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看看 > 历史小说 > 备前宰相 > 第三十六章 信浓乱局
  这段历史秀家还是比较了解的,毕竟在秀家穿越之前《真田丸》刚刚完结。
  大致的局势就是因为德川、北条两家和解,德川家康为了取信北条家,将形式上属于己方的真田家将沼田城转送北条方。而被真田昌幸回绝,并倒向上杉家当主上杉景胜。
  沼田城原本就是真田家从武田家手中受封而来,只不过在最初德川北条的盟约中约定,上野国属北条攻略,信浓归德川进攻,因此在很多文献中使用“归还”一词将沼田城界定为北条所属。
  抛开沼田城是否真的应该被划入北条家势力范围不谈,沼田城作为真田家所领的城池,既然德川家接纳了真田家的投降,那就应该给真田家所领提供保护。
  如果德川家康觉得自己的势力对抗北条家有些吃力,选择割让沼田城换取和平,那么作为主家就必须另外选一块知行相当的领地补偿真田家。
  但是德川家康并没有这么做,硬割沼田城及其所属的1.6万石送给北条家,要知道当时真田家所领合计不过7万石左右,这一割绝对让真田家伤筋动骨。
  对于真田昌幸而言,德川家割他的地不给补偿,但他割沼田城却必须给家臣补偿,不给补偿家臣必散。但是给了补偿,真田家直辖领地又还有多少呢?真田家还是真田昌幸说了算吗?
  德川家康这一招很阴,逼得真田家只能走上跳反的路子。
  德川家康之所以这么做,很有可能还是忌惮真田家在北信浓的影响力。
  北信浓安昙、更级、水内、高井、埴科、小县、佐久7郡合计28万石领地。
  北面的高井、水内大部和约10万石在上杉家手中,小县及佐久部分5万石真田家手中,再加上其他如安昙郡的仁科家,诹访郡的诹访家,佐久郡的大井家等等,整个南北信浓家康可以实际吃到嘴里的并不多。
  历史上的德川家康,凭借与丰臣秀吉打平的威势,以骏远三70万石为基本,加上甲斐20万为助力,以90万石的体量强行对信浓进行检地并削弱当地豪族的势力。
  但是现如今,战败的德川家康威势大减,仅有骏远两国不足35万石作为基本盘,即便加上甲斐一国也才略超信浓体量一点,自然不敢对信以势逼人。
  历史上的德川家康有足够的自信,并不怕真田家造反,甚至是主动想要逼迫真田造反来将他们麾下的领地直辖化。
  但是这一世的德川家康没有前一世的自信,因此在下达这个决定之前,提前派遣鸟居元忠率领700兵力驻守上田城防备真田家生乱,自己则在甲府城主持全局,种种迹象来看德川家康明显是怂了。
  德川家康害怕信浓的乱局会从真田家开始,并逐渐扩散道信浓全领,最终引来丰臣家和北条家觊觎。
  因此在秀家看来,他之所以还选择走历史上的老路,就是单纯的打不过北条家,以沼田为条件真·求和了。
  “既然已经派兵驻守沼田城,为什么真田家还能向上杉家派遣人质,并且从德川家离反呢?”听了柘植三之丞的描述,秀家颇为不解的问道。
  “传闻是真田安房守用计赚开了上田城。”柘植三之丞解释道“听说是有上野方向传来北条家再次来袭的消息,安房守建议鸟居元忠带领北信兵先去碓冰垰守备等待德川参议的援军。
  真田家先以身作则,动员了1500军卒,再加上大井等家合计5000动身,结果军势在小诸以东御代田地区修整的时候,突然看到山上有伏兵动作,隐约看到北条家三阶鳞,又有军号声响动德川军心震动。
  恰逢此时真田家阵中反水,配合山上冲下一队军势,将鸟居元忠带领的军势冲溃,顺势夺了小诸城焚城而走,回到上天城据称而守,并向上杉家派去了求援的使者。”
  真田昌幸心里很清楚,没有投名状即便他亲口去上杉家投降人家都不会信你,谁让你真田家左右跳反的名声太差了呢?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急迫鸟居元忠所领的德川军势5000人,袭破小诸城两项已经很明确的告诉上杉家,我与德川家划清界限,请你放心来帮我。
  同时真田昌幸也用两战证明了自己的利用价值,告诉上杉景胜:我是一个值得利用的棋子。只要上杉家还垂涎信浓的土地,那么他必然不可能放弃这个机会。
  “真田安房守好计策啊。”听完柘植三之丞的转述,秀家忍不住拍了拍大腿赞叹道“现如今真田家在上田城守军有多少?”
