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看看 > 科幻小说 > 怪物的美好生活 > 72、厚颜无耻
  “你叫卡蜜拉是吗?咱们先聊聊天好嘛?……!”
  “你混蛋~~~~!”
  “哎!你说你,逞什么能呢?”
  “卡蜜拉,从现在起,你就是我的人了”
  “蜜拉贝儿.索尔德,不要再说:‘对不起’,我原谅你了”
  “少爷……!?我还活着?是少爷……是少爷又一次救了我!是他在我的心脏中,留下的神秘能量,让我起死回生了!”不知过了多久,沉落在海水中的蜜拉贝儿,终于睁开了双眼!可看她能看到的仍是一片黑暗。
  此时,即便她能感受到,自己已经坠入深海。但她的全身被,却一层温热的能量包裹着,根本感觉不到冰冷。她的源力正在快速的恢复着,所以她的身体,才会不在乎海水的压力。
  她知道,在自己濒死前,是少爷曾经为救治自己时,留在她心房中的那一点灼热的能量,突然爆发,把自己从死神手里拉了回来。
  而唤醒她的,应该是在她过往的人生中,埋藏在心灵最深处的记忆和触动,最真切的渴望和向往,所衍化成的求生意志。
  而赋予她这一切的,并不是最近对她推心置腹的上官将军,也不是从小关爱她的钟教官,和让她幡然醒悟的千爷,更不是曾对她海誓山盟的凌南杰,或其他什么人……!只有少爷!
  原来,从自己与少爷相识后的每一次经历,每一副场景,每一句深刻的话语,她都记忆犹新!
  “难道,在很早以前,我心里就有了少爷?”这个闪念过后,蜜拉贝儿仍能感觉到,那三处毒刺钉身的痛楚。
  但她知道,那三根毒刺上的剧毒,已经被少爷的灼热之能,涤荡的一干二净,再也无法侵蚀她的神经和经络。
  她忍着剧痛,拔掉了身上的三根毒刺。虽然在黑暗的深海中,她无法看到自己的鲜血,在海水中弥散。但她却能清晰的感受到,那三处伤口又被那股灼热蔓抚过后,正在源力的滋养下,快速的愈合着。
  蜜拉贝儿按捺着欢腾雀跃的小心脏,突然张口吐出几个气泡,用鼻尖儿轻蹭了一下,辨别出了上下方向,就开始摆动着身躯,像条美人鱼一样,向海面上游去。
  这一刻,她心中只想着:“我还活着,太好了,又能回到少爷身边了。
  少爷身上那种神秘力量,一直在冥冥之中庇护着我。
  他还记得我的名字……,他没推开我。那以后,他会不会对我……,
  没关系的,不论能不能成为他的女人,只要能守在他身边就好了!
  他并不只是我的主人,他还是我的……神明!”
  神明!?若说到神明,这万年来,诺轮星两洲联邦,凡是到过外星系的人类武者,都被他们所掌控的那些,育圃星球上的众育者们,奉为天州上的神明!
  可等这些,向往着在神明的保佑和指引下,能勘破迷津,终有一日会大彻大悟,羽化成仙或脱胎成神的蠢货们,登上了所谓的“天州”后,大多数人自然会发现,他们都被骗了。
  但,却少不了有一些,来自于落后文明星球上的信徒,仍执守着虔诚,以为到了这颗神奇的星球上,神明让他们所做的一切,都是对他们考验。甚至,是他们应该为神明做出的奉献!
  所以说:要想不自欺欺人,一定要搞清楚,自己信仰的是什么?
