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看看 > 游戏小说 > 婚令如山:狼性总裁狂宠妻 > 第278章 一较高低
  其实,只是见个面而已,如果自己有帮的上他什么忙,一定会尽力。如果说,他只要见到自己,就可以放心的去结婚的话,自己又何必非要如此绝情?更何况,他之前那么照顾自己。
   而且,唐煜那个没良心的,在自己也同样伤心生气的时候,他竟然跑去跟南宫曦曦风流快活去了,难道自己就不能单独去见个朋友?
   “我去接你……”凌馥玺开心的应答,原本以为她是怎么都不肯出来的,没想到突然之间这么痛快的答应了自己。
   她果真是个善良的女孩儿,自己的眼光没错!
   “不用!我打车去就行,你在什么位置?”虞兮边说边收拾着东西,看着镜中还算整齐的样子,便拎起包向外走去。
   晚上八点钟,虽然天色已不早,但是一个小时的时间总该够用了吧?而且龙城的夜生活这么丰富,没什么可怕的!
   凌馥玺将自己的位置告诉了虞兮,此刻她已经下了楼,走向大门口处。
   “费姨,我出去一下……”虞兮回头看了看厨房的方向,原本想跟费姨再好好聊聊的,没想到却突然接到了凌馥玺的电话。
   不管怎么样,她要让费姨知道自己的行踪,即使唐煜回来,也不会太着急。
   对了,他会着急?
   鬼才知道,他跟那个女妖精在一块儿,怎么可能还会想到自己的安危,更没什么可能会担心自己有什么事。
   “你小心点儿,这么晚了!”费姨追了出来,可是,当她走出厨房门的时候,虞兮的影子早已消失在客厅里。
   看着空荡的客厅,费姨的心空落落的,她知道,自己呆在这个家里的时间没几天了,十来年了,她真的习惯了这里的一切,现在要走,真的有些舍不得。
   她喜欢这里,喜欢先生的不计较,喜欢兮兮的天真和善良,如果没有南宫曦曦,或许自己会在这里干一辈子,直到老死。
   可是,天不从人愿,她这个恶毒的女人,为了不让自己说出她那些可怕的事情,竟然逼自己离开。
   她吧,离开吧!有她在的地方,也一定是地狱,只是……很担心兮兮那孩子,不知道她会不会被南宫曦曦所打倒,不知道她会不会安全的呆到孩子出生。
   “唉,人各有命!上天保佑吧!”费姨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将自己亲手做的四菜一汤全都放到了冰箱里,虽然她知道,这些菜一定是没人吃了,可是她还是舍不得倒掉。
   出租车停在了虞兮所说的地方,她将钱付出司机后,却发现,门已经被人打开,凌馥玺绅士的站在门外,一脸真诚的样子看着自己。
   “你……你怎么在外面?”虞兮有些不好意思的迅速下车,很久不见,他变瘦了,也变的更加沧桑了,这些天,他经历了什么事?
   “虽然你不让我去你家接,但我可以在路上接,一样的有诚意!”凌馥玺对她微微一笑,然后拉起她的手机向咖啡厅走去。
   虞兮往回收了收自己的手,却被他抓的牢牢的,心里的某个地方微微的抽动了一下,看着他高大的身影,虞兮只好做罢。
   或许,他是担心自己走不好路摔倒吧?
   不过,如此平坦的路,自己又怎么可能会走不好?凌馥玺你到底是什么意思?你不是要结婚了?
   咖啡厅的角落里,两个人相视而坐。
   “恭喜你啊,要结婚了,呵呵……”虞兮夸张的笑了笑,她想尽的量让他们之间的气氛变的轻松一些,可是……当她笑起来之后才发现,自己笑的如此之假,而他,竟然直直的看着自己,那双深邃的眼睛,让自己的心忍不住一阵阵的抽痛着。
   “你真的想要恭喜我?”凌馥玺深深的的看着她,这个不解风情的女人,为什么一见到自己,就提如此煞风景的话?她不刺激自己不行?