  “具体不知,不过据传东侧的户石城亦有军势驻扎,山上山脚互呈掎角之势,依照真田家动员力来说非万余军力不能破。”
  “上杉家答应出兵了?”户川秀安在一旁问道。
  “根据北陆传来的消息,上杉家已经开始动员,从越中到新泻,所有家臣、豪族必须按照军役账要求足额陪兵,限期1个月在春日山城集合。”
  “现在已经是7月底了,1个月后就是9月,如此动员势必耽误秋收,真的没问题吗?”户川秀安担忧的说道。
  “先期以直江兼续的坂越众位主力,兵力合计约4500人已经出发,在海津城稍加修整后配合真田家的部分兵力奇袭葛尾城,已经将这座北信浓最重要的城堡占据。
  至于后续军力应该会等待秋收后再集合动员吧。不过即便是这4500人,已经给予了德川家极大的压力,据说德川家康已经准备亲自领兵前往北信指挥作战。”
  “才一个照面就将葛尾城夺了吗?算上合和城,上杉与真田联军已经基本控制植科郡了啊。不对,如果葛尾城被上杉家控制的话,屋代城的屋代家也倒像上杉了吗?”
  在秀家的印象里屋代家一直都是德川家的铁杆,在德川幕府建立之后晋升5000石大身旗本。
  而屋代城的位置就在海津城与葛尾城之间,葛尾城陷落,是不是也意味着屋代城内屋代家的态度呢?
  “屋代政国确实反水了,但是他的义子屋代胜永坚定的站在德川幕府这边,带着50人加入了上田城包围战中。
  不止是屋代家,直江兼续将小笠原贞种重新扶立为小笠原家督,整个更级、安芸、筑摩北部的豪族都动摇了起来,看起来德川家对信浓的统治基础并不牢固啊。”
  秀家听完柘植三之丞的描述,直感觉预料之外情理之中。
  预料之外是连屋代家都反水了,情理之中是因为现如今的德川家并没有历史上这般强大,没有历史上那么强的压制力,想要强行压制信浓恐怕力有不逮。
  而战国的豪族最是现实,信浓的豪族连武田家都能背弃,何况你德川家啊?
  “闹到这种地步,德川家康不再次亲征信浓是不行了。”秀家摇着头说道“也不知最后谁胜谁负,德川家的未来会如何了”
  “谁说不是呢,谁能想到曾经涵盖骏远三甲信的德川家也会有势微的一天呢”户川秀安在一旁配合着秀家说道。
  户川秀安的发言让秀家将目光转向他问道“你不是说还有事情要禀告吗?”
  “说来与三之丞汇报的内容相关,也是来自大坂的消息。”户川秀安从袖口中再拿出一张信件转交秀家,并开口说道:
  “大坂传来消息,关白大人要殿下处理好领内的事情后尽快返回大坂,他准备在9月左右启程前往越后一趟,要殿下陪同。”
  秀家将信件展开,信件应该是侍从代笔,但是行文思路具是秀吉所言。
  在文中秀吉袒露了对九州的担忧,想要尽快组织兵力对九州的岛津家进行压制。
  在这种关节节点,自己的“家臣”德川家却和盟友上杉家打了起来,如何不让他着急。
  他本来就想要在秋收后到越后和上杉景胜再谈一次盟约,现在信浓的事情让他着实着急上火,索性将时间提前。
  秀吉的此次出访规模宏大,秀吉、秀长、秀次、秀吉,丰臣家最重要的四个人一起走,还会带着1万名丰臣旗本众随行,沿途诸大名动员部分军力陪同。
  名义上是巡视北陆领地,但是谁也保不准会不会从飞驒转道信浓发起攻略。
  在信上,秀吉要求秀家动员3000人左右的军势随行,这明显已经超过了普通武装巡游所需要的兵力了。
  依照秀吉的习惯,秀家和秀次应该都是添头,北陆诸大名才是主力。秀家预计,最后参与“武装游行”的总兵力人数应该不会少于5万。
  秀吉这是要用实力,逼迫上杉-德川俩家停手啊!