  就在几分钟前,把太史言吊到海面上的那位银甲悍将,以为这只怪物,已经成了自己的网中猎物,案板上的鱼俎,倒也不急着斩杀他。
  正在一边痛斥着太史言的人面兽心,狼猛蜂毒。同时,也在心中深刻的忏悔着,自己当初卑劣的行径。
  而被那8根能量细丝吊在海面上,十多米高的半空中,捆得像根火腿肠一样的太史言,任由着风扫雨淋,还有浪催着……,
  他一边在脑海里,跟老毒戗着火,一边看着眼前不远处,那位银甲帅大叔,在那戟指怒目,哑嗓嘶嚎的声讨自己。只听得他,又是米汤熬芋头—一脑子浆糊。
  “我可怜的女儿,一定是继承了她母亲的单纯,也许是为你的少年勇武和头角峥嵘,而心折动情。宁愿背叛自己的家族,违背组织的使命,宁可放弃一切,也要对你倾心相许。
  可你这个禽兽不如的怪物,你不但不珍惜她,反而把她当做玩物!你对她始乱终弃也就罢了,为什么要设计陷杀她于墨本洲?
  你知不知道,当一个女人对你情根深种,把你奉做她心目中偶像、英雄,甚至是……神!她的心,就会被你的一切所填满,再也容不下其他任何人和任何事,甚至甘愿为你牺牲一切!
  此时的她们,就像一生只开一次花的‘寻韵兰’,为了在她们所爱之人的眼中,绽放出那短暂的旷世之美,宁愿耗尽自己的生机,只为博得你会心的一笑。
  她们就像幕净山上的‘苋怀桃’,明知道一旦结出果实,就会枯萎凋零,可她们……!”
  “额~~~!内大叔,我想请问一声:您贵姓啊!”太史言实在听不下去了,忍不住开口问道。
  为啥是忍不住?他为啥要忍?难道,他无法挣脱这些能量细丝的束缚吗?那怎么可能!自然是老毒,发现他被这么吊着,有便宜可占,让他先忍耐一会呗!
  这话还要从太史言,刚被吊起的那一刻说起。不用问,这些能量细丝是发自于,被这名银甲敌将,抛进海里的那些银棒上。
  虽然,老毒早就看出来,这家伙绕着圈儿的遛太史言,又佯装银棒被磕飞,实际是在布置陷阱。只是连他都没觉察到,这些能量细丝,是什么时候套在太史言身上的。
  等到太史言打掉他最后两根银棒,这位银甲战将身形暴退后,停下的位置,正是这个大圈的正中央。所以,他才及时提醒太史言,不要跟过去。
  可不曾想,为时已晚,这个时候的太史言,已经中了圈套。那些能量细丝,早就束缚了他的全身。
  等太史言回问一句后,这8根能量丝骤然收紧,不仅轻而易举的,就勒透了太史言身上的,双层5级源力防护。居然还能束缚住他那的强大的肉身,令他拼尽力气也无法挣脱。
  而下一瞬,只见“嗖”的一下,这些细丝就像拉满的弓弦回弹一样,又把太史言从中招的位置,平着拽进了大圈的中心,正好离这名敌将的所站之处,四五米远的海面上。
  太史言这时才在神念中发现,自己全身从颈部到脚踝子骨,被8根20号钢丝粗细的,发出淡橙色荧光的透明长丝,一圈圈,三环五扣的勒了个结实。
  这些细丝,都是从他周身外,远处海面上的8个方向延伸而来,就像8束橙色的激光线,投射到他身上一样。并随着束缚力的不断增加,这8根细丝的颜色,也在不断的加深。
  打前一刻,当他发现自己被几股无形的力量,紧箍住手脚和全身时,出于本能,他当然会竭力挣扎。可令他震惊的是,以自己的肉身之力,竟然挣不动分毫。
  这和当初,他被诺林的禁锢源力所束缚时,完全是两种感觉。当然,诺林的禁锢源力更为可怕。会使他全身脱力,除了白焰的能量外,其他的力量全都消散,根本无从调集。
  而这次勒住他的东西,那是绝对足够结实,够坚韧。等他被拉进圈时,他已经运足了肉身之力和两种源力,又掺了进了两个白小豆子的能量,加持着全身的力量,却仍然无法崩断这些能量细丝。
  这一下,太史言可有点儿慌神儿了。此时他唯一能想到的,就把白焰的能量释放到体表,去熔断这些能量丝。
  可眼下,虽然侦查卫星的影像探测,被这场尚未过境的风暴给遮挡了。但,量子通讯的信号还在。而且,这里也在基地量子雷达,对海平面的侦测范围内。
  所以,甭说老毒,他自己也担心,这样一来,他身负另一种特殊能量的隐秘,会不会被诺林察觉。
  虽说,被这些细丝勒着挺难受的,多少有点儿喘不上来气。可他就是不喘气,也死不了,这些细丝能勒得住他,想勒死他那是痴心妄想。但,他也总不能,就这么束手任人宰割吧?
