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看看 > 玄幻小说 > 撼椿纪 > 第二十八回 剑击月影一场空
  “左前方有灵力聚和的感觉。”瞬莹对栗歆筠说着。
  “这次不是一个是两个。你哪里来这样的本事?”相较于瞬莹对灵力的直觉,苏雯特殊的双眼则是清清楚楚的能够看见,在她的脑海现在清楚的看见了有两处的火球的灵能明显高于别处,正在以一种异常的情况汇聚着。
  广场上的活人已经越来越少,很多人被接二连三激烈的灵能撞击炸死,只有七八个运气稍好的人看见苏雯后躲进了符咒的范围内。
  “现在是问这个的时候吗?看样子他在逐渐加强进攻的力道。”听他这样的说法苏雯心下一楞,确实是自己不对了,未免不让他分心,也便没有继续。成道远说着立刻聚和起了天玻瓶里的灵力准备应付这次强大的攻势。
  “来了!”瞬莹大叫到。
  “轰!”一声巨响,成道远手中的瓶子发出剧烈的亮光,那化相符在空中颤动着,哗啦哗啦的响个不停四角处已经出现了些许焦黄。他手中的瓶子在不停的晃动,仿佛下一秒就要脱手出去,只好用另一只配合将瓶子牢牢的扶住。
  “如果它同时发来几个离火球,我想这化相符很难撑得住。”栗歆筠观察了一下,觉得这个化相符虽然管用,但是上限并不高,说着他看了一眼周围的火球消失了两个。
  成道远喘着气点了点头:“是的……两个勉强,若是再多几个同时砸过来,这符可能会提前透支。”
  “要是有一个可以提供灵力的东西,我倒是可以防住,只是我们都没有那么多灵力。除非吴观帮我争取到那个机会。”栗歆筠的身体已经十分疲惫。
  “下一处……是哪里?”成道远的手只是被震的发麻,胸腔疼痛与憋闷感如同大锤砸下,只让他气息不顺。
  “右前方……但这次是三个。”苏雯这么说着,不仅是她所有人的心都不自觉的悬了起来。
  还没等他们有更多的时间担心,耳边便是“轰隆隆”三声剧烈的响动,伴随着脚下土地的震颤,瞬莹几乎快要站不住了,用手捏了一把霖忆没有抓稳扯到袖子上就要向后仰过去,却被霖忆伸手一把抓住了。
  化相符激烈地摆动着,那频率近乎疯狂,四角如同正在被看不见的火焰燃烧一般,已经从焦黄开始发黑,从边角处像中心开始消失,应该是被冲撞消耗了。
  栗歆筠只听见耳边传来一声轻微的玻璃裂口的声音,心里大叫不好,看向成道远手中的天玻瓶。
  “啊——”成道远发出了一声非常的痛苦的叫唤,他手中瓶子的脖颈处出现了一丝裂纹,他几乎要体力不支向右翻去,栗歆筠赶忙伸手扶住了他。
  “怎么样了?”卫子玠有些担心地问道,毕竟这个人,现在就是大家的命。
  成道远用手努力的攥紧了那个瓶子,支撑着立起了身体,摆出刚才的架势,可大家都瞧见了他不停颤抖的手上已经青筋暴起,被震得通红:“呼……还行。只是希望你们有什么计划能稍微快一点。”
  这时卫子玠对着右边比了一个三,栗歆筠会意的点了点头。
  苏雯突然就指向头顶的方向喊到:“五个!”
