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看看 > 游戏小说 > 相公我就选李白 > 第126章 萱儿香凝与紫烟
  第126章 萱儿香凝与紫烟
   虽然许紫烟貌似是在看我的字,但重点当然是李白的诗。我喜欢抄写李白的诗文,这事她知道,每次她来,我基本都在抄写练习。
   香凝像只麻雀在那儿叽叽喳喳:“这诗写的才好呢,必然是李郎为小姐所做!天哪,这情诗写的可真好,读着真是让人心动。看来李郎对小姐真是一往情深呐!”
   许紫烟柔声轻嗔道:“别瞎说!你怎么就看出那些诗是李郎为我而作了,你这小娘,不过就认得些字而已,读过几首诗,哪能读懂诗中真意?”
   虽然她嘴上埋怨+埋汰着香凝,但是很明显她是赞同香凝的话的,欣喜之色满溢于容颜之上。
   香凝插着腰顶嘴道:“我偏偏就是看出来了!李郎这诗准是写给小姐的,浓浓爱意见于字里行间!”
   “行了行了,可别瞎说了!”许紫烟嗔着香凝,脸颊已然绯红。
   “娘子你可不用害羞,之前李郎寄回来那首诗,的确是委婉了些,但依旧字字句句藏深情,足以见李郎对小姐之心呐。”
   这香凝说的是哪首诗?
   我所知道的,李白明明白白写给妻子许紫烟的诗,就那么一首《赠内》,该不会是说那首吧……我去,不是吧,那首诗怎么个字字句句藏深情了,字字句句见无奈还差不多……但愿是我想错了。
   “行了,我可不听你瞎说。”许紫烟转过头来,拉着我的手问道,“妹妹,你可知李郎这些诗都是为谁而作?”
   “萱儿并不知十二兄这些诗为谁所做,也未曾问过兄长,只知道兄长这诗写得好,就千遍万遍地抄写。”
   我既然不知道,当然不能乱说,但是既然她那么期望李白为她写诗,那我就干脆成人之美好了。
   “但想必这些诗应是十二兄漂泊在外,思念紫烟姐姐之时所作,不然,除了紫烟姐姐,十二兄还能思念谁?”
   她笑道:“妹妹说笑了,来,快趁热把这汤喝了吧。”
   看得出来,许紫烟真的很开心。我还能看出来,她应该是真的很爱李白,当然也很渴望得到夫君的爱,只是,李白究竟是怎么想的呢?
   唉,头疼,还是别想了。
   其实许紫烟对我真的很好,可以说是无微不至,生怕有一点照顾不周;而那个香凝真是,没有一次给我好脸色,就算是送个衣服也得摔在我床上,送碗汤必须弄洒点。这对主仆,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简直给我都唱蒙了。
   然而更让我懵逼的还在后头。
   一日许紫烟又是像往常一样给我送来过冬的皮裘,之后她竟然打发走了香凝,关上了门,拉着我坐在了床上,好像有什么话要单独对我说。
   于是我问道:“姐姐是有什么话要对我说吗?”
   “萱儿,有些事,姐姐看得明白。虽然我与李郎是结发夫妻,但我深知,我们夫妻之间的情分,远不如你与李郎……”
   我赶紧打断道:“姐姐此言差矣!兄妹之情怎可与夫妻之情并论……”
   她又打断了我:“我看得出,萱儿妹妹在李郎心中之重,是我远远不及。”
   “不是的,”我赶紧解释道,“姐姐……”
   她微笑着,笑得有些无奈:“兄妹之情与男女之情,姐姐又怎会看不出来呢?即便你仅仅视李郎为兄长,可李郎对你之情,我却看得清清楚楚。”
   我顿时哑口无言,也知道再做任何辩解都是无用的。即便她没有任何证据,事实就是事实,女人的直觉,还就是那么灵。
   我却还在试图挣扎:“姐姐,我并没有……”
   “萱儿,姐姐并非憎你妒你,但多少有点羡慕。若是你愿意,便让李郎纳你为妾吧,反正原本也是一家人,这样一来,便是亲上加亲了,倒也好。有你在,也许李郎便愿意多留在家中几日了。”
   我望着面前这个封建礼教沐浴之下的女人,心中五味陈杂,有些同情,也有些怜悯。对她来说,也许并不难接受一夫多妻,甚至觉得李白纳妾是理所应当的事。可我,作为一个一夫一妻制思想根深蒂固的现代人,对这件事,心中实在是有堵墙……
   可如果我想跟李白在一起,除此之外,我还能有什么别的选择吗?
   除非我把他拉到现代去,但那实在是太过异想天开。
   那天,许紫烟跟我聊了很多,甚至还仔细对比了李白对待我和她的日常细节上的区别,从这便可看出,李白这位夫君在这个女人的心中占有多重的地位。
   我内心饱受煎熬……
   偏偏没过几日,那个香凝又来搞事情。
   她是来给我送洗好的衣服的,我像往常道了谢,以为她会像往常一样挖苦个几句就甩袖子离开,谁知道,她这天竟然关上了门,然后来到我身前,指着我鼻子,低声说道:
   “你不要以为娘子对你好你就是这儿的主子了,这儿的主子只有老太太和我家娘子,别人家的我们可不认!”
   这话她以前也说过,我没放心上。我自认她是单纯看我不顺眼无理取闹,我又没对他们颐指气使,平时见了他们这些下人我也都是客客气气,从来没使唤过、招惹过谁。
   “你不就是仗着那李郎宠溺,就把自己当成个角儿了,你这来历不明的妹妹,说不定那日被厌烦了就给丢出去了,你可得意不了几天!”
   我心中憋气,但也没理她,我还不至于跟一个没什么情商的婢女吵架。
   “那李郎对你‘萱儿’长‘萱儿’短的,听着是听亲切的,可你不知道吧,我们家小姐的小名可就是‘萱儿’,哼,谁知道那一声声的‘萱儿’是叫你呢,还是叫我们家娘子呢。”
   这话却让我心里顿时拧出了疙瘩。
   李白认识许紫烟比我早了好几年,这事我心知肚明,叫我“萱儿”,也是他自己先说的,事情似乎真的有些巧合。
   但李白对我的感情我看得真真切切,不会有假,而且,我从未听过李白唤她“萱儿”,都只听他叫“紫烟”。这些话只是这个丫头的一面挑拨之词,不能相信!
   我以为香凝就算是再过分,顶多也就对我言语、脸色刺激,没想到,我想的太过简单。
   平妖二十年 是由 小佛 创作的都市小说,情节引人入胜,苗疆三部曲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倾心打造,爱去看看首发,敬请关注 http://www.27kk.com/txt/8493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