  这种时候,他自然要向老毒求助。老毒也早有所料,可给他的回应却是:“不要急嘛!让我先分析一下,这种‘无属性强聚合性能量玄丝’的特性。”
  太史言当一听这话,是又急又气,当即在脑海里叫道:“我擦,我连手腕都动不了,你还研究个蛋啊?我能不急吗?这个货的阴招可挺邪乎,谁知道他还揣着啥凶器呢?他要是上来咔呲我咋办?毒哥,你先……”
  还没等老毒回应他,却见那银甲猛将,一抖背后,那随风招展的银色披风,登时一道橙色的能量波,环爆而出,震退了刚涌来的数道巨浪后,那橙色的能量又笼罩回他全身,他这才转过身来。那动作,叫一个潇洒飘逸!
  籍着那能量罩的光晕,太史言看到这位对手,直面自己,是傲然而立。银色头盔下,那张俊美刚毅的面孔上,星眸中森光凌厉,看着自己露出一丝冷笑后沉声喝道:“你果然很强!不过你太狂妄了,焉知这‘蠢笃之丝’的厉害?”
  “啥?蠢吊丝……!?我都能被蠢吊丝吊打啦?我还狂个吊啊?这个耀武扬威的货,说话可太气人了!毒哥,你赶紧帮我想辙啊!要不我可就……!”太史言在脑海里愤慨道。
  “不要意气用事,因小失大!他说得是‘蠢笃之丝’,你是让浪风给抽耳背了吗?他之前说:你杀了他的女儿?不出意外的话,这会儿,他应该有不少废话要控诉你。等他骂舒坦了,才能对你下毒手呢!
  他肯定是让迪丽莎家的,老谁或小谁,给忽悠了。你也杀过他们组织的人,谁知道哪个是他女儿?你先听他唠叨着,我这儿要集中电力,搞一下这下能量丝。搞不好,咱们又有便宜可占喽!”老毒不以为意的说道。
  “啊?有便宜占?啥便宜呀?还‘搞不好’……?那你要是搞好了呢?还能给我拽出个蜘蛛精来玩吗?
  再说了,自打到了这颗星球,我自己动手杀过的人,就那么十几个,也不记得有女人啊?我说毒哥,你要多久才能搞定啊,能赶得上吗……!?”太史言急道。
  “我擦!还想玩儿蜘蛛精了,你口味是越来越重了!?不过,要说这些,被他称作‘蠢笃之丝’的能量链条,确实跟那种叫‘蠢’的始祖异兽,有着密切的关系。
  看来,这迪丽莎家族,所谓‘召唤’能力的形势,也是多种多样的!你看他那身盔甲,跟长在他身上一样。他肯定接受过某种植入性的变异,或者是……,可他还能保持这么清晰的人类意识……,这我也说不好。
  先不急探究这些,我先解析这种能量玄丝。你别总打扰我好不,有啥来得及,来不及的?大不了,让他捅你两刀有啥要紧的?反正你也死不了!你先听他絮叨,别跟他搭茬!”
  老毒刚说完,还没等太史言回嘴儿,就听这位银甲敌将,开始对他控诉起来:“我不管你是什么样的存在,你既然有人类的形貌、心智和情感,就应该有人类的底线!
  其实,这些年来,我本想置身事外。因为,越是光阴流逝,我越是追悔莫及、哀默心冷!可就算你我双方,既有大义之争,又有私仇之恨。但,也决不是你愚弄凌虐,设计残害我女儿的理由。
  虽然,当初她受命去接近你,是为了暗杀你,但她也是身不由己。可最终,她却喜欢上了你,不忍心对你下手,还把一切都交给了你。我可怜的女儿……!”
