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看看 > 言情小说 > 四个大院仨半女人 > 第六十一章
  三结巴用枪指着王瞎子说:“现,现,现——在是,满,满,满——洲帝国了,往,往,往——们,满,满,满——人的,天,天,天——下了!你,你,你——这个,反,反,反——满抗日,分,分,分——子,说,说,说——自个儿,是,是,是——中国人的,要,要,要——蹲,蹲,蹲,蹲——笆篱子的!把,把,把——他,给,给,给——我,绑,绑,绑——起来!”
  门外进来两个护乡队员,不由分说,把王瞎子绑了起来。
  众人一看,一阵吵吵——
  “盎?你个三结巴,大家好好的听评书,你来搅和个啥?”
  “盎,在哪喝的毛尿,到这来耍酒疯了?”
  “盎,把王瞎子放了,往们要听评书!”
  ……
  “盎,胆,胆,胆——子,不,不,不——小呀!想,想,想——造反吗?”三结巴一拉枪栓,把枪筒对着大伙儿,“唵?!破,破,破——坏,日,日,日——满亲善,五,五,五——族共和,王,王,王——道乐土!要,要,要——蹲笆篱子的,一,一,一——家犯法,十,十,十——家连坐,你,你,你——们也,想,想,想——尝尝,笆,笆,笆——篱子的,滋,滋,滋——味吗?”
  三结巴一举枪,大家都消停了。
  又听到“一家犯法,十家连坐”,有胆小的就悄悄溜了。
  有胆大的小声嘀咕一句:“盎,日,日,日——你娘个腿吧!”
  边嘀咕,边靠边了。
  这时猍歹嚎站出来,对着三结巴喊:“盎,三结巴,你这是想嘎哈?!赶紧把人放了!啥人你都敢得罪,这大西沟川的人让你得罪遍了!”
  “盎,不,不,不——能放!姐,姐,姐——夫,我,我,我——这也是,为,为,为——你好呀!”三结巴说。
  “唵?啥为我好呀!你这是要我的命呀!这世道,啥都能得罪,就是人不能得罪呀!”猍歹嚎喊。
  “人,人,人——算个屁,现,现,现——在是,日,日,日——本人的,天,天,天——下,大,大,大——满洲国!只,只,只——要皇军,支,支,支——持的,就,就,就——啥——都不怕!”三结巴说。
  “盎,三结巴呀,咱不能这么唬呀!我这干甲长这么多年了,为啥大家都给我个面儿呀?就是广交朋友呀!咱不能得罪人呀!”赖歹嚎上前,小声劝三结巴。
  “姐,姐,姐——夫,你,你,你——放心,明,明,明——个儿,我,我,我——把这个,反,反,反——满抗日,分,分,分——子,送,送,送——到,粮,粮,粮——捕府,交,交,交——给——日本人,保,保,保——准儿你,还,还,还——能——当甲长,我,我,我——还能,捞,捞,捞——个——治安队长,当当。”
  “唵?唉呀,咋就这么浑呢?!不能和日本人勾搭连环的(勾结),那,将来不得让义勇军弄死你呀?!”
  “盎,义,义,义——勇军?那,那,那——能成,啥,啥,啥——大气候——候呀!”三结巴叫两个护乡队员把赖歹嚎拉回到正房,“赶,赶,赶——紧的,睡,睡,睡——觉去,去,去,去——吧!”
  包逸仙听到侯明理捎回来的信儿,得知从铎和乌拉沁都安然无恙,一块石头落了地,心情比较舒畅。
  可从四皇上却高兴不起来。
  他心里想,日本人这军事化管理是在诛心呀!
  又遥拜新京,又遥拜日本天皇、满洲皇帝啥的,这是在搞个啥鬼呀!要是四书五经不学,只学个日本话,将来这孩子会成个啥样呢?
  正想着,突然有人敲大门。
  勒勒李趴门缝向外一看,是侯明理,赶紧开门让他进来。
  侯明理来到小药房,进门就说:“盎,你看这事儿闹哄的(办的)。我本来把王瞎子接回营子,想唱两天评书热闹热闹,给我的新院子庆贺一下。猍歹嚎非说这营子里说书唱戏都在他龚家大院,非要让王瞎子先去他家唱两天。没成想,刚开个‘小段子’,就让三结巴给绑起来了!”
  “唵!?这三结巴也太猖狂了,为啥绑人家?”没等从四皇上开口,包逸仙先问。
  “盎,说啥,说谁说自个儿是中国人,就得蹲笆篱子去,就得给绑起来!”侯明理说。
  “谁胡说八道呀,往们明明都是中国人呀!咋就不能说了!”从四皇上“蹭——”地站起来了。
  “盎,可不是呢。可是,还真得小心。今个儿我去县城里啊,好多地方都写着大字,满洲国,大东亚圣战啥的。真不让说自个儿是中国人呀!”侯明理提醒他说。
  “盎,这说不说中国人的,关他三结巴啥事呀!”包逸仙说。
  “盎,他是想啊,是想明个儿呀,把王瞎子送粮捕府上,交给日本鬼子。说他,啥呢,叫反满抗日分子!说这能给他弄个治安队长啥的,当当。”侯明理说。
  “败类!败类呀!按弘道的说法,叫啥呢,叫民族败类!”
  从四皇上在地上走遛儿(来回走动)。
  “哎——呀!这三结巴也太不是人了,这是想拿王瞎子邀功呀,想拿人家换个官儿当呀!”包逸仙说。
  这时外面又有人敲大门,进来的是侯明理的大儿子侯文武。
  侯文武进门就说:“盎,这三结巴也太狠了。大冬天的给王瞎子灌凉水,肚子给灌大了,再用脚踹,把水给挤出来。反复折腾好几次,弄得王瞎子全身是水,棉袄都冻得咯楞咯楞地响。这还不罢手,把王瞎子吊到灯笼杆上了,说这叫挂灯笼杆。这大冬天的,这样儿非得给冻死不可呀。”
  “唵?咋这么缺德呢?趁天黑找人给偷偷卸下来吧,要不看,会出人命的!”包逸仙说。
  “唉——呀,不好整呀!三结巴怕人把他卸下来,派了俩护乡队员拿枪看着。他自个儿还不时起来看看灯笼杆上的人。”侯文武说。
  正在大家骂三结巴的时候,又有人敲门。
  这时敲的不是大门,而是小药房的门。
  侯文武去开门,眼前竟然站的是庙岔塞罕庙的弘道。
  “唵?真人没经过大门,就进院里了,难道是飞檐走壁的功夫吗?”
  从四皇上一看弘道,吃惊地问。
  “无量观!从先生见笑了,贫道今儿个有急事相求,不敢惊动四邻呀!”弘道施礼道。
  侯明理父子一见弘道有事,就想告辞。
  弘道拦住说:“二位可以留下,听听无妨。”
  转身对从四皇上说:“不瞒各位呀,刚才大家的话,我都听到了。我这次来,就是为解救挚友王瞎子来的。”
  大家面面相觑,之后是微微一笑。
  从四皇上赶紧让大家坐下来,商量一下如何解救王瞎子。
   平妖二十年 是由 小佛 创作的都市小说,情节引人入胜,苗疆三部曲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倾心打造,爱去看看首发,敬请关注 http://www.27kk.com/txt/8493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