  那几个火球还没有真真切切的落下,众人就已经感受到了悬在头顶的巨大威压,还没砸到,已经让众人不禁向上看去,惊恐到连呼吸有已暂停。
  真是片刻也没有喘息,成道远顾不上双手的疼痛,努力催动起破损的化相符,但是他比众人都明白这一击,已经是极限了。这一次防之后如果还有下一次明年的今日便是一干人等的祭日。
  “轰”他接住了!连他自己都惊讶,可这五个火球接着坠落的力道砸下来的感觉为何尚不及两枚火球?手的感觉是不会骗人的,此刻他的脑中充满了疑问。
  “怎么突然消失了四个?”苏雯也有些无法相信,明明可以得手的一击会这样放过了他们。她的天目开始四处张望。
  只看无数的飞剑两剑一队,正在从四面八方攻向祭坛,这是吴观的“棋布星罗”。就在剑阵已经进入了攻击范围,吴观见四个火球从原本虚像的位置消失了,后又凭空出现在梵使的周围,护住他的四面,接着纷纷炸裂开来,伴随着爆炸的轰鸣喷射而出的焰墙将吴观的剑势纷纷吞没。
  他在空中时便观察过,这一路飞来,四处都是悬停的火球,这梵使若能用离火进攻,自然也能用离火防御。
  所以他并不意外。他想得清楚,既然这个术法是需要他瞄准攻击的,那么若大家一直待在远处,他便会接二两三的攻击大家,甚至可能动用一些威力更大的术,化相符能不能防住便不好说了。不过这么多的人要分散开来,倘若进攻到无法防御的人,比如霖箬,那么便死定了。只要有人出手进攻,他必定分心防御,对于霖箬他们而言就会安全许多。
  “原来你打的事这个主意。可你再也没有这样的机会了。”
  梵使的话在吴观看来是肯定的。刚才这一攻,他之所以召回了火球防御是因为来的突然,但却又是这一攻却暴露了吴观想要反击的意图。他现下想要再攻漫天遍布的火球随时都可以回防。
  梵使也是抓住这个当口就开始反击,吴观只觉背后一紧,一个火球直冲他背心而来,撞击的余波差点将他从剑上震落,趔趄地重新站起来,看了看成道远的位置。
  成道远满头大汗地对他笑着,眼神十分挑衅,原来是他催动了吴观拿走的那枚化相符保护了他。
  “原来你们有两张这样的符咒,真是让人意外。不过这次呢?”冷漠而自负的话语,只让人无可奈何。
  只见他双手一抬分别伸向了众人和吴观的方位。
  “六个,”苏雯已经惊慌到不能保持一贯的说话语气了,“一个朝向我们,一个朝向吴观!”
  “这老色魔是想一次压死我吗?”成道远骂了出来,两枚化相符同时催动本来就需要将灵能分散到两处,这梵使貌似看穿了这点,这反手一击打的就是他无法全力以赴的空当。
  而对于吴观而言也是两难,若是他为了躲避这一攻挪开了现在的位置,他便无法进攻去为霖箬等人减轻压力,若是他不挪,两处的攻击成道远平分的灵力很可能导致众人丧命。
  “优先考虑吴观的位置!”霖箬命令到,在这一瞬间的权衡他得出了结果,这五团离火能不能接得下来看刚才化相符的反应,霖箬觉得答案是否定的,而一团应该能至少能救下,这样吴观至少能跑出去。
  听到这声喊,吴观看了看他们的位置,自己从小在无量山长大,除了师傅和几个师兄弟对自己很好,就算是同门也会面临着竞争上的不和,可没想这个自己先前以为心思深沉的人居然如此真诚的对待自己。
  这下可算完了,成道远想着即便现下自己还在硬撑,但是绝无可能同时从两处防下这样的攻势,当即面如死灰,只想着要是能一瞬间死掉也好。估摸着那球快要撞上来的当口,他将天玻瓶里的春福泉水全部激化,用来增强自己的能力。
  可令他意外的是发生了,在他闭眼等死的一刻,那预计中的最猛烈一击却并没有到来,两边都是。