   “你是想让我问杨汐怎么办吗?她……好像很迷恋你,事事以你为中心,服务你,忠于你……”
   “她只是个玩物,”凌馥玺有些粗暴地打断,“一个很重要的玩物,但仅仅是玩物。”
   虞兮点点头,眼睛看着一角的地面。
   “对我无话可说吗?”
   “今天来的匆忙,没有带结婚礼物给你,下次一定补上!”虞兮尴尬一笑,说实话,她还真不知道要送人家什么礼物。
   不过,这个可以慢慢想的,不着急!
   “下次?”凌馥玺看着她,然后悲伤一笑,“你下次还会再见我?”
   “会啊!”虞兮十分确定的回答,“你们的结婚典礼上,难道不想请我和唐煜一起去?做为朋友,你太没诚意了吧?”
   “我们在一起的时候,可不可以不提唐煜,不提我的婚姻?”凌馥玺眉头微微的皱着,他轻轻的饮了一杯咖啡,然后转头看向窗外的夜景,一秒种之后,他将目光转了回来,直直的看着虞兮,“我们之间只是我们之间,我不希望被别的人给破坏了!你能理解我的意思?”
   虞兮被他盯有一些不自在,于是,迅速的低下了头,看着眼前的咖啡,有一些犹豫,她确实有些想喝东西,可是咖啡对宝宝不好,该喝?
   “我可以要一杯橙汁?”虞兮略显抱歉的看着凌馥玺,刚刚进来的时候,因为被他牵着手,所有的脑细胞都在胡思乱想着,都没注意到他点了二杯咖啡。
   “没问题!”凌馥玺轻轻的摇了摇头,“咖啡是你同意的,现在怎么又不想喝了?”他知道,或许这只是她想转移话题的一个计量而已,没办法,他不在乎。
   “其实,我都不知道我点了些什么。呵呵……”虞兮尴尬一笑,“我不能喝咖啡……”
   “不能喝?为什么?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你之前可是一杯接着一杯的喝的,怎么?改了习惯了?”凌馥玺疑惑的看着她,刚刚他们还在谈他们之间的事情,怎么突然之间将话题转移到了习惯上?
   她成功了,如果她的目的只是转移话题的话。
   虞兮犹豫了一下,决定还是告诉他,否则,他总是说一些莫名其妙的问题,让自己无法回答,也让双方都很尴尬。
   他不是想知道自己过的好不好?现在正是时候。
   “我怀孕了……”虞兮冲着他甜甜的一笑,原本她没有意料到会是这个效果,但是当自己说出怀孕二字时,心里冒出来的却是一种幸福,一种前所未有的幸福感。
   “怀孕?”凌馥玺诧异的看着虞兮,但很快又恢复正常,“恭喜你!要当妈妈了……”
   “谢谢!”虞兮再次甜甜的笑了。
   其实自己并不是想要炫耀什么,只是,她感觉应该让他知道自己现在的情况,并且让他心甘情愿的去结婚,毕竟,他们之间这辈子是永远不可能的事情了。
   气氛冷淡了下来,凌馥玺一直没有开口,而虞兮一时半会儿却也找不到合适的话题,恰好橙汁被关了上来,她喝了几口之后,将杯子放了下来,然后一本正经的看着凌馥玺。
   “不管出于什么目的,结婚都是件很神圣的事情,当你们牵手的那一刻,所有的一切就都牵在了一起,从此你们俩才是最亲近的人,所以……好好珍惜!你一定会幸福的!”虞兮语重心长的看着凌馥玺,“我是过来人,所以,相信我,不管什么要的婚姻,只要你相信未来,就一定会幸福!”
   虽然自己的婚姻到现在还一样的没有安全感,但是,她想给他希望,让他知道结婚并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可怕!
   “是?”凌馥玺直直的看着她,“你的意思是说,你现在很幸福,是?”
