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看看 > 游戏小说 > 相公我就选李白 > 第231章 花奴心事向谁诉
  <h3 class=&uot;read_tit&uot;>第231章 花奴心事向谁诉</h3>
   大概了解了李白心中的想法,我便有应对措施。他必然是想到时候按时送我回去,并且给我吃药,让我将他彻底忘记,那么大概到了那个时间之时,他给我吃的东西,我多加小心、不随便吃便是。至于去还是留,当然是由我自己决定。
   次日李白醒来后,我早已起床。
   “你醒了,快起床吧,我来为你更衣。瞧瞧你昨天醉成了那个样子,啧啧……”
   我故意装作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而看他的模样,估计昨天晚上说了什么,他也应该不记得了。
   他揉揉脑袋,有点愧疚地说道:“昨天晚上的确喝多了,知道今天要送你走,昨天不应该喝那么多的。”
   我故意嗔道:“亏你还记得!我还以为,这事早就被你给忘在酒桌上了呢。”
   他将我拉入怀中,柔声道:“怎么会呢?我还得多提醒你几次,要注意跟王爷保持距离,别让他越陷越深。”
   “嗯嗯,我知道。我还得提醒你,无论你多忙,都得记得常给我写信,汝阳离长安不远,不求你来看我,可书信可不能少了,若是你一个月不来书信,我就自己来长安找你!”
   “哈哈哈,好,李郎记住了!”
   我在心里安慰自己,不过是不到半年时间的分别而已,其实也没多长时间,离别之后的相聚才会更甜蜜,在一起的时间也更弥足珍贵,对,就是这么回事。
   返回汝阳的马车上,就只剩李琎和我,还有他的几个婢女,不过是少了一个人而已,这车厢之中,却似乎空旷了许多,也寂寥了许多。我抬起头,才注意到李琎那张心事重重、闷闷不乐的脸。
   于是我问道:“花奴兄,你怎么了?怎么看起来不太开心?”
   李琎常常地叹了口气,说道:“没什么。”
   唉,又是明摆着有事不想说,男人都这样,有什么事从来都不爱第一时间找人倾吐,老是喜欢憋在心里,憋到最后憋不住的时候,就直接炸了。要是一开始就愿意找人倾诉、商量,说不定事情还能好解决一些,就算不能解决,心里也能好受些。真是的,何必呢?
   而我向来不喜欢逼迫别人,既然他不想说,我自然不会追问。对待李白向来是如此,对待他,我当然只会退更多,而不会进一步。
   转眼之间,我便已经身在汝阳王府中。李白的那些话,仿佛还萦绕在耳边,可如今,我们两人之间,却已经有千里之遥。并不充裕的时间要这样度过,我和他都不甘心,可人活在这个世界上,就要遵守各种各样的生存规则。现在有现代的生存规则,唐代也有唐代的生存规则,凡夫俗子,没有人能够逃离这些规则。
   遵守了生存规则的人,不一定活的有多好,但若不遵守这些规则,就肯定活不好。李白就是一直游离在这些规则边缘的人,如果他只有一个人,或者是只有我们两个人,我们不一定非要遵守这些规则,至少继续游离下去也是可以的。但是他如今已经是个有家的男人,有妻有儿,他不能只顾自己,我亦不能拖着他自私。
   如果真的要将今天这种局面归咎给谁,那就只有归咎给岑勋和元丹丘了,若是他们能让我早点穿越过来,也许就没这么多烂摊子了。但是现在,无论怪谁,都已无意义。日子还是要继续过下去,路也要继续走下去。我和李白的明天会怎么样,不到明天谁都说不准。
   回来之后,李琎看起来依旧是心事重重的模样,我有些担忧,猗兰更是担忧,而侧妃武千素,更是担忧得不得了,就差追着李琎屁股后问到底了。思前想后,我还是决定找个机会,再问他一次。
   秋高八月,午间炎热,午后则渐渐凉爽,坐在听琴潭旁闻音亭中乘凉,很是惬意。
   “花奴兄,在这一点上我很是佩服你。”我故意说道。
   “嗯?哪一点?”李琎问我道。
   “会享受生活啊,这潭水、这亭子,多好啊,而且那边就是竹林,后面还有山,空气清新,环境优雅,只有会享受生活的人,才会这样布局。”
   李琎大笑道:“哈哈哈,没想到我这一时任性之举,竟能得萱儿夸赞!”
   “嗯,能看出来,花奴兄是个随性之人,随性之人,向来藏不住心事,花奴兄,你的心事都写在脸上了。”
   李琎一愣:“我?我没什么心事,萱儿多虑了。”
   “花奴兄,无论是什么样的心事,只要说出来,都会好受些的。现在,整个王府上下都在为你担忧,而你也因这心事,无法好好享受这些美景、这份惬意,得不偿失啊。当然,若是花奴兄不愿对萱儿说,萱儿不问了便是。”
   李琎望着潭水,潭水被秋风吹起波纹,粼粼波动,算是美景,却动荡了如镜的潭面。
   他叹息着,半晌,终于开口道:“也许,长久以来,我就是缺了听我倾诉的人。”
   虽然没想到他会这么说,但这件事,估计是像他这样的王公贵族们的共同苦恼吧,有什么心事,不能随便对人倾诉,随便的两句话,都有可能不小心传出去,最后甚至变成别人的把柄,也可能直接传到有心之人的耳朵里,直接变成了罪证,即便是对待貌似最为亲密的手足血亲,亦是如此,何况是身边的下人。
   “花奴兄若是愿意倾诉,萱儿不介意当个‘树洞’。”
   树洞树洞,有进无出,因此才能让人安心。
   李琎抬起眼,对我笑笑,又垂下头叹息,最后,终于开口道:“我身边之位,恐怕是空不住了。”
   他所说的“身边之位”,指的应该是王妃之位吧。看来,十有八九是皇上又产生了为他赐婚的想法,在我看来这很正常,毕竟皇上宠爱他,担心他也好,关心他也罢,一位亲王,怎么可以过了而立之年都不立妃?
   于是我笑着说道:“那花奴兄还是尽快为自己挑选一位中意的王妃才是。”
   平妖二十年 是由 小佛 创作的都市小说,情节引人入胜,苗疆三部曲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倾心打造,爱去看看首发,敬请关注 http://www.27kk.com/txt/8493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