  睁眼一看,只见数百飞剑上空的一个没有火球的空洞处倾斜而下。
  远处看去,如同从天而降的剑雨笼罩在祭坛的上方,攻势细密急促,不论是剑力还是速度都是快到令人窒息。须臾便已降到了那梵使头顶两三丈的位置,与剑阵的范围扩展的范围来说,那空荡的祭坛处此刻已是避无可避,下一秒便要被扎个遍地窟窿。
  这一击是在漫天悬布的火球阵里寻到的一丝破绽,吴观的“池源八连瀑”已入化境,在看到这缝隙的一刻,便将灵力发挥到了剑招的极限,以求一击即中。这一招“斜顷千珠”的规模和对战柳离情时已经大为不同。
  “好快的反应!”卫子玠不惊开心地拍起手来,原来吴观比他们早看到了他们才明白过来的事情,“我先前居然没有注意到。他进攻时发出的火球是移动了火球藏在影子中的本体,本体一旦开始进攻,虚像就会消失。坛主看不见虚像即便是能看到灵力在变化也不可能知道位置和虚像是否重叠,看来他除了要瞄准,也并不是真的无形,至少他要挪动火球时,虚像会变化。”
  栗歆筠似乎也明白了:“所以一开始他防御时,吴观攻的突然,他无法施展新的术,只能把虚像直接召到了身体的周边,让影子中藏匿的本体置换出来,最快的发挥效用。”
  “对!吴观在高处他看得比我们清楚可能早就注意到了,便利用了这一点,在他开始进攻的时候,从虚像消失处产生的空隙下手。”卫子玠分析到。
  “斜顷千珠”海样的剑气俯冲而下,剑尖所及之处,从那梵使的天灵盖直到脚尖,现下已经不到尺把。吴观从高处更加谨慎的催动着剑招,以求剑气所指可以封尽对手的上下三路,而每把剑又十分灵动,攻势相连,在霖箬眼里看来,不仅攻击范围极大,就连对手可能逃遁躲避的所有落脚处都在他剑招范围之内。
  “剑宗的人还是有些本事的,”成道远虽然语气嘲讽,但是心里也是佩服吴观炉火纯青的剑术和实战经验,居然能把一式剑法用到如此完美的地步,也无怪乎两宗交手自己的门派总是讨不到好处,“居然用剑气彼此照应,每一处剑招又都是上一处的下式,循环而去,既然一处剑招就把整个池源八连瀑的招式全数囊括在内。”
  那梵使一惊,赶快唤回那些火球进行防御,可吴观的进攻是蓄势已久,他等的就是这个转瞬即逝的机会,自是没有让他有施术的空间,还没等他将火球唤回,那些剑气,就离他身体不过丈许,若是火球在这个范围炸开,要想不伤到自己也是不可能的。
  就是这个机会!栗歆筠和吴观在一开始便达成了一种默契,希望吴观能帮他找到一个对梵使使用转生术的机会。在栗歆筠看来那梵使无疑就是眼下最好的一个灵力来源,只要能用转生术锁定他,那么即便是吴观这必中的一击并未得手,那至少众人接下来有了防御的资本。
  栗歆筠赶快从囊符里取出了一张寄灵符,化用了里面少许的灵力,这样的灵力就算用上几百张也不够一次的攻击,但是用来施放转手术是够了。他双手拇指和食指抵靠形成一个三角形对准了那梵使的身影。
  无数星星点点的光芒从梵使脚底的土地升起,形成了一幅东天六曜的图形。
  “什么情况?”栗歆筠只感觉这个转生术更平时的感觉并不一样,素来转生术发动时,因为目标的灵力不停的涌入,一般医士都会设置一个阀值,以免误伤造成死亡。栗歆筠这次是放开了这个阀门只想着多多益善,可没想到,那感觉空空荡荡,就像什么也没发生。
  不止他有些惊讶眼前陡转的变化,就连吴观也无法明白眼前发生的事情。
  他那些剑如雨而下,极快的力道激地空气中不停传出“嗖嗖”声响,可那些纷纷而下的剑气,伴着此起彼落的唰唰声贯穿了梵使的身体,一股脑儿尽数扎向地面。那身体竟然毫发无伤好好的站在原地。