   “是的,很幸福!”虞兮十分确定的点头,可是心里的某个地方却身不由已的微微抽痛着,脑子里是唐煜对南宫曦曦的疼爱,是他们挽在一起从自己面前离开的画面,幸福?她真的不知道,如果幸福真的是这样的话,那她一定会告诉所有人,幸福的感觉并不好受。
   “可是,我听说南宫家大小姐回来了……”凌馥玺依然直直的看着虞兮,她有心事,自己可以看的出来,她想掩饰,可是那种忧愁那种悲伤是无法逃过自己双眼的。
   “是啊!南宫曦曦回来了!”虞兮轻轻的叹了一口气,但是已迅速的抬起头看着凌馥玺,“可那又怎么样?和唐煜结婚的人是我,而他现在只珍惜他的老婆,南宫曦曦只是他的一个过去而已。更何况我们有了孩子,一家三口幸福的在一起,比什么不好?”
   “这是你自己想象的,还是他向你说的?”凌馥玺心里酸酸的,看着她满眼的幸福,他不知道自己心里是什么味道,是酸也好,涩也罢,总之,很不好受。
   原来,唐煜可以给她幸福,原来,唐煜可以好好的去爱她,即使南宫曦曦还活着,他也一样的对她好?
   虽然自己不信,但却希望是这样的!毕竟,自己这辈子都不可能娶她,更不可能给她幸福,让她开心快乐。所以,只能希望她可以有一个好的归属。
   可是为什么,心里竟然如此的矛盾?希望她幸福,可是看着她幸福,心里又如此的难受。
   凌馥玺,你够了吧?你不就是想看看她现在过的怎么样?现在看到了,也听到了她所言的那种幸福,你还想怎么样?
   “有区别?”虞兮微微的一愣,当然他猜的很对,这确实是自己所猜想的,也是自己胡乱编出来的,目的只是为了让凌馥玺放心,她只是想让他知道,自己现在很好。
   “好吧!没有区别……”凌馥玺不想再追根究底的去问那么多她并不想回答的问题,因为即使她回答了,自己心里又会舒服几分?
   虞兮一笑,“说起来,要不是因为我,或者因为我爸的缘故……你跟唐煜这对好哥们,娶的可就是同一对姐妹了,你们跟南宫家的女儿,就是扯不断理还乱,而因为我的出现,让这层关系更加扑朔迷离了。”
   凌馥玺身体往前,猛地握住虞兮的手,“相信我,我跟唐煜都十分感激你的出现,相信我,真的……只是我没有唐煜有福气罢了。”
   虞兮红了脸,低下头,良久,才吐出几个字:“对不起……”
   “陪我出去走走?”凌馥玺已经站了起来。
   “好吧!坐在这里腰都快要断了,呵呵……”虞兮抬起头,愣了愣,随后也微笑站起,轻轻的伸了个懒腰,其实算算,坐在这里的时间并不长,只是,凌馥玺那双眼睛一直这样盯着自己,浑身的不自在,所以才会感觉累。
   出去走走也好,至少在外面,不用被他的双眼如此的“折磨”更不用怕他看出自己内心里的挣扎。
   “不过……你怀孕了,可以走路?”凌馥玺有些担心的看着她,他从来没有接触过怀孕的女人,突然之间,他都不知道该如此照顾她了。
   “难道我是爬着过来的?”虞兮笑他,看来,他是太紧张自己了,早知道这样,还不如不告诉他。
   “呵呵,我只是担心你有什么意外,到时候我怎么向唐煜交待!”凌馥玺也轻松一笑,紧绷的气氛慢慢的变的融洽起来。
   咖啡厅的外面,天色阴暗,透过雾气,远处的霓虹灯显的有些朦胧,虞兮轻轻的拉了一下外套,没想到,一会儿的功夫,外面竟然突然变的这么冷了。
   谁知道,就这么一个微小的动作,却被凌馥玺看在了眼里。就在虞兮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一件大衣轻轻的披在了她的肩上。
   “别看我为了孩子,我必须得照顾孕妇!”凌馥玺解释着,他很清楚这个女人的性格,如果自己用关心她的语气说话,她一定会感觉别扭,而刚刚才融洽一些的气氛也会再恢复到原来的状态。
   虞兮看着他,微微一笑,听到他的话,心里也坦然接受了。毕竟如果自己感冒了,到时候会影响到宝宝的,她不想宝宝受到任何伤害,尤其是因为自己的原因而造成的。
   “几个月了?”凌馥玺突然开口,眼睛却盯着前方的路,虽然是人行道上,但却没有几个人,可能是因为时间有些晚了,也有可能是因为天气真的有些太冷了。
   “两个多月吧,马上就要三个月了,呵呵其实我比较笨,两个月才发现怀孕,笨的像猪一样!”虞兮不好意思的冲着凌馥玺微微一笑,当初如果不是唐煜说想要圣诞礼物,自己还不会去测,如果当时没去测,估计现在都还不知道自己怀孕的事情吧。
   自己真的是有够笨的!
