  人群顿时哑然,然后出现了星星点点的嘀咕声。
  “坛主说的是《南暝卷》上神的话。”
  “对是神的话!”
  “苏雯!”那梵使似乎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一幕,稍微想了想,便朗声道,“神还说,那些企图离间你们的便是毒蛇,你不可与之为伍,应当一刀两断。”
  “梵使说的也是神的话。”人群里还是低声议论着。
  “神也说,”苏雯从来没有这样对抗过总坛的人,扶着桌子的手已经在这样的威压下开始发颤,“我的道自是永恒。那些质疑者,汝当归化,而非镇压。应让他们晓得博爱与宽容。”
  “神说,异端便如猜忌,即便是一颗草籽也会无休无止的发芽,你们应该在它还是种子的时候剔除。”
  “神说,不可妄执我的权柄,因为家人有戒律审判,不信的人有我审判。”苏雯大声的喊出了这句话,那是她默诵过无数遍的话,此刻她是如此的理直气壮。
  “对,对,这是神在《南暝卷》的《训诫书》里是这么说的。”已经有不少人开始在人群中暗暗的说着。
  梵使再也没有回答,双眼死死的盯着苏雯,可苏雯这次已经不再惧怕,她知道她所信靠的是什么,一步步走到台前:“你们不可效仿那些假义之人,但应听信他们诵读的戒条,因为他们只言不行,而我要教你们知行如一。”
  “我要教你们勇敢,我要教你们清明,我要教知道什么是这世上的唯一真理。因着那是我的话,因着那是你们灵魂的粮,因着那是世间唯一不可变一字的真谛。”苏雯越走越踏实,越说声音越洪亮。
  那声音才是真正的福音,它仿佛穿越天际而来,许多的信徒已经开始祷告。
  “哈哈哈哈哈,”霖箬嘲讽的笑声响彻广场,“你是总坛的梵使,她只是你的下属。如果神说的话不会错,看来你并没有你的下属明白经典的真义。所以你要审判我吗?还是说——你是神?”
  “他不是神!他没有这样的权柄!”已经有很多人开始喊出来。
  当然也有一些人还是在喊着:“烧死他!”人群中的人顷刻间便对立起来,甚至一些意见相悖的毗邻信徒开始对峙起来。
  “你们的坛主已经被外道所迷,苏雯,如果你觉得你所言是真理,你敢不敢通过这箴言离火?”梵使用一种极轻蔑的语气指着那个火圈。
  苏雯愣住了,这火圈不知道是真的辨别信仰还是什么奇诡的术法,可倘若自己不去,这些教众又如何能明白?可倘若自己死于术法,那么这些已经入了歧途的教众又会对梵使的话怎样的深信不疑?
  “神说,”那梵使用一种轻轻的挑衅的口吻道,“你必要知道我当对你有所试探。你只需相信,不要害怕。”
  霖箬只看见苏雯突然笑了,她低声回到,那声音仿佛是说给自己听的:“对,神是这么说过。”
  她缓步走到霖箬身边,只见她双手抬起,祷告着。
  “别去,这是个圈套!”霖箬伸出脚触碰了她的脚踝想要拦住她。
  苏雯轻轻的摇了摇头:“我必须这么做。”
  霖箬见她祷告了一阵之后,浑浊的双眼已经有泪在缓缓流出。
  “神啊!”她高声的呼喊着,“神啊!情不要离弃我!”
  她的手渐渐伸向那火焰的圈套,这是她这辈子走过最长的路,也是她这辈子唯一践行的路,她和信徒们都需要知道到底什么是对的。
  霖箬只看她的手离那火焰越来越近,紧紧的闭上了眼睛,他知道这样的一个奉着假神旨意的人,绝对不会用真的神力来考验信徒,这只可能是个术。她不愿意看到苏雯就这样引火自焚,可他无力阻止。
  苏雯的手已经快要接近那火圈,极度的炽热灼烧着她的灵魂,那是来自灵魂深处的干枯,由内而外的燃烧。
  “看!”人群里开始发出一些异样的惊呼。
  霖箬睁开了眼睛,只见苏雯安然无恙的走在那石板上,周围的火焰被一阵银色的柔光形成的罩子隔绝开来,为她打开了一条通路!那火焰还在猛烈的燃烧着,无论怎么暴虐,却没有一丝火舌侵入到那个光罩里面。
  “坛主才是对的,她做到了!”人群里开始惊叹。
  苏雯伸着手摸索到了祭坛的中央,就站在那梵使的身侧。
  “不可能,”那面具人无法相信眼前的以前,频频摇头,“这是什么妖术!”