  原本全数打中的剑招,就像扎了团空气毫无作用。无数的剑随着当当的闷响一头扎入地面,而那些看来像打中的剑气落入到地面后却凭空的消失了。
  “他下方有东西!”苏雯惊慌的叫喊着。
  吴观只觉剑下异常,一股熟悉的灵力从剑下直冲而上,当即用催动起剑招让自己脚下踩着的御剑飞快的往左边飞去,在众人都以为他要远离祭坛时,那剑却丝毫没有惯性的停了下了,所停之处还在能够进攻到那个破绽的范围。
  刚刚落定,只听接连不断的唰唰声在耳边震荡,一看居然是自己的御剑分身从刚才扎向了刚才自己站的那个位置,如受惊的鸟群一般直冲天际,那猛烈的攻势只让他觉得胆寒。
  这是一式“无量十三峰”里的“芫燕衔花”。这一式是无量山芫翠峰的盛景化名而来,此峰是由池源山上发源的数条河流蚀余而来,山势不高,气候温和。山的东面却是一处侵蚀绝壁,绝壁之下河流环绕,将整座山滋养的葱茏无比,而绝壁之上生活着整个瀛洲飞行最为快捷的月燕,这些月燕在绝壁上筑巢,练就了一身空中悬停的本事,甚至可以一边飞行一边入睡。而山的西面是一个缓和的大坡,大坡之上盛开着绵延不绝的七面杜鹃,春日到来时,远看就是一片灿烂的七色花海。而月燕筑巢时就会采摘这些花朵作为装饰,敏捷精准的高超悬停技巧,便被吴临化成了这一式御剑而行的剑招。
  而自己并没有躲开全部的招式,当下举剑格挡,一式“天穹化星”,剑影四处延伸,滴水不漏地挡开了擦身而过的剑气。
  “我明白了,”卫子玠看着前方吴观焦灼的对战,推断出了眼下的情况,“这个梵使的影赘术造诣真的不可思议,和光同尘本来有个弊端,虽然施术者的术很难看清攻击的轨迹,但是施术者本体的施法动作是可以被预判的,而且施术者也可以被攻击,但是他不光把那些离火火球的本体和影子做了倒置,甚至还把自己的影子和本体做了倒置,完美的把自己藏了起来。基本可以所以吴观看似那里有个破绽,实际上是对着空气出了剑。”
  “那吴观岂不是毫无胜算。”听到这样的说法霖箬十分担心。
  “他的剑招不论怎么打,都不会打中,浪费灵力而已。可是为何那些剑招会凭空打向他的位置?”成道远有些不解。
  卫子玠双眼微虚看着那梵使的脚下,那影子比较一般的影子颜色深了许多,这明显是影赘术发动时的现象,但这在他看来很不合影赘术的常理:“如果说普通人没办法凭借肉眼判断火球从哪里攻过来是因为他用和光藏起了火球的影子,但是他自己的影子却没有藏起来,如果说用的是同尘来做置换,那么插到他影子的攻击是会打中他的。但是为什么……”
  “对我的转生术也是,”栗歆筠也感觉事情发展至今完全脱离了自己对术法的认识,“感觉就是……空无一物。”
  “我说过了……我!就是神。”那梵使的声音的声音让人绝望,这样脱离了众人所学极限的术法,这样毁灭万物的威力,那不是神却也没有别的解释。
  吴观正呆在原处,被这极端的术法所震慑,一个人要如何去与神对抗呢难道这光魂真的是神赐之物,它的加持明显已经让人达到了神的境界。
  只觉得眼前的夜似是越来越黑四处尽是血月那红铜色的月影,它越长越大伴着幽蓝炽烈的火光蔓延到天地各处,逼得人无计可施,这世上任何锋利的剑也斩不断最普通的影子。
   平妖二十年 是由 小佛 创作的都市小说,情节引人入胜,苗疆三部曲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倾心打造,爱去看看首发,敬请关注 http://www.27kk.com/txt/8493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