  太史言听到此刻,脑子里灵光一闪,这才想起来,把对方所说的那个女儿,和蜜拉贝儿联系在一起。紧接着,又听他越说越是信马由缰,这才忍不住出声询问!
  那银甲战将听到他的话音,眼中先是闪出一丝惊疑后,随即又淡定了下来,目光决绝的说道:“哦~!?你居然还能说话?你的身体果然非同一般。好,今天我就让你死个明白!
  我就是迪丽莎家族的嫡系后人,亚恒.迪丽莎。我的女儿,真名叫‘蜜拉贝儿……,’她执行任务时的化名,叫‘卡蜜拉.库克’!那个被你……!”
  太史言一听当时就炸了:“什么……!?你是卡……,蜜拉贝儿的老爸?蜜拉贝儿是迪丽莎家族的后裔!?可她活得好好的,谁告诉你她被我害死了?这不是吊死鬼脱裤衩—死不要脸吗?
  谁跟你说的,她一上来就喜欢我,是我对她又始乱终弃,又设计陷害啥的?她早就有……前男友好嘛!当初,是你们组织那俩猥琐的老杂毛,想移植她的天赋。要不是我……”。
  “住口,你死到临头你还敢抵赖,果然无耻之极!大伯传给我的穹隆共视影像中,我亲眼看到蜜拉贝儿,被妖豹击中坠河的画面。如果不是你把她骗到墨本洲,她怎么可能……!”亚恒疾言厉色道。
  “你大伯是哪儿根葱啊?他才无耻到所向披靡,在那儿明目张胆的瞎造谣诽谤?有本事你把他叫来,再把我放开。你看我能不能打得他,连你大娘都认不出来。”气急败坏的太史言,也是针锋相对。
  “你放恣!还敢口出狂言,你想胡搅蛮缠,拖延时间!我现在就让你粉身碎骨!”亚恒.迪丽莎目眦尽裂的一声怒喝后,猛得一弓腰,双手向海面上一按。而他所按的,正是他最后丢下那两根银棒的位置。
  当他那件拉风的银色斗篷,在他脑后随风飘荡时,一股橙色透明的高频震荡波,在海面上呈圆环状,以他为中心,一圈圈的向四外扩散。
  太史言当时就在神念中发现,这些能量波,最终层层扩散到,这位蜜拉贝儿他爹,带着自己绕的那个大圈的边界就停止了。也是他丢下那8根银棒连成的圆圈。
  而捆住他的这8根能量丝,就是从那8根银棒落海的位置,八道无形的光柱中钻出来的。
  更令他吃惊的是,他在神念中感知到,随着对方脚下的震荡波慢慢消散,一个巨大的橙黄色虚影,在蜜拉贝儿她爹的背后渐渐凝实,正是那种叫“蠢”的,元祖异兽的形态。
  这个虚影的8条蜘蛛腿,正好跨在“她爹”身后那个半圈的边界上。虽然,体型不是异常巨大,只介于大型和巨型异兽之间。但给他的感受,却是带着前所未遇的凶悍气息。
  关键是,这只蠢兽虚影的前端,两只大张着的巨螯,已经向自己的身上夹来。与此同时,缠在他身上的8根能量丝,也骤然间开始收紧。割裂了他身上的皮甲、内衣,勒破了他的皮肤,嵌进了他的血肉。
  这一下,除了背部和后颈,有黑擀面杖隔着,没被勒出血槽。他全身的其他部位,定然是血痕交错,鲜血横流,连喉咙都被勒出一条弧形血线。
  一个巨浪涌来,浪峰拍击过他的身躯,他满身的鲜血被海水裹走,可他全身的伤口,被高盐的海水浸透蛰杀,更是剧痛无比。只疼得太史言一个激灵,竟然失手一松,把攥在右手的泰铂纳米刀,都掉进了海里。
  这一下,太史言的心头之火,可是再也压不住了。他一时无法说话,只怒瞪着“她爹”,紧咬牙关的闷哼了一声,在脑子里高叫道:“毒哥,你还没搞定啊?这个窝囊气这我可忍不住了,我要……”