  “这并不是什么妖术,”苏雯抬头朝向天空的方向,泪水还在从她的眼角流出,脸上还带着一种解悟超脱的笑,“只是神说,不可试探他的道,神也说,他必叫信他之人坚强。”
  苏雯话语一落就看见那原本蓝色的火焰嗖得转变了颜色。血红的焰心跳跃着,阵阵温暖治愈人心,而那外焰也变成了耀眼的光辉从火舌处折射出七色的光彩。
  “二位的争论还是等一下吧!”人群里突然传来卫子玠的声音,众人的视线纷纷转向广场的入口。两个净月卫押着刘芳跟在他后面,然后便是栗歆筠和吴观,他们抬着一个担架上面用杯子严严实实的盖着什么东西,旁边跟着瞬莹。
  “神的话语只是他的教诲,”子玠一行人拨开人群,走到那火圈旁,“但神同时也会施下神迹。那更令凡人信服。”
  他转向了人群的方向:“兄弟姐妹们,你们看过梵使的神迹。”
  他冲着梵使的方向说着,那面具之后的人高傲的点了点头。
  霖箬不敢相信,卫子玠居然在知道了自己妹妹的残忍真相后还能说出这样的话。
  “可是。”卫子玠并没有过多和那面具交流,转头一把扯下了那担架上的被子。
  那女人扭曲的病态身体便展示在众目睽睽之下,随着子珊艰难的坐起来,众人一阵惊呼,她腐败的躯体,流动着从驱赶堆积到腿部,从腐烂的骨肉上伸出的无数触须正在空中摇摆着,眼球不住的转动,骇人而恐怖。
  “你们有没有见过什么神迹,是会把人弄成这样的?你们看到的这个怪物就是我四年前病了的妹妹。你们都认识她,她曾经漂亮,和善,充满活力。可是她被这个梵使玷污了身体,沾上光魂后就变成了这样。有哪一种神迹是要强行侮辱你们的姐妹妻女?是要杀死你们的儿子?是要你们不准有自由的思想?这就是梵使的神迹。”
  “就在刚刚,你们才看到真正的神迹,他让一个坚信的人可以战胜一切邪恶的术法!这不是神迹是什么!”卫子玠指着壕沟里的光焰大声喊道。
  人群终于动摇了,这恶心扭曲的事实让他们灵魂中的东西觉醒了,那些人纷纷开始朝着火圈聚拢而来。
  “他不是神的使者!”一个女人的声音高呼到,有一些人群开始尝试穿越过苏雯设下的火圈,他们都安然无恙,愤怒的人群聚拢到那个梵使的边缘,准备要逮捕他。可是却被一种无形的力量推开了,有些甚至被那梵使周围的空气扭结成的能量波打飞出去。
  “你们这些愚蠢的牲畜。”众人包括苏雯都感觉到了周围的空气在急速的流动着,强大的气压让人无法呼吸,一种猛烈的冲击将他们从祭坛上弹了出去,苏雯也飞到了霖箬身后不远处。她燃气的光焰熄灭了,取而代之又是那邪恶的蓝色火焰。
  “我当然不是什么神的使者。因为,我就是神的影子!神啊!接受这血与火的燔祭吧!将你的神力赐予给我净化这些顽愚!”
  只见他将刘芳的孩子抛到了祭坛的中央,那婴儿的身体旁凭空开始出现了烈焰,随着那婴儿身躯渐渐的湮灭,开始往下滴落着能量,那颜色很熟悉,就像是坤泽牺牲时的那种未曾见过的圣洁白色,顺着那浮雕的凹槽就像水一样渐渐灌满了整个灵树图。众人才看见那神像上也充满了无数隐蔽的凹槽,它们正贪婪得从灵树图中吸取着能量,一些远古的古怪符号开始在神像上闪闪发光。神像的瞳孔中开始流出银白色月泪来。
  刘芳拼命的甩开了身边的净月卫,朝着祭坛跑去,她这一声都没有迸发出这样的力量,可还没等她跑进那个壕沟,梵使只是看了她一眼,那火焰便像有了生命一般窜起,如同鲨鱼的大口一样扑向了她,只一瞬间,这个可怜又可恨的女人她的身躯与灵魂便消失了,似乎从未存在过。
  而那婴儿的身体就在这个奇异而宏大的仪式中如陶罐一般偏偏剥离瓦解,最后只剩下了一颗凝结着血光的琥珀色结晶。
  这难道就是光魂?霖箬被眼前的这样宏大而残忍的术震惊了。原来所谓的光魂月泪都是用人命换来的。
  那面具人撩开了自己的前襟,在他的胸口上有灵树的刺青正在发出夺目的光彩,那种光彩的频率和光魂是一致的,像是一种呼应和共鸣。然后那光魂便整个被吸入了刺青当中。
  啪啦一声那面具碎裂了,里面是还是那个白发的英气男子,不过他癫狂了,飘在混乱空气中的长发,和不停往外射出银色光线的双瞳看起来就像一个魔鬼。
  “而现在!我!就是神!”那一身如雷贯耳。
  火焰从壕沟里向四处奔袭而去,如火龙出海,万马奔踏,那些火焰精准的奔着广场的出口而去然后顺着圆形的便散开,将所有的人围困在广场中,随着他抬手之际,众多的蓝色火苗如同群蛇出洞,从火墙中剥离出来,溅撒到人群中,那些碰到的人便在哀嚎中被火舌吞没,失去了响动。那长大的火苗便又化成火舌朝着旁人而去。
  栗歆筠急忙将卫子玠吴观瞬莹等人护在身后,用散开周身如星斗一般的灵力形成了一个星宿墙,那些星斗和迎面而来的火舌撞击着,一并消失了。
  苏雯虽然被撞晕了可霖箬看到她的身体周围自发的形成了刚才的那种光罩正在保护着她,自己已经避无可避,只好向苏雯的方向跑去。
  可还没等他接触到苏雯,一道从旁边燃烧的人身上分裂出的火舌就窜向了他,点燃了黑白长袍的下摆,灵一只分裂的火箭也朝他的面部袭来。万念俱灰间,他已准备好迎接这焚身的火焰。
  “嗖———”
  一道白色的圆光从他不远处的一个人手中升起,似乎是一枚袖箭。它带着尖锐的声音划破夜空直冲云霄,然后在血月悬停之处炸开,迅速膨胀成了一个巨大的银色光环。
  就在此时两道符篆飞到了他的身前。
   平妖二十年 是由 小佛 创作的都市小说,情节引人入胜,苗疆三部曲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倾心打造,爱去看看首发,敬请关注 http://www.27kk.com/txt/8493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