   “你比猪聪明一点……”凌馥玺也被她逗笑了。
   “什么意思?”虞兮没想到他会接着自己的话说下去,比猪聪明?这是褒还是贬啊?她有些听不出来。
   “猪或许到生宝宝的那一刻,都不清楚自己是不是怀孕。你两个月已经发现了,已经很厉害了!”凌馥玺开她玩笑,他想开了,与其让她跟自己在一起紧张,还不如看着她乐呵呵的样子。
   看着她开心,看着她笑,一切也就知足了!
   “凌馥玺!”虞兮假装生气,但还是忍不住笑了起来,她就知道,刚刚那句话,一定不是夸奖的意思。
   突然,她想到另外一个问题,于是看着凌馥玺继续开口,“你怎么知道猪不知道自己怀孕了?其实,他们早就知道了,只是不告诉你而已!笨蛋……哈哈……”
   “是?”凌馥玺眉头微微一挑,“它们告诉你了?果真是同类啊!哈哈……”
   “你?”虞兮没想到,他还是转着弯的把自己给骂了,虽然这样,她还是哈哈哈的大笑起来。“好吧……你赢了!”
   她知道,不管是唐煜还是凌馥玺,自己都不会是他们的对手,所以,在他们面前,自己可以坦诚相待,更不可能用什么心眼儿去考虑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尤其是凌馥玺,在他面前,自己似乎是透明的。
   其实,有他这个朋友挺好的!
   一辆车子从身边经过,虞兮和凌馥玺谁也没有注意到,而是继续着他们猪的话题。可是一分钟之后,车子却停在了前面。
   这个时候,虞兮才发现,那辆车竟然是如此的熟悉。
   那不是唐煜的车?他怎么会在这儿?而且前面又没有红灯,他停下来干什么?难道……他看到了自己和凌馥玺在一起?
   虽然没做亏心事,不怕鬼叫门,但是她明明知道唐煜和凌馥玺之前曾经的“心结”现在又被他看到,会不会让他误会什么啊?
   正在想着什么,唐煜却从车里走了出来。
   凌馥玺通过虞兮的眼神发现正在走过来的唐煜,心里微微的凉了一下,看来,自己和虞兮之间的私人时间到结束的时候了。
   “好巧啊……竟然会在这里遇到!”凌馥玺看着唐煜,心里有一丝丝的不爽快。
   “巧?”唐煜冷漠的看着他,“我是来接我夫人的,相信你们在一起的时间也不短了,该把她还给我了吧?”
   虞兮倒抽了一口凉气,唐煜果真生气了!
   “随意……”凌馥玺做了一个请的手势,但目光却看向虞兮,“今天跟你聊天很开心,希望我们还有下一次的私人时间。”
   私人时间?
   虞兮心里“咯噔”一声,心想,这下完了,唐煜还不把自己给吃了?自己和别的男人有了私人时间,他会怎么想?
   凌馥玺啊凌馥玺,不知道你这是在害我,还是在害我啊!