  说话间,他就准备调动白小豆子1号的能量,外放到体表,去烧断勒进他全身血肉的这些“蠢吊丝”!可此时,那两只巨螯的虚影,一只已经卡在他的脑袋上,另一只则把他拦腰夹住。
  如果这只蠢兽的橙色虚影,能被人眼所见?那从远方看此处的画面,就如同一只帝王蟹般的变异蜘蛛,在风滚浪斜,波涛汹涌的海面上,用一双巨螯夹住了一只,被缠在蛛网上的大蚊子。
  太史言明白对方的想法,只需他再一发功,就能用蟹螯夹碎自己的脑袋,夹断自己的腰。再用那些细丝,把自己的身躯,盘绞得七零八碎。看来,他是真打算让自己粉身碎骨。
  太史言当然不惧,也不相信蜜拉贝儿她爹,能有这个本事。但,这种任人鱼肉的感觉,实在是太窝火了。
  他低头看着自己满身的血痕,就打算不等老毒了,正想直接外放出两个白小豆子的能量,烧断能量丝,烧化那对大蟹螯。然后冲过去,把蜜拉贝儿这个帅气的老爸,痛扁一顿,先解解气再说。
  却突然听老毒叹息道:“哎~~~!看来天意如此,时间来不及了,只能吸收两条了。”
  老毒的话音刚落,就在他脑海中发出一道白光,太史言立时觉得颈部和胸口一松,两股丝滑的凉意,从他的第九经络渗入,顷刻间传遍他全身的15条经络。那感觉,就是“喯儿舒爽!”
  又听老毒略带得意的说道:“嘿!等你完全吸收了这两条,‘亚强作用力,中性能量集的束的应冥序列’你的冰雷源力,才算真正达到了5级,差不多都能够得上5+级了,还有其他便宜,咱们过会儿再说。
  趁现在,少了两道束缚,你赶紧玩命挣巴!让剩下的这六条能量玄丝,超负荷受力最终断裂。你就能摆脱这种,被SM的处境了。别总惦记着外放白焰的能量,现在还为时尚早,也太冒险了!”
  太史言心中大喜,刚一波浪脑袋,想运力挣脱束缚,可随后又泄气道:“毒哥,你是感知功能也失调了吗?你是帮我解开了两道绳缚。可你没瞧见,这儿又多出两只大蟹钳,还夹着我呢吗?我挣……”
  “我擦!你才瞎呢!你没看见那位帅爹,正在哪儿犯嘀咕呢嘛?他似乎还不想对你下毒手,你趁这个机会赶紧挣脱吧!”老毒快速的说道。
  正值此时,又是一股浪峰拍过,太史言再抬眼一瞧,果不其然,蜜拉贝儿她爹,正咬牙切齿的紧盯着自己,可眼中却尽是纠结。
  他这才察觉到,身上那些能量丝的束缚力,并未进一步增强。而那两只大蟹螯,只是卡着自己的头围和腰部两侧,也没有施放剪切力。
  这正是机不可失,他连忙运起全身的力量,和经络中刚被增幅的源力,再加上两个白小豆子的一部分能量,开膀阔胸,竭力往外崩。
  虽然,听不到这些能量丝,被崩断的声音。却能听到“玱啷”一声,黑刀弹出的声音。
  又见黑色的刀影一闪,在亚恒.迪丽莎惊愕的目光下,随着那8根“蠢笃之丝”和两个大蟹螯,橙色光晕的消失。手持大黑刀,全身被晶蓝色荧光包裹着的太史言,终于稳稳的落到了海面上!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笔趣阁手机版网址:
   平妖二十年 是由 小佛 创作的都市小说,情节引人入胜,苗疆三部曲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倾心打造,爱去看看首发,敬请关注 http://www.27kk.com/txt/8493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