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看看 > 游戏小说 > 相公我就选李白 > 第79章 乱世兄妹相扶将
  第79章 乱世兄妹相扶将
   自我能下床榻,李白就不再照顾我,而真的去跟裴旻学剑了。我很想亲眼看看“剑绝”的剑舞,但又不好意思去打扰,只能等着李白跟他混熟了再找机会。
   今日的李白并没有出门,而是一大早就钻进了我房中,原因是:筹备了将近一个月的时间,公主寿宴终于到了。
   而在这天之前,我也听说了一些关于玉真公主的事。
   玉真公主是生在皇宫长在皇城里的人,和当今皇上李隆基是同父同母的亲兄妹,而那皇城之中的日子如何复杂纠结,我这现代人在电视里看得也多了,自然能体会三分。
   而在李隆基登基成为皇帝之前的那段历史,我也是知道一些的,那正是大唐的多事之秋。
   李隆基与玉真公主的父亲是相王李旦,也就是后来的唐睿宗,母亲是窦德妃。在他们很小的时候,窦德妃便遇害身亡,李旦也被诬告而几经波折。
   当时李隆基才是个九岁的孩童,而玉真公主才不过是个两三岁的小娃娃,他们当时的处境何其艰险,也能够想象。
   尚且年幼的兄妹二人在危机四伏、惊险重重、一场接着一场的皇族斗争之中相互搀扶、相依为命,先后经历了神龙政变、唐隆政变、先天政变等几场改变大唐命运的巨大政变。
   而后李隆基励精图治、整顿朝纲,将动荡得几欲散架的大唐给扶上正轨,并开创了“开元盛世”,让大唐重振雄风,将大唐引入那个最为强大鼎盛的那个时代。
   纵观李隆基和玉真公主这前半生,真是崎岖坎坷、跌宕起伏,明皇这皇帝当得也相当不容易。而在这些年中,作为他唯一亲生妹妹的玉真公主都在做些什么、扮演着什么角色呢?
   生在皇家,原本就亲情淡薄,甚至都不比一般平民百姓家。那些个皇族子弟,表面上都是兄弟姐妹,可相互争斗、争权夺利的时候谁估计什么血浓于水、骨肉亲情?手足相残、骨肉相戮的戏码在那个皇权至上的封建时代就没有停歇过。
   倒是李隆基和玉真公主这种的比较特殊,玉真公主早入道观,并不贪恋权势,虽然也有干政,但似乎并不多。早年时,大概这对兄妹相依为命、相互扶持吧,这个做妹妹的,也许在暗中支持着、帮助着那个常常被推到风口浪尖的哥哥。
   所以李隆基对这位妹妹的宠爱,甚至超过了对他所有的女儿,玉真公主在诸多公主之中,地位最为尊崇,在诸多公主之中位列其首,足以见她在明皇心中的地位。
   今天是公主的寿辰,但我们却被勒令不许出门,更不能自由活动,因为每年到了这天,明皇都会亲自出宫到这终南山中来为这位堪比他心头肉的妹妹过生日。
   但他不会参加晚宴,而是会在天黑之前下山回宫,据说原因有二,一是他毕竟是天子,不便在外抛头露面,而且他一出场,很多的时候事情就要变味;二是希望公主与他的朋友们能玩得更随意、进行些。这样他的心意到了,又能不打扰公主的晚宴,两全其美。
   而我们在明皇离开之前都不能出门,是怕惊扰了明皇、冲了圣驾、打扰了他们兄妹相会叙旧。等到傍晚明皇离开后,宾客们才会被请到牡丹殿中,为公主祝寿。
   当我知道这些后,我望着李白时,诸多情绪暗暗涌动在我心底。
   今日一早李白就到我房间里来,昨晚被告知这件事时,他觉得一个人呆一天会闷死,就过来和我一起呆着。
   他卧在我床榻上看书,但看了一会儿就开始犯困,我忍不住嘲笑他,心里也在不停偷笑,原来这诗仙也是捧起书本就犯困。
   “那些个史书典籍,早在我年少之时就已经读遍了,现在读起来当然索然无味。况且我在该用功时已经用尽了功,如今已不是悬梁刺股的年纪,当然读不进去。”
   额……说得好像很有道理的样子我竟然无法反驳……现在要是让我拿出高中那会儿的劲头来学习、做高中那些试题,估计我也做不到,原因就是功都已经用尽了。
   “你那儿就没有什么有趣的书吗?”我问道。
   古代也有很多有意思的书啊,各种杂说、奇谈、志怪小说不有很多吗?
   李白却仍是一副慵懒之态侧卧在我床榻上,吐了口气道:“有是有,就是都看过好多遍了,也变得无聊无趣了。”
   看来读书读得太快也不是什么好事。
   看他闲的都要长毛了模样,我提议道:“我弹琴给你听吧。”
   我是想着在这儿弹琴,就算使再大的劲,夏苑也不可能听到,所以才有了这么个提议。古代的室内娱乐活动原本就非常有限,要是真在这儿闷上一天什么都不干,那真是要把人给活活闷死。
   “好好好。”一听这个提议,李白立即睁开了双眼,看起来精神了点。
   “平时都弹那些个古曲,估计你也听腻了吧,我今天给你弹点我们现代的乐曲,你看怎么样?”
   反正就我俩,今天也不可能把汝阳王给引过来,我也可以大胆些、随意些,按照自己的喜好来。
   “嗯,好啊!”李白顿时坐了起来,立即一副兴致盎然的模样。
   我个人不是很喜欢那些中规中矩的名曲,像《高山流水》、《汉宫秋月》这种旋律舒缓的,弹着听着都容易让人犯困。我比较偏爱旋律激昂振奋的乐曲,如《将军令》。
   但我并没有一开始就弹奏旋律极快的音乐,而是先来了首强度适中的卡农。其实这首也不算现代音乐,也是古典音乐,只不过是西方的。为李白弹奏这种在别人面前我基本不会弹奏的乐曲,这感觉很奇妙,似乎,我与他共享的东西又多了些,关系又拉近了些。
   李白似乎很喜欢这首歌:“此曲旋律清丽愉悦,甚是动人。”
   但是紧接着他就忽然说道:“你给汝阳王抚的是什么曲子?让我也听听。”
   平妖二十年 是由 小佛 创作的都市小说,情节引人入胜,苗疆三部曲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倾心打造,爱去看看首发,敬请关注 http://www.27kk.com/txt/8493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