   看着唐煜一步步的靠近,虞兮感觉天气更加的冷了了,她努力的将外衣往拉紧,却突然发现,身上的这件外套不是自己的,而是刚刚凌馥玺为自己披上的。
   而此刻,她也发现了唐煜那带着怒气的目光,正紧紧的盯着自己身上的外套。
   “呃,你的外套!谢谢……”虞兮迅速的把外套拿了下来,递还给了凌馥玺,然后乖乖的走向唐煜,一副像犯了错误的样子。
   唐煜将这一切尽收眼底,看了一眼凌馥玺之后,拉着虞兮向车的方向走去,而此刻唐煜的副驾驶上下来一个女人。
   凌馥玺的眉头微微的皱了起来,唐煜的车里怎么会有别的女人?而且她竟然坐在副驾驶座上,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整容回来的南宫曦曦?
   应该是吧!唯有她,才有胆量敢坐在唐煜的副驾驶座上,而那原本应该是属于唐夫人的位置,虞兮不会介意?
   “唐煜……”凌馥玺走了两走,跟上了唐煜和虞兮。不管怎么样,他不想让虞兮因为自己的出现,而被唐煜误会,如果那个人是南宫曦曦的话,那虞兮的位置就更难受了。
   “怎么?还有些舍不得?”唐煜阴阳怪气的转身看向凌馥玺,刚刚看着这两个人有说有笑的,他就来气。现在他竟然还敢追上来,凌馥玺,你会不会太过份了?
   “你是想告诉你,下个月的14号我结婚,带着兮兮一起来参加我的婚礼,是笔画最少的那个xixi,至于笔画多的那个,我不欢迎她。请柬我明天派人给你们送过去……”凌馥玺微笑着看他,他不想把关系弄的太僵,毕竟他们之间没有什么深仇大恨。
   “结婚?”唐煜的眉头微微一皱,目光看向虞兮,“跟南宫晚晚?”他不是不喜欢那个女人?不是有个杨汐正跟他如漆似胶吗?他跟南宫之间除了争吵什么都没有,怎么会结婚?
   “对,南宫晚晚!呵呵……”凌馥玺苦涩的一笑,心里的苦只有自己清楚,而唐煜,也应该是略知一二吧?毕竟他们曾经是朋友,也会互吐心事的那种关系,他怎么可能不知道自己的苦衷。
   “好吧,恭喜你……”唐煜的眉头微微的皱开了来,或许他和虞兮在一起,只是说这些事情吧?不过,想到他们俩开心说笑的样子,他的心里就不好受,这个女人是自己的,可是她却从来没有跟自己那么笑过,凭什么?
   “唐煜,怎么这么久啊?外面冻死了,快点啊!”南宫曦曦站在车外,只穿着一个紧身的礼服裙子,不用想都知道她有多么的美丽“动人”。
   凌馥玺被南宫曦曦的声音所吸引,抬头看向她的方向。
   “虽然我是个外人,但是我想告诉你。如果我是你,我一定会珍惜现在身边的人,而非你的过去,而且……曾经消失又回来的人,你确定她没变?”凌馥玺目光复杂的看着唐煜,原本他不想说这些的,只是,他不希望虞兮受到委屈,更何况他了解唐煜的心思。
   就在一年之前,全世界都知道,为了南宫曦曦,唐煜什么都可以做!全世界的人更知道,唐煜这辈子唯一喜欢的女人只有南宫曦曦。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虞兮,你该怎么办?
   “唐煜你再不回来,我开车走了啊!”南宫曦曦威胁着,她刚刚就非常不同意唐煜下车来接虞兮,说实话,看着她和别的男人在一起,她的心都在欢笑,可谁知道,唐煜这个臭男人,竟然非要下车。
   “看来,她依然那么强势!”凌馥玺摇着头微微的冷笑了一声,深深的看了一眼虞兮之后转身离开。
   平妖二十年 是由 小佛 创作的都市小说,情节引人入胜,苗疆三部曲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倾心打造,爱去看看首发,敬请关注 http://www.27kk.com/txt/84930.html