  由此看来,秀吉计划明年对九州的讨伐,应该是势在必行了,所有的一切都必须给九州讨伐让路。
  秀家将信件合上,对着户川秀安说道“青龙、白虎两备队本来就打算借着就收对伊予进行压制,动不得,朱雀备镇守备前冈山城以防不测,此战就动员邑久备和转为直辖的仓敷右备随行吧。
  沿途军粮关白殿下应该会有所准备,但是御寒的衣物一定要提前准备好,毕竟此战具体要打多久尚未可知。”
  “是,在下这就回去准备。”得了秀家命令的户川秀安起身告退,却见柘植三之丞依然没有动作,脚步也停驻在一旁。
  “你还有什么事吗?三之丞”秀家好奇的问道。
  “还有一事要告知主公,只是...”话语间他视角瞄向户川秀安,户川秀安知道他有事情需要单独和秀家谈,于是非常明白的向秀家告退离开。
  等到柘植三之丞走远了之后,柘植三之丞这才开口说道:“前些日子守卫殿下破口的阿斯玛已经被我责备,他自认有愧于殿下,请辞贴身守备之职,先准备另选一人为殿下替补。”
  柘植三之丞说道这里,转头对着屋外说道:“进来吧。”
  不多时,两个十三岁的少年步入屋子,向秀家俯首行礼。
  “他们名叫雾隠才蔵和鹫尾幸吉,都是不可多得的人才。幸吉是出身甲贺忍者,师呈户泽白云斋,虽然年级不大但是实力不俗。”
  雾隠才蔵秀家认识,是老熟人了,柘植三之丞和石川五右卫门最小的师弟,与秀家年级相仿。
  而鹫尾幸吉秀家却不了解,只当时雾隠才蔵的朋友,也对其回以微笑,表示认识此人了。
  其实秀家如果这方面历史知识了解一点就会知道鹫尾幸吉就是上月佐助,是信浓鸟居山麓的乡士鹫尾佐太夫之子,因为小时候上蹿下跳捉鸟,被游历到信浓的户泽白云斋发现,并被其带回甲贺学历忍术。
  学成之后改名上月佐助,历史上的他在真田幸村复起的时候成为他的家臣,被列为真田十勇士之一。
  实际上历史上对他的描述极少,年级更是五花八门,甚至还有其未去过甲贺却被户泽白云斋传授3年甲贺忍术的说法。
  这个描述是不是特别像自来也教授弥彦三人3年忍术的桥段?
  实际上各家人数都是绝密,绝不可能存在在外私自授徒的可能。而从其能认识雾隠才蔵来看,他的在成为真田幸村家臣的时候,也绝对不可能只有15岁的年级,至少翻倍。
  至于被广泛流传的“猿飞佐助”这个名字,是日本于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前的大正时代,由“立川文库”出版的小说出现的人物。
  这本小说就是以上月佐助的大致经历为原型,在进行各种改编后创作出了“猿飞佐助”这个人物。
  而所谓的“虽然是甲贺流的忍者却从未有在甲贺郡修行过的经验。”、“十五岁时一天,在鸟居峠狩猎时遇到真田幸村,成为幸村之家臣。”这种狗米桥段,全是出自这本小说。
  久而久之人们竟然将猿飞佐助这个人物带入历史,将他的文学加工的经历当做了历史,更是被某度收集入百科之中。
  既然人不认识,秀家的注意力就不在这里,而是在猿飞阿斯玛的请辞上。
  秀家记得猿飞阿斯玛是除了柘植三之丞之外唯二被赐予武士身份的武士,因为他在三河战场上有救驾之功。
  现如今他因为私自放行阿芳进入秀家休息的房间和秀家同房,被迫请辞守备的职位,难免让秀家觉得是不是柘植三之丞有针对的嫌疑。
  “那么阿斯玛之后会做什么安排呢?”秀家好奇的问道。
  “暂时会让其管理情报方面的事情,作为我的助手。”柘植三之丞坦率的说道。
  秀家听到柘植三之丞的安排不是非常满意,作为你的助手不就等于是被你架空冷藏了吗?
  这无异于秀家分权的中心思想背道而驰,因此必须为阿斯玛选好一个好去处。
  忽然秀家想到宇喜多家的忍军可能确实有些废物,但是他们还是有精髓的啊!
  那就是刺杀!
  宇喜多直家之所以被传为战国恶人,就是因为在他的发迹历史上用了许多上不得台面的事情。
  抛开背刺信任自己的主公下克上这点不谈,毕竟战国乱世下克上的不止他一家。可是作为战国大名,你手段高明一点啊。
  宇喜多直家的遇到问题的手段非常简单单一,那就是刺杀,特别是用毒,因此在宇喜多直家麾下常年有着一批刺杀手段极为高明的忍者。
  只是自从秀家继承大宝一来,趁着秀吉这个东风,宇喜多家向来以势压人,走正道打败敌人,很少再用这些阴暗的手法。久而久之,这群人逐渐被遗忘在忍者众中。
  秀家想到这里顿时想好了猿飞阿斯玛安排的方向。
   平妖二十年 是由 小佛 创作的都市小说,情节引人入胜,苗疆三部曲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倾心打造,爱去看看首发,敬请关注 http://www.27kk.com